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爷不好惹 > 章节目录 第377章操作
    一早。

    王玉峰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出了王长生给的那串奇怪的号码。

    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这组号码要比普通的号码多几个数字,在拨通后,先是出现了一阵忙音。

    “嘟嘟嘟……”

    就在王玉峰怀疑是不是自己把号码弄错了,打算再问问王长生的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您好。”

    “啊,您好,请问您是曹女士么?”王玉峰急忙说道。

    “嗯,您哪位。”知道曹可盈这个电话的人不多,所以她在接听后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一定是哪儿又出了什么状况。

    “我叫王玉峰,是王长生的朋友,有件事想麻烦您……”听对方的问说方式非常简练,王玉峰马上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把整件事尽可能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长年混迹于官场,这点眼色他还是有的,要不然现在的他,也不可能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

    曹可盈在听完后先是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才又问道:“千海区是渝市的吧?我一会和市里说说,你等我电话。”

    她已经在这个“特殊部门”干了很多年,深知这种事的紧迫性,在挂断电话一刻也没有耽误,又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王玉峰所在的那个市里。

    千海区惊现万人坑,这在全国来说,都是件很多年没出现过的大事了,要不是听说有王长生在场的话,她甚至马上就得亲自前往,别说是迁几家银行这种小事了,如果真有需要的话,就算是让她想办法把全区都迁走,她也必须得办,而且凭她的能力,也一定能够办成。

    几分钟后,王玉峰的电话再度的响了起来,但这次打来的并不是曹可盈,而是市里王秘书。

    在电话里,王秘书清晰的传达了领导的意思,很明确的交待了王玉峰,关于千海区那块地的改建项目从现在起将由他全权负责,无论他有什么要求,市里都会不遗余力的给他想办法,只要他大胆的着手就行。

    王秘书的语气一直很客气,在最后还不忘了嘱咐他要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什么的,并且还说了一堆什么各级领导们都很看好他的 “大实话”,这让他很不适应。

    “呼。”挂断电话后的王玉峰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浊气,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但从他反馈回来的这些消息中不难看出,这个人的强大,似乎已经完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超出的太多,太多。

    在平复了一会忐忑的心境后,王玉峰按了一个电话上的按键,说道:“小陈,你让城建、规划和设计部门的负责人马上到我这儿来一趟,我有个重要的会要开。”

    “好的峰哥。”

    与此同时,工地上。

    王长生拿着四杆明黄色的“大旗子”站在这片狼藉的土地上,边不停的嘟囔着什么,边仔细的看着现场的每一个角落。

    他拿的这玩意叫招魂幡,也有的地方叫灵旗,一般是道教开坛作法或者是启请三界神明时所能用到的东西,是他昨天用了一晚上的时间特意赶出来的。

    幡的大小、形状都是一模一样的,高约2米左右,宽约不到半米,材质用的是缎子,并分为正反两面。

    每面幡的正面都写着七个同样偏旁的非常生僻的文字,反面则为六个,虽然这些字看上去大同小异,可在一些细微的地方,还是有着不小的区别。

    过了一会儿,王长生的视线突然停在了某一个方位上,然后胳膊猛的一甩,一面幡子便脱手而出,深深的插在了那个地方。

    同样的动作他一共做了四次,当四面招魂幡都插进了他指定的方位后,他又一刻也不耽误的盘坐在了这些幡子所在的中心点,念起了一段段晦涩绕口的口诀。

    然而,随着他的口诀声响起,明明艳阳高照的大白天,突然变得无比的昏暗,他所在这片区域内,顿时刮起了阵阵的阴风。

    紧接着,“呜呜”的鬼叫声渐渐的响起,一团团肉眼可见的,灰黑的气体一从四面八方涌来,并在王长生头顶盘旋了数周后,纷纷的冲向了四面招魂幡内。

    这种诡异的现象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才进入尾声,当艳阳再次高挂的时候,王长生才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诸位,那座观我一会就要拆了,暂时就得先委屈你们在此栖身了,等中元节一到,我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你们送入地府,争取了了你们的心愿。”王长生说着,轻轻挥了挥衣袖,四面招魂幡便同时飞速的旋转起来,最后直接没入了地底,消失在了地面上。

    “哎。”王长生叹了口气,在又想了想什么后,才把视线挪到了那座小小的道观上,然后突然凌空一指,青山剑霎时飞出,带着重重的山影,呼啸而去……

    另一边。

    各部门的负责人在接到陈秘书的通知后,都急忙赶到了王玉峰的办法室,并按照他的要求,讨论着规划图的整改方案。

    一开始,这几人进行的还算比较顺利,可就当王玉峰说要把几家银行都搬到那块地上来的时候,却产生了强烈的分歧,特别是负责城市规划的李程明,要不是顾忌着王玉峰的身份,说不定都得当场翻脸不可。

    “峰哥,如果说您只挪一家两家的我没什么意见,毕竟那个块要建的就是居民区,有两家差不多的大银行也算是做了一项便民利民的举措,可全区一共要重建六家商业银行,您要是都搬过去这恐怕就不太合适了吧?”

    “怎么说那块地的人口只占全区的十分之一,资金量并不算太大,您真要这么做了,那住在高档小区的那些商家巨富怎么办?他们可都是我们的纳税大户啊,如果我们不给他们提供些便利条件的话,弄不好是会出问题的。”

    “难道像他们这种有身份的人,存个钱贷个款啥的,还得开个二十几分钟的车?这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不可否认,在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李程明说的也有他的道理,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些话,让此次的整改陷入了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