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有事相求
    随便吃了一点叶天就回来了,修士不吃饭也是可以的,只是说既然人家叫你了,那就去吧。

    夜深了,叶天在房间兀自修炼着。

    “叶天你在吗。”门外林霖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么晚了,林霖来找他有什么事呢,叶天去打开了门。

    倒是林霖进来有些拘谨的样子,与平日大大方方不同。

    “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叶天见她如此神态,不禁发问。

    那林霖倒是沉默了片刻,才眼神飘散不好意思的抬起头。

    “也没什么事……叶天你这次传道会结束之后要去哪?”

    “传道会结束吗,还没想好,应该先去游历一番吧。”叶天确实没想好这传道会结束之后要去哪,他想找个机会打听消息看看哪里有可以修补空间的物质,让他好带走,之后再考虑替那个老者报仇的事情。

    “没想好啊……你有没有兴趣去我们的极蕴岛看看?”

    面对突如其来的邀约,叶天倒是有些疑惑。极蕴岛在他们平日交谈的话语中,是一个门派,他这样外来的人去这种门派的话,并不是很合适吧。

    “你们极蕴岛允许外来人同行吗?”

    “我们极蕴岛虽说是宗门,但是岛上也有很多平民百姓,和修士共同生活。”看来这极蕴岛虽说是岛,也并未与世隔绝。

    “我想你跟我回去的话,帮我一个忙。”林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忙你说,让我考虑一下。”叶天倒是没有直接答应,虽说他现在的情况是有点闲,但是自己的世界可是岌岌可危啊,这一个月过去了,不知道那个世界怎么样了。

    “恩……是这样的,我想你去与我成亲。”这番话说出口,林霖的脸色更红了。

    叶天倒是有些瞠目,自己和这个林霖平日里没有多亲近啊,只是这林霖会比较关心他一点,偶尔来问问他的情况。

    见叶天不说话看着她,林霖的脸色更红了,说话有些结巴。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假成亲。”

    “此话怎讲。”

    林霖长吁一口气,调整好情绪为叶天解释道。

    “我自小被父亲指腹为婚,许配给了极蕴岛边上另一座岛上的宗门,御剑门。但是我实在是不喜欢那个宗主的儿子,本来父亲要我一个月前便和他行成亲之理的,我借着要参加传道会的理由跑了出来。”

    “你的父亲指腹为婚,那你的父亲,应该是极蕴岛的岛主吧?”岛主的女儿身边不应该跟随者一些保护着之类的人吗,在路上同行这么多时日了,叶天未曾感应到有人跟在后面。

    “是的,但是我这次回去了的话可能就逃不了与他成亲了,所以想你帮忙,就说你是我在外面一见钟情的如意郎君。”说着说着,林霖又脸红了起来。

    “你不是还有古元和林凯这些同门师兄弟吗,怎么不找他们。”

    “古元师弟虽说是师弟,但是从小就像我的哥哥一般,所以我若假意与他情投意合的话,可能父亲不会应允,毕竟他是大长老抱来的一个孤儿,没有什么身份。”说到这里,林霖顿了顿。

    “你不一样,我和你一起回去,他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而且你实力强大,到时候父亲应该也不会说拒绝……”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倒是叶天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掌门明珠送上门来要与他成亲。

    “这件事情,我还是……”

    没等叶天说完,他房间的窗户就被轰开了,地上一片狼藉。叶天还好及时反应了过来,他怎么也料想不到深夜会有人来偷袭他这个一没背景二没身份的人,他在周边升起了一个屏障,将自己与那林霖一起保护在内。

    待烟雾散去,叶天这才看清窗外有三人骑着魔兽蒙着面,在原先窗口处悬停着。

    叶天眼神一凝,那些坐骑可是血脉纯正的食饕兽,这段时间叶天也是了解了部分与这个世界相关的一些知识,这血脉纯正的食饕兽可是正统的魔界坐骑。

    “大胆,你们竟然在紫罗岛闹事,是不怕城中的掌事者出面吗。”那林霖事情讲到一半就被打断,情绪有些恼怒。

    “叶天,交出你手中的古剑,我们可饶你不死。”

    叶天眼中异色一闪,原来是来抢宝剑的,莫非是那陆全派来的人?

