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杨晟已过万重山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楚桃叶的真正实力
    杨晟手起斧落,斩下姜胤人头,再一脚踏进地里,让其死的不能再死。修行炼炁士体魄强于常人,更在丹药辅助下,拥有极其强横的复原治愈能力,但那有个前提,是在要害没有受损的情况下,什么是要害,心脏,和承载灵台泥丸的脑袋,一旦心脏和头部受损,炼炁士哪怕再有移山填海之能,也是回天乏力。

    在这一刻,杨晟只觉得心头一空,好像有什么事达成了,又仿佛带来了更大的失落。他心中充塞怒火,他不在乎姜胤临死之前的说辞,所谓凡俗人和炼炁士已然是不同层次的生命,那只是他的想法。但问题在于,他把想法付诸了实际,他随手利用的人中,侍云就是其中之一,而事后他将其比作为猫狗之余人类,并询问为什么要为一只宠物的逝去不惜开战?

    而这种念头仅在姜胤身上吗?未必,从始至终,大梁处理这件事情,亦是从头到尾,所顾虑的只是七里宗的考量,太浩盟的反应,甚至面对罪魁祸首的姜胤,最终达成让七里宗内部审问的妥协,而这其中所牵扯到的王侍云这样的人,好像只是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甚至不足以摆上权衡的天秤。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当然知道,基本上到了这一步,姜胤就已然得到了免死金牌。至于他是不是这之后会被关进地牢,会不会剥夺了一切荣誉身份地位,再不复往日风光……

    他都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做了这些事以后,他还可以活着的事实,因为现实需要他作为七里宗和大梁皇家的纽带,成为双方和解的那个扣子。这或许是一个对大梁的稳定,此间俗世表面上的平静意义重大的决定。

    姜胤看到了这一点,并且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会对杨晟说明,而这些都谙合他的那套说辞和理论,即他比他所造成的危害的,他置于死地的那些人,更优越和高级。

    但对于杨晟来说,那又如何呢?

    那只是大梁的事情,不管这个考量有没有出于稳定俗世的可能,是不是出于不让更多的普通凡俗人们百姓避免随后的波及,成为更多无辜者的决议,对于杨晟来说,都不重要。

    他只知道身边的人受了牵连,就此被设计致死,他需要一个公道,他们无法做出的裁决,那便由他来。

    ……

    所有人先前只当杨晟区区一个普通蜀山弟子,蜀山说是客居七里宗,实际是被七里宗大阵所掣挟,蜀山残部抵达大梁之时,太浩盟和七里宗就做出了决断,要将这支中神洲蜀山派的遗产,作为他们可以消化吸收的一笔财富。

    太浩盟威慑之下,任谁都没有把这个蜀山残部当做一回事,甚至为了让对方安稳坐落隐秀峰受制挟,默许了对方的一些逾越,抢占他们灵矿的行为。

    这种隐忍,在七里宗和太浩盟这边也是看做“小不忍乱大局”的必要

    所以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看法,一群弟子级人物又能翻出什么风浪?然而没有想到,最大的问题出现在这个环节,他说着这是他们的裁决,然后就劈下七里宗首席弟子姜胤的脑袋。

    七里宗即便有拘魂之能,那也必须在提前准备的情况下,否则若非宗主狄端云亲至,现在对姜胤也是救之不及。

    围住宫观的各方人士,此时已然是脑海里电光火石,有恍惚有失神有震怒。

    有白麓书院的士子秀士开口,“快意恩仇,大丈夫……当如是!”

    但很快被师长瞪了一眼,只得闭了嘴。但那学官此时紧抿嘴唇,他何尝看不出身后士子白衣们的情绪翻腾,但又有多少人看得到这背后会可能涌来的巨浪?

    此间伏龙营旗长朱永春高喝,“上弩!”众兵卒整齐上箭,朱永春接下来再得到一道来自皇宫的命令,那么这数百张破魔弩的劲箭,下一刻就将攒射向那众蜀山弟子。

    枢密院的兵房众修士脑海里不乏“他到底知不知道做了什么!?”的嗡鸣,他们在乎的不是姜胤的个人身死,而作为天子臣下,居然有炼炁士以武犯禁,公然违背陛下谕令,这是何等的忤逆!

