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踏破圣路 > 章节目录 第87章 心有灵犀
    “真隐,看看是什么情况!”闵柔开口。

    “是!”

    真隐先是放大了三个人追一人一妖的影像。

    ……

    “老青!这样有意思吗?要我说干脆掉头把他们三个给咔嚓了算了!”毛色黑红的猫妖坐在长发花白的盲人老者肩头。

    “少主的话你敢违抗吗……”盲人老者沉声道,似乎也被后面的人追的失去了耐心,但是还在强忍着。

    “要不咱也进山算了!永丰镇就这么大点地儿,跑来跑去有啥意思?”

    “……暗中观察宋仕章……你这记性怎么从吸收了那枚妖丹后就变得这么差了?”

    “……有吗?”

    “有……”

    嗯?

    这一刻,盲人老者和肩头的猫妖似乎发现了什么,腾挪的身形站定,朝着同一个方向看去。

    “我怎么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同感!”

    ……

    真隐宗大殿墙壁上的影像瞬间消失。

    在场的所有人被老者和猫妖的感知力惊到了。

    “他们莫非感受到地精的窥视了?”小崔惊讶道,“难道他们都是神修?”

    “嗯……应该是!地精在发现对方察觉后不敢继续窥伺,所以切断了影像。”真隐点了点头。

    “他们口中的少主莫非就是另外一个被追的人?我看他们好像一直在绕着一个圈儿跑啊!”小崔又道,同时看向真隐。

    小崔自然不敢向闵柔一样命令真隐山神,所以目光中流露出希冀的神色。

    真隐倒没有介意,再次联系永丰县地界的地精,想要瞧一瞧跑圈的两人是什么情况。

    结果过了半晌后没有丝毫动静。

    “……”众人向真隐投去的询问的目光。

    “恐怕这里有修士的神念已经让地精感受到危险了,所以地精不敢轻易窥视!”真隐略微思索了一下,猜想其中的可能性,“永丰县的地精的神魂之力应该是初成境中期,让他感觉到害怕的人……恐怕至少是显锋境!”

    “宗主快看!这个修士好像调转方向冲向那个普通人了!”小崔惊呼一声,“他不会把他给杀了吧?”

    “永丰和常山地界交接,此处应该也在常山地界山精的监管区,我试试联系山精看看!他在的神念现在是初成境巅峰,如果还不行,那就没办法了!”

    “这个普通人的颜色正在变弱,不会快要死了吧?”小崔急忙道。

    就在这时,墙壁上的影像骤然闪现,在场的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画面中的人时,一道金光如耀阳般闪现,整个画面被金色填满。

    下一刻,画面再次消失。

    “……”

    “另外一个修士动了!还好,那个普通人没死!”小崔深深呼了口气,刚才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真隐和闵柔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龙嫣儿面色不善,“颁布任务,修为要求最好是洞天境或者显锋境以上的,立刻赶往此地!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违抗父王的旨意,私自对凡人动手!”

    “是!”小崔应道,匆匆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交于另一人手中。

    另一人快步跑出了大殿,朝着山下的悬赏大厅跑去。

    “……”闵柔的目光在龙嫣儿身上停留了片刻,道:“姐姐,我有些倦了,先去休息了!”

    龙嫣儿秀眉微皱似乎在思考问题,只是点了点头,随口道:“去吧!”

    ……

    “真隐,你看出来了吗?”闵柔进门前转身看向恭敬站在院外的真隐山神。

    只见真隐恭声道:“是姜仁宝!”

    “你早就知道?”

    “呵呵……”

    “刚才影像消失,你是故意的?”

    “是……”

    “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以后在姐姐面前不要在做这种事!她不傻……”

    “主人放心!姜仁宝的父母在虎妖和一名女子的陪同下,正在前往真隐宗的路上!看来姜仁宝是想让我们代劳护他父母的周全!”

    “那个对姜氏夫妇出手的人,有线索吗?”

    “似乎和天澜商会有些关系,不过国师的人把线索给斩断了……”

    “天澜商会……国师……一百零八客卿……这国师到底是何许人?”

    “……”

    “霓裳被天澜商会关了禁闭,那姬元化跑到哪去了?”

    “踪迹全无……”

    “好生诡异,荒古圣地的人竟然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

    “好了,你去忙吧!辛苦你了!”闵柔脸上流露出一丝疲态,转身打开房门。

    “是!主人!”真隐躬身行礼。

    “对了!”闵柔突然响起一件事,转身问道:“从那次回宗门,就没再去过望天峰。风师兄那边怎么样了?”

    谁知此话一出口,真隐的表情立刻变得复杂了很多。

    “怎么?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来了一个老道,身边还带着一个小道士,老道自成是道门传人,要和风长老论道斗法,决定由谁执掌圣至极门的掌门之位!”

    “……道门?已经比了吗?”

    “比了!”真隐显得很无奈。

    “输了?”

    “很惨!”

    “……怎么不早说?”闵柔有些生气的看着真隐。

    “主人的身体暂时不能再操心太多事情了!主人请保重身体,保重怀中的孩子!”真隐的腰身弓的更低了,言语近似哀求。

    闵柔见状,知道真隐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心中火气顿时消了大半,她自己也不希望再发生一次那种情况。

    “你以后就不要行这么大的礼了,怎么说也是一个正神封号的人,总是这样……不好!”

    “主人就是主人!无论老奴是什么身份,您永远都是真隐的主人!”

    “都灵卫……唉,算了!我相信你……回去吧!”闵柔这才鼓着大肚子进入屋内。

    ……

    侧躺在床上的闵柔望着天花板。

    脑海中回想起那日和真隐出现在京都城外的情景,心中不由一阵后怕,双手不停抚摸着鼓起的腹部。

    “风哥,时间过得好快……十月怀胎,现在竟然已经过了将近八个月了……离开你也有七个多月了……不知道你在哪,是否还活着?孩子出生没有父亲的陪伴……其实是一件很苦的事!”

    闵柔缓缓进入了梦乡,眼角滑落晶莹泪光。

    院外的真隐深深叹了口气,这才离去。

    ——

    无尽的黑暗中。

    散着微弱光辉的祭台上,静静打坐的李风缓缓睁开眼,目光深邃盯着黑暗的更深处。

    “看来要想办法离开这鬼地方一段时间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