    见状,叶天升到了空中。

    “叶兄,你可要小心点,能坐上食饕兽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林霖对着叶天喊道。

    叶天点了点头,转身面对着那三人。

    “这样出手不会太过了吗,是不是陆全派你们来的。”叶天厉声呵斥着,这种行事风格过于狠辣,如不是他反应及时的话,那爆炸的冲击一定先让他受了严重的伤。

    “哈哈,我们只想要那古剑,如果你不拱手送上,那我们就只好抢夺了。”说着,三人便一起向叶天处冲来。

    那叶天见状,手中分化出一把由灵气凝聚而成的宝剑,迎击了上去。

    领头人使着一把大刀,向他脖颈砍去,叶天则把剑向上一扬,挡住了。边上的人见叶天格挡,分别从两个方向举着剑要刺向他的胸口。

    叶天倒也不慌,另一只手一挥,几道寒光便向那两人冲去,那两人强行调转了身形,在边上停下了。

    那个使大刀的人,见叶天分神,便将刀一抽,反手就是朝腹部砍去。

    在交手中,叶天判断出对方也只有太虚境后期的实力,所以这一击叶天不用剑,改成用手指捏住对方的刀柄,让对方动弹不得,随后一脚把他踢到地上,在地上磨出了一道很深的沟壑。

    剩下两人对视一眼,使着剑便向叶天冲来。

    叶天倒是游刃有余的对抗着二人的剑招,他以剑入道,这种层次的剑法对他来说就像在看小孩子过家家一般,随手便把二人振飞。

    既然对手实力不济,他那也没必要延长着战斗的时间,于是节奏一转,剑法挥舞的对方二人节节败退,很快就被压制住了。

    没有再多的对招了,叶天径直把那二人舒服住,转头却没看到先前带头的人的身影。

    “叶天小心。”

    那领头人从叶天的视野死角中冲出,手中凝聚着一个满是雷光的球。

    “雷暴闪!”那个方向正是方才被叶天打落的坐骑的方向,遮住了叶天的视线。

    以这个距离,叶天已经不便闪躲了,只好硬抗。

    没曾想那林霖突然冲了下来,挡在了叶天的面前展开了一面灵气盾,那雷球和盾牌的冲击让地上的石块寸寸断裂,四散横飞。

    那林霖也是没挡住雷球,正面被轰击了。

    看着林霖飞出去的身影如同风中残叶,叶天目眦欲裂,怒火在胸口翻涌。

    他赶忙过去接住了林霖,那林霖嘴角流血,胸口被正面轰中的地方更是深可见肉。

    叶天怒了!

    这么多年他都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了!

    身边的人为了帮他,居然自己受到了致命伤,昏迷不醒,伤势严重。

    叶天的眼神渐渐阴沉了下来。

    那领头人见势不妙,一击没有奏效,转身便想逃走,奈何叶天实力强大,直接把他拘禁了过来。

    “说!是谁派你来的!”叶天恶狠狠的询问道。

    那人见叶天的真实实力这般强大,随手就把他拘禁了,脸上渐渐泛起红光,身上的灵气渐渐沸腾了起来。

    叶天赶忙把他扔到一旁,不一会,便通体裂开,血液喷薄而出,令人反胃不已。

    被叶天束缚住的二人也对视了一眼,脸上泛起红光,叶天见状,抱着林霖的身体飞到了空中,漠然的看着下面那两人粉身碎骨。

    “叶天,发生什么事了?”旅店内的众人也听到响声出来了,那古元看到叶天双手抱着林霖,赶忙冲了过来。

    “师姐,你怎么样了师姐……”见林霖昏迷不醒,转头激动地问叶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事,为什么师姐会受重伤。”

    “先别管那么多,救人要紧,快扶她回房间。”

    叶天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先把林霖送到了房间里。

    众人围在床边,看到林霖的伤势心中皆是一颤,伤透可见肋骨,血肉模糊着鲜血直流。

    “你们先出去,我给她疗伤。”说着,叶天把灵气汇聚到了手上,笼罩着林霖的伤口处慢慢修复着。

    那众人虽急,但也知道疗伤的时候不方便打扰,也都出去了。

    “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师姐突然受了重伤。”林凯说道

    “是啊,我在房间内练功正到关键处呢,先是木板碎裂的声音传来,我以为外面在干嘛,就没有多管。”张亮如是说道。

    倒是古元面色阴晴不定,订房间的时候是两间房在东边,四间房在西边,他们留了一间东边的房给叶天,后来师姐说要住到叶天的边上,所以把那间房留给了她,剩下的四间西方都给他们住了。