    大梁枢密院有十六房,分别管理梁国军政上各种要务,其中兵事房表面上掌行诸路将官差发禁兵、选补卫军文书,更重要的一个职能是掌行以“神威”为名号的大梁枢密院炼炁士,兵事房统管者又名院事,此时统率一干神威炼炁士的院事张德宗心生震荡,此局至此,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为这陡然破开的局面大做文章,掀起怎样的风浪了。

    李廷风虽在那时盛怒暴喝,但在真正见到姜胤人头落地之时,他已然是内心一片冰寒而怆然,他犹然记得自己,二皇子,乃至于姜胤三人共聚,想着要打造未来大梁的场景。

    那样的大梁王朝里,姜胤是七里宗的宗主,白椿已然登基成为新的梁皇,而作为一力推动七里宗和梁皇的他,更能一举超越太浩盟在大梁的其他七大执杖官,成为太浩盟在此间真正的代言人,由此李廷风便能借助大梁这个稳固的大后方,在姜胤和梁皇的推动下,进入太浩盟至高层,或者直接以大梁王朝为基点,往外经略地界扩散影响力,让他成为代替南华上人的存在,或者新立根基的又一位上人!

    所以今日之事,他已然决定,不管如何,一定以自身能量运作,保住姜胤,哪怕他一时被七里宗惩罚关入禁地,他也会暗中对其援助,甚至最后要以除掉狄端云为代价让姜胤上位,他也会去安排布置这件事,只要人在。

    然而随着姜胤这三根支柱之一的死亡,他心中有一种霸业突然恍眼成空的失落,一时怔默在场。

    但是在其他人眼里,情形却各有不同,这之中最幸灾乐祸的莫过于天极门在大梁的银剑级长老赵启凡。

    天极门是太浩盟十大宗门中的最大宗派,宗主云鸟大士高居十大宗门盟首的首位,罗陀门,日落峡,崖宫,牧羊殿四宗和天极门形成了共盟,是盟中之盟的紧密关系,这些年有十大之四拱卫的天极门,形成五宗联合,势力不断扩张。为方便统御,天极门又将门中长老分为铜罍,银剑,金镞三阶,赵启凡作为银剑长老,是天极门在大梁的话事人,见此情形,心中一阵激荡。他身为天极门银剑长老,在大梁这边发展却不尽人意,主要是梁皇,太浩盟中的其中两股势力,七里宗占尽地利,乃至在此间南华上人的代表严重润的执杖官势力颇大,天极门大概也考虑到此,因此对于他这位银剑长老的资源投入也并不大,所以十大宗之首的天极门,在大梁这边存在力却并不强,这一直是赵启凡一个疙瘩,眼下似乎是一个他们趁乱介入的极佳机会,七里宗姜胤已死,只要他出手剿灭这群蜀山弟子,立即便能将局势推向深渊,战局一开,蜀山宗被铲除,也必然导致七里宗和大梁王朝的龃龉,他们便可以重新推波助澜,让天极门登上此间舞台。

    念想之下,赵启凡已然向前一步,再无顾虑的率先出手,他没有让天极门其他修士动手,一来容易授人把柄,而由他亲自出手,便可以把事情推到见七里宗首徒被蜀山凶人斫首,身为太浩盟同气连枝的说法上,他现在代表的是太浩盟,目的是为七里宗讨回公道,那便不存在他们天极门的问题,正是祸水东引。

    他身体所在方位出现波动,然后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出了一片“海洋”,“海洋”由无数的明灭星团组成,那些星团每一颗都由红到黯灭,再重新转红,在他周身形成了这么一片光景,无声,却平白让人感受到寂灭和可怕的气息。

    显示在南沧洲放诸四海皆准的修炼大一统体系中,这赵启凡已经达到了修行九重境的第五重,婆娑境。顿时制造出了婆娑法景,威势惊人!

    南沧洲公认的修行九重境是望山,见海,出云,大日,婆娑,真空,诸相,万法,擎天。那被斫首的七里宗首徒正是处于拨云见日的大日境初境,距离凝结婆娑法景的婆娑境尚有几重山要翻越的距离,但依然是少有的世间年轻奇才。

    大日境已经凝结了大日内丹,是在体内灵炁海上生出了一轮太阳,由此灵炁海形成了天地循环,拥有承前启后,自开天地的资格。甚至已经可以形成外相,因此姜胤才能施展那种妖法,凭空以红线凝成骨肢利爪,平时身缠红芒。等到他进入婆娑境,甚至就能依托所转化的生灵,形成尸骨大军婆娑法景,制造人间炼狱。

    赵启凡所施展的正是他的婆娑法景“星落海”,一时间伴随着他的身法递进,这些不断充满着初生和黯灭星辰的海洋向杨晟等人辗轧而来,这是高了一个层级的力量。楚桃叶即便能战胜大日境的姜胤,面对展开了婆娑境的赵启凡,又如何能敌?

