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东墟七大公子
    云麓夫人与澜姬的争斗并没有影响拍卖会的正常进行。

    大殿展台上剩余的石头也随着拍卖会所剩不多。

    在二楼雅间里面看了这么久,说实话,北长青也有些手痒,想赌一把。

    别说。

    他还真看上了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上下半尺左右,相对其他原石来说,似乎要小一些,同体碧绿,爬满了绿油油如苔藓一样的杂质,最惹眼的是,石头上有一团灵晕。

    石头看起来不错,至少,卖相不错。

    不过。

    这玩意儿光看卖相是行不通的。

    就拿刚才云麓夫人拍下的那块石头来说,其上也有一团灵晕,可惜也仅仅是一团灵晕而已,打开之后,里面都是杂质,没有任何灵晶玉石。

    但凡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的老油子都知道,这种有灵晕的石头最容易倒马翻车。

    而且倒马的几率非常之大,一个不好就会赔个跌朝天。

    此次拍卖会众多石头里面,有灵晕的石头少说也有八块,打开之后,其中七块都是杂质,另外一块只有拇指大的灵晶玉石。

    北长青看上这块石头的原因,并不是这团灵晕。

    他对这玩意儿不懂,以前也没研究过,如果只是想凑个热闹赌一把的话,先前那几块石头就已经出手了。

    之所以看上这块石头,是因为他感觉这块石头里面似乎有生机波动。

    是的。

    生机波动。

    尽管这种波动很微弱,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神识亦无法探查出来,但北长青还是感觉到了。

    他体内有一颗蕴含浩荡生机的神秘种子,第二次重走仙路的时候,又修出一身生机造化,一言一行皆可招蜂引蝶,抬手更可点石成灵。

    故而。

    北长青对生机这玩意儿极其敏感,哪怕一丝一毫的生机,他都能察觉出来。

    展台上那块半尺石头里面蕴含微弱的生机波动,北长青一直在猜想里面到底会有什么。

    正常情况下,石头里面不可能蕴含生机。

    纵然石头里面是乃稀有的灵晶玉石也不会蕴含生机。

    除非。

    这块石头是一种罕间的源石。

    古往今来,一些石头历经无数岁月,常年受到灵气的滋养,会渐渐生出石母,这就是所谓的源石。

    源石很珍贵,因为一颗源石犹如灵之源泉一样,会源源不断的释放灵气,在其滋养下,周边会渐渐生出灵石,从而形成灵脉。

    几乎每一条灵脉都是一颗源石历经千万年形成的。

    可想而知,一颗源石该是何等价值。

    除此之外。

    如果石头里面蕴含生机,还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里面可能不是源石,而是先天石精。

    石头里面会生出精怪吗?

    答案是肯定的。

    会。

    一些石头历经无数岁月,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就有可能孕化出先天石精。

    精怪也属于妖魔鬼怪的一种,但与其他精怪不同,其他精怪都是胎生,属于后天,而石头里面若孕化出精怪,那可是天生天养的先天精怪。

    虽然都是精怪,却是天地之差。

    关于精怪,有一种说法,天生天养的先天精怪,不是圣来也是祖。

    古籍中记载,昔年妖族有一位大圣,就是天生天养的先天精怪。

    听说古时,威震天地的魔天老祖也是一位天生天养的先天精怪。

    话又说回来。

    先天精怪这种存在,莫说万古,就是十万古,百万古都未必会出现一位。

    北长青琢磨着这块半尺石头里面可能是一块源石。

    若真是如此的话。

    竞拍下来肯定会大赚一笔。

    打定主意之后,北长青一边喝着小酒儿,一边与澜姬闲聊着,在摆拍了四块石头之后,老兴德终于开始拍卖那块半尺石头。

    让北长青窃喜的是,或许是因为前几块带灵晕的石头都倒马翻车了,所以竞拍这块石头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那么寥寥数位,竞拍价到五十万的时候,只剩下两三人在竞拍。

    看样子在场的众人都不看好这块石头啊。

    这是好事儿。

    当竞拍价到五十五万的时候,只剩下两人在竞拍。

    “六十万!”

    有人叫价六十万,另外一人看来是放弃了,并没有继续跟拍。

    北长青一直在观察着,他琢磨着机会来了。

    这时,老兴德喝道:“六十万第一次……”

    “六十万第二次……”

    北长青正要开口叫价,突然有人抢先一步叫价。

    “八十万!”

    嗯?