    隔得太远,房间被破坏他们也没出来。其实也不是因为这个,正常人修炼功法,总有失手运转出差的时候,经常有人练功把房顶炸掉,这对修士来说早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不过这次倒是真出了事情。

    许诺倒是一脸心疼的看着房门,默不作声。

    众人便在门外等到了天亮。

    天亮时分,叶天终于舒了一口气。经过一个晚上的治疗,林霖的皮外伤终于是好了差不多了,只是那血肉之中有一种不知名的毒素,一时叶天不好把她排出,使得那林霖的身上黑一块白一块的,看上去情况不怎么好。

    “林霖,林霖。”叶天小声的呼唤着,但是林霖没有半点回应。

    终于,嘎兹一声门开了,叶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师姐怎么样了?叶天,你们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众人见叶天出来,急切的围上去问道。

    “师姐的皮肉伤是好了大半,但是不知道昨晚那人使了什么阴招,师姐的身体里有一种毒素,我无法将其排出。”

    “昨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师姐突然会受伤。”古元终于出声了,他在门外等了一夜,也沉默了一夜。

    “昨晚林霖来我房里找我,但是突然有三人来袭,把房间给炸了,随后我便出去和他们对决,那些人倒还好实力并没有多强,只是最后从死角冲出来想暗算我,师姐为了帮我挡所以……”叶天的话没说完,但是众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有人来袭击你,你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吗。”

    “应该没有,但是昨晚那人是来跟我讨要昨天在紫罗山上得到的那把剑的,我怀疑是陆全派人来的。”

    的确,这把宝剑当时除了那郭元,只有陆全是真的看出了这柄剑其中的价值,想和他交换,而且之后还死缠烂打了一番,按常理来说,的确是他很有可能。

    “陆全?紫罗岛大师兄?你和他有什么矛盾?”

    “昨天你们在传道台的时候,我四处走走碰到了他,他和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最后还是向我讨要这柄剑,被我给拒绝了。”

    “那柄剑对陆全这么重要?值得派人来抢夺?”林凯疑惑道。

    “等等,这样推理的话确实是陆全最有嫌疑,紫罗岛在传道会期间可是不允许出现私斗的,也只有紫罗岛麾下的人派人出手,才能躲开那些藏在城中暗中监视的人吧。”张亮也附和着叶天的

    “这个陆全,我一定要上山为师姐讨个公道。”说完,古元便想冲去上山,被众人拦住了。

    “古师兄,先看看师姐再说吧!”古元听到浑身一震,转头向房间冲去了,众人也紧随其后,倒是叶天又出去来到昨晚对战的地方,细细观察着那几人自爆的地方,想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叶天到了之后,没想到昨天那些痕迹都被人打扫干净了。

    旁边一人在此等候着,见叶天出现,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叶公子,允长老想请您过去了解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允长老?这又是谁,难道是昨晚陆全派人出来的事情败露,想找他去封他的嘴?

    叶天跟随着那人一起,来到了做紫罗山上的一处别院.

    那别院建造在深山里,周围全是一颗颗的百年老树,成片的树叶交错,被风一刮,就传出好听的沙沙的声音。

    叶天听着,那不满的心境慢慢平和了下来。

    这别院倒是建在了一个修炼宝地,远离人烟,不显踪迹,与大自然为伴,与道相合。

    “师父,我把叶天带来了。”那人对着一在屋边田地里忙碌的老人作揖,转身便离去了。

    那老人向寻常务农的老汉一般,带着斗笠,脖子上挎着一条布,偶尔擦擦汗。见叶天来了,老人把手上的锄头往旁边的树桩上一靠,就转过头来面对着叶天。

    叶天见这位老者有些面熟,好像是在哪见过。

    “怎么,不记得我了,我可是在那擂台下帮你说过话呢。”老人见叶天疑惑的样子,笑呵呵的提醒道。

    听这么一说,叶天想起来了,这人就是那天他与那李诸对决时,最后把李诸打倒,对面的众人皆是不服,都在说他使阴招,是这位老人出来证明,替他说话,顺便指责了那玄空阁的众人。

    “那天还是谢谢老前辈仗言了。”叶天抱了抱拳。

    “不必不必。”那老者随便挥一挥手,顿时有一阵风传来,慢慢托开了叶天抱拳的手。

    叶天眼神微微一凝,刚才他竟然察觉不到允长老是否动用灵气引来了这阵风,如果他与这片森林,与这自然相合的话,在这里若是要对他暴起发难,那恐怕叶天是无法招架。

    “请问老先生找我来是有何事呢?莫非是关于昨晚的事有话要跟我说?”