    而此时此刻,显然没有任何一方,可能帮他们。

    “星落海”罩头而来,杨晟等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磅礴的威能,杨晟心忖自己面对这种力量全力出拳会如何?他的搬山功第一重已然大成,领悟到守护的力量,但仍然在这种形成实质的法景之下,恐怕也只能是彗星一现,之后仍然将面对亘古闪耀不灭的星辰。

    依稀之间,他,青荷,修远,玄睿,都觉得神魂都好像往那方向撕扯,好像要同归于对方这样的星辰之下了,成为那其中身不由己的一部分。

    但下一刻,楚桃叶手握七情剑,双目绽放刺目光华,似乎一团烈火,从她体内喷发而出,让她双目都散发着威严的,炽烈灼烧一切的火光。

    楚桃叶解开七情剑封印的力量,七情剑是蜀山七琴长老灵魄所化,是蜀山灵兵之一,为了配合执剑弟子的实力,封印了其中的力量,否则会让持剑弟子无法驾驭。此时面对危机情形,楚桃叶打开体内生死关,强行催动潜能,激发灵兵之威。

    她手中的七情剑划过,杨晟等人眼前的压力顿时一空,所有的星辰压力都好像被她所吸聚承担了过去。

    楚桃叶秀发无风自扬,身体当空悬浮,双目绽放出无悲无喜,只焚烧一切的火华,楚桃叶随后一剑递出,赵启凡星落海骤然收缩,无尽星辰缠绕着不断递进的七情剑,阻碍其进逼,那先前拥有无比压迫威势的星落海法景,在此时现出紧迫的架势,显得颇为“死缠烂打”。

    然而七情剑却仍然去势如虹,不破核心誓不还,撕裂那道星落海,命中最中心处的赵启凡婆娑法身。

    嗡得从天地中央如黄钟大吕之声,实力修为弱的围观炼炁士,顿时气血翻腾,有的直接喷出一口血。有的实力高强者,也大感难受。

    天空中的赵启凡被一剑斩中,身子出现了数道变化,才被剑尖及体,显然赵启凡已经动用了保命手段,没能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但也是受创不得不收了法景,一声震哼,他法景消散,当空坠地。

    婆娑法景,竟然被眼前的蜀山弟子一剑破去!

    在场能够凝成这种法景的人有多少?李廷风兴许可以,怀海禅师也到了这一步,但李廷风相信自己若是在赵启凡那个位置,今日也仍然避免不了被楚桃叶斩落的结局。

    杨晟斩杀姜胤,楚桃叶斩落赵启凡,这个蜀山派,到底都是些怎样的人?难怪楚桃叶年纪轻轻,就已经登录在了各方视野里,这位蜀山瓦屋脉出类拔萃的弟子,仅仅是弟子的身份,竟然就有了能够破婆娑境的手段能力?这可是此间大梁顶尖强者的境界手段。

    楚桃叶像是燃烧着落在地面,单膝跪地,全身绽放的那种火芒才缓缓收拢,但双目仍然充满着漠然,无垢的气息。

    杨晟,青荷,修远,玄睿全程看着这幕,从旁唤她,她也充耳不闻。

    眼神扫过四人,无悲亦无喜……看似毫无情感,就像是另外一个人。

    ……

    周围又有婆娑法景释出,那是罗陀门,崖宫,牧羊殿,日落峡在大梁的分部主事人,罗陀门四宗以天极门唯马首是瞻,此时天极门此间话事人赵启凡动手,他们哪不明白赵启凡意图,于是准备同时出手。

    这个蜀山弟子能击败赵启凡,很不简单,但也仅止于此,他们已经看出,那不是女子本身的实力,是她手上那把武器,竟然是世间罕见的超然灵兵,其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那女弟子激发自身潜能,解开其中封印,释放灵兵威能,才破去了赵启凡法景,但那女子也耗损极大,而且对身体的损伤也极大,她油尽灯枯,极大可能无法再战,但以防万一,避免楚桃叶还有如之前一样击伤一人的力量,他们打算一起出手。

    五大宗门大梁主事长老,五位婆娑境的大能存在,此时齐齐出手收尾,还要付出一伤之代价,以击杀五名蜀山弟子,这本身就毫不光彩,这群蜀山弟子只怕以后也会闻名于世。

    但他们知道没有办法。

    就在几人准备出手之时,所有人的功力又在这个瞬间收止,大竹寺怀海禅师梵音唱出,李廷风浑身汗毛倒立,包括了罗陀门,崖宫,牧羊殿,日落峡的主事长老,乃至于周遭聚贤殿大客卿,枢密院院事,白麓书院率领学官这些大梁排得上名号的强者,都看到了出现在这众蜀山弟子面前的那个胖子。

    没有挟风雷从天而降,没有天地异象磅礴声势。

    但那个胖子就突然出现在那里,就像是原本就在那里一样。

    毫无征兆,但却让在场所有强者的神念,不亚于静水投落巨石,哄然波荡。

    看到面前那个胖胖的背影,杨晟此时心头竟然生出了一种难明的激动心绪,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那个胖子转过头来,露出一如既往让人喜欢不起来的猥琐笑容,“你看看你,真是狼狈啊。”

    杨晟声音微哽,道,“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