    北长青寻声张望过去,发现叫价之人是大殿里面一位老者。

    老者是一个驼背,弯着腰,背上就像扛着一座山一样,留着长长的八字胡,鹰钩鼻,满面森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儿。

    这老家伙早不叫价,晚不叫价,偏偏这个时候叫价,难不成他也看出这块石头非比寻常?

    “哦?想不到这老前辈也来了。”

    澜姬慵懒的走来,捏着白玉杯,望着大殿人群中的驼背老者,神情像是有些疑惑。

    “这老前辈什么来头?”

    “是一位独来独往的老散仙,脾气古怪,修为高深莫测,为人也心狠手辣,听说在很久之前,他在九州,一夜之间,连灭三大门派,百年前,两位千古老仙儿联手都没能伤他一根毫毛,反而被他打的身受重伤。”

    北长青听的是头皮发麻,没想到这老驼背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一百万!”

    又有人叫价,声音来自二楼雅间。

    透过窗口亦可以看见两位玉面公子,北长青认识其中一人,叫司徒蝉,另外一人好像是他的大哥,司徒鸟。

    听来及说,司徒家族是东墟的势力颇大的千古世家,世家里面有多为老仙儿坐镇,当代家主司徒镇南更是一位威震东墟的造化仙,二公子司徒蝉虽说是一位不学无术的风流公子哥儿,但大公子司徒鸟却是东墟公认的七大公子之一。

    直接叫价一百万的正是司徒鸟。

    大殿里面的老驼背捋着八字胡,眯缝着眼睛瞧着二楼雅间的司徒鸟,发出沙哑的笑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司徒大公子。”

    “晚辈司徒鸟见过老前辈。”司徒鸟长的仪表堂堂,一手持扇拱手微微淡笑道:“若有冒犯,还望老前辈海涵。”

    “呵呵!”

    老驼背并没有继续说话,喊价一百三十万。

    话音刚落,司徒鸟加价两百万。

    老驼背喊价两百三十万。

    司徒鸟直接叫价三百万。

    这一幕让很多人都有些无法理解,方才云麓夫人与澜姬互不相让,叫的价一个比一个高,大家都知道二人是死对头,女人嘛,又好争个面子。

    怎么现在司徒家的大公子与老驼背又争起来了?

    他们难倒争个面子?

    不至于,也没那个必要。

    大家都知道司徒鸟不会为了争面子,赌气豪掷千金,老驼背更加不会。

    难不成这块石头里面真有什么灵晶玉石?

    不好说。

    问题是,就算有,恐怕也不会很大,价值不高,两三百万差不多已经顶天了,再多的话,恐怕就不值了。

    让人没想到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司徒鸟已经将价格提到了五百万!

    “桀桀,不愧是司徒镇南的儿子,有魄力!”话锋一转,老驼背又道:“不过,老夫今日看上了这块石头,志在必得。”

    老驼背加价五百一十万。

    “不好意思,老前辈,晚辈也看上这块石头了。”司徒鸟看起来温文尔雅,轻描淡写间将价格提到了六百万。

    他么的。

    北长青暗骂了一句,本来他还想豁出去几十万捡个漏,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两个程咬金,一路将价格提到了六百万。

    跟这帮土豪玩儿,兜里没俩钱儿,还真玩不过啊。

    “一千万!”

    好家伙。

    就在北长青郁闷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牲口竟然喊了一千万的高价。

    张望过去。

    只见二楼雅间原本关闭的窗户缓缓打开,从里面传来一阵阵女人欢笑的声音。

    当窗户彻底打开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男子。

    一位俊美邪魅的男子。

    这男子左拥右抱,搂着两位妖娆女子,笑吟吟的望着众人,道:“两位若是不介意的话,本公子也来凑个热闹,如何。”

    见到这男子,场内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司徒鸟,眉头更是狠狠蹙起。

    男子与他一样,同为东墟七大公子之一。

    他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花非花,东墟人称花公子。

    花公子是一个妙人儿,也是一个奇人。

    东墟七大公子之中,要么是是云霄堡的少堡主,要么是千古世界的大公子,要么是万妖山的小主,要么是恶人帮的少帮主,唯独这花公子,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

    花公子是一位散修。

    也是东墟人尽皆知的风流公子。

    听说他出身青楼,确切的说,他母亲是混迹黑风城的青楼女子,父亲是谁,无人知晓,从小在青楼长大,三岁的时候就跟着一帮嫖客在外面干起了烧杀抢掠的勾当,小小年纪,已是坑蒙拐骗的行家,而且他为人极其聪慧,悟性极高,东墟很多老前辈都想收他做弟子,不过都被他拒之门外。

    花公子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他花非花是乃人中龙凤,将来注定一飞冲天,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不配做我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