    “正是,先请坐吧。”说着老者把叶天带到了园中一茶座处,拿出一饼茶叶,泡在壶中。

    “敢问老先生的名讳是?”叶天问道,这老者把他带来,到不先说自己的名字。

    这老者倒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是老朽疏忽了,吾名为允瞓,是这紫罗山上的大长老,那天想和你换古剑的陆全,便是我的弟子。”那允瞓见叶天知道了他的名字后一点都不惊讶,轻轻的挑了挑眉。

    他是谁啊,紫罗山的大长老,在宗主不在的日子里,就是他管理着这紫罗岛的诸多事宜,管理的井井有条,这个岛上,甚至慕名而来的修士中,应该没有不认识他的。

    “那敢问允长老,你知道你的弟子昨晚干了什么好事吗。”那叶天随手一扬,飘落的树叶无声的断成了两截。

    见叶天有些兴师问罪的样子这允长老倒还是笑眯眯的问道

    “哦?不知弟子昨晚做了何事让小友如此生气?”

    “你的弟子想要我昨天在山中收到的那柄剑对吧,见交易不成,昨晚便托人来抢夺,没想到堂堂紫罗岛,大弟子居然与魔族相勾结,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举动。”

    叶天慵懒的靠在桌边,话语中倒是咄咄逼人。

    “小友这帽子倒是扣大了,我的弟子跟我数十载,从小我看着他长大,他什么品行我再清楚不过,这种事他还是不屑做的。”

    “怕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见叶天这么说,允瞓笑了笑,这种事情上没必要和叶天争辩,是则是,不是则不是,多说无益。

    一会的功夫,那茶已经泡好,老者随即替叶天倒上,而后替自己倒上。

    “昨晚那些来袭的人虽然自杀,但是今早我的弟子打扫的时候,还是发现了一些痕迹。”

    “是什么痕迹呢。”这允瞓长老是想替自己的弟子开脱吗,倒也是不管他叶天会不会信呢。

    “虽然他们袭来的坐骑是食饕兽,但是那自杀的残骸,却是人族的血脉。”

    “长老想说,那些人假扮成魔族来人,实则是人族内部的臭虫?”叶天满不在意的说着,轻啄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小友用词倒是很严厉啊,不论你看到的是什么,事实可是隐藏在深深的暗面之下的。”

    “今天找小友来倒不止这一件事情,”

    允瞓顿了片刻,“小友并非是我界中人吧。”

    听到这句话,叶天举着茶杯的手顿时一颤。

    他的身份被这长老识破了吗,自己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见叶天不说话,老者并未停下。

    “小友不说话,看来是默认了。”

    那叶天不动声色,又端起茶品了一口。

    “不知道阁下何以见得,没有根据的怀疑可并不作数。”

    “我在这个世界存活数千载了,怎会不知呢,你那停滞的灵气,实力强大却在运转时过度外泄的灵气,还有那身上附带着的另一个世界的气运,想必,不用我多说吧。”

    “我并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叶天巍然不动,但是方才那举着茶杯的手肯定被对方感知到了,现在还是不要轻易的承认自己确实属于外来的真实身份。

    “小友若想装傻,老朽也不便戳穿,你心中自明。”

    “若长老邀我来此只是为了讲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的话,我想我们没有其他的话好聊了。”说着,做出起身要走的样子。

    “小友来这个世界是否想寻找什么东西呢,在下可以帮你指引一二。”

    这让叶天犹豫了,这位允瞓身为紫罗岛的大长老,身份显赫,若是问他说不定能得到关于修复空间物质的消息,可是问了,又变相承认了自己是属于外来世界的人。

    等叶天两相权宜好的时候,还是坐了回去。

    “我想知道这个世界有哪里可以得到修补崩溃空间的物质。”

    “修补空间的物质吗。”允瞓微微闭眼。

    “小友的世界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吧,不然怎么会脱离原来的世界来到这个碧晶界呢?”

    “这些事情不方便透露,你只要告诉我哪里有就行了,你若是不知道消息,我也不必在此多逗留。”

    允瞓呵呵一笑。

    “小友别急呀,我倒是真的有关于这修补空间物质的一些消息。”

    “请讲,若是长老可帮我获得的话,来日在下必将报答。”

    “那中部圣洲,倒是有关于修补空间物质的消息,只是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有着怎样的实力,能渡过那虚无空间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