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女神求你快逃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三章 罪过,我选的
    正如女人都有一颗侍奉主人的心,男人们也都有一颗跪舔女王的心。

    因为爱,女人们奋不顾身,不顾一切,偷偷思念。

    因为爱,男人们放下尊严,卑微沉默,悄悄守护。

    这都是一种不管世界再发展多少年都避不开的现象。

    烟尽雨在与秦微凉交谈一阵,不欢而散之后,回到了多情湖畔。

    这时,他看到了他端坐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牌子。

    “我去找剑神了,大哥帮我照看他一下。”

    烟尽雨不用想就知道是裴三千写的。

    于是,烟尽雨这一次没有直接落座,而是在无人之时,走进了小屋。

    小屋的陈设很古怪,很多设施烟尽雨觉得很鸡肋。

    但是,他很聪明。

    他在往里面走了几步之后,恍然大悟。

    烟尽雨摇头一笑,心道裴三千才是与小浅般配的女人。

    小浅有一颗好玩之心,刚好裴三千愿意陪着他一起玩。

    而裴三千则是一个古灵精怪又向往爱情的女人,恰恰鸠浅又是一个一旦选定了她就此生不渝的人。

    你喜欢的我都愿意,我钟爱的你都在意。

    这就是最好的感情。

    烟尽雨突然有些羡慕鸠浅。

    这就是苦尽甘来吗?

    烟尽雨心头自言自语一阵后,点了点头。

    他坐在床边,伸手搭上了鸠浅的脉搏。

    烟尽雨好生感受了一番鸠浅体内的气息流动,三息之后松开了手。

    鸠浅的情况并不糟糕,也不是完全的无声无息。

    只是裴三千境界有些低,察觉不到鸠浅此时的这种低频率活跃的生机。

    关心则乱。

    裴三千的乱是真正的在意。

    烟尽雨明白这一点,作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杀掉秦微凉,留给裴三千和鸠浅一份与世无争的清静。

    这个世界反正是一定会有人要背负罪过的,既然如此,烟尽雨觉得自己不如主动选择一份罪过,然后留下一份因果。

    于是,烟尽雨在用手背轻轻地感受了一下鸠浅额头的温度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木屋。

    ......

    剑渊深处。

    一个围纱的女子在快速潜行。

    一个绿色的女子幽魂从她手握的绿色秀剑中显现出半个身形。

    “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想要杀我?”秦微凉花容失色,对剑灵紧张地问道。

    “千真万确,我的感应从未失误过,直到现在我还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快走!”剑灵很慌乱,语气焦急,一直催促。

    “怎么可能呢?大哥不是一个莽撞的人。”秦微凉眼神躲闪,难以置信。

    “快走啊,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你以前还觉得自己不可能失去鸠浅呢!现在呢?他还不是不要你了?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现了。我们只能接受。赶紧跑吧,我的小公主。”绿鳞是一个很惜命的人,不然她也不会为了活下去而甘愿去当一个剑灵。

    “我不相信,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无冤无仇。”秦微凉心说而且我刚才还叫了他那么多声大哥。

    “可能是你对裴三千的敌意表现得太明显了一点,他觉得你对裴三千产生了致命的威胁。”绿鳞猜测道。

    “不会是我说我和裴三千有一个要永远离开他的世界的时候吧?我的意思不是杀掉裴三千,只是赶走而已。”秦微凉快速回想一阵,幡然醒悟。

    “他可能误会了。反正你赶紧带着我跑吧,他手上的那把剑砍在我身上我痛得要死。”绿鳞觉得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我真是够了。一出西秦就倒霉,现在怎么这种事都出现了。”秦微凉情绪败坏,心里十分难受。

    “可能是你上半辈子将运气都用光了吧。”剑灵见秦微凉跑得飞快,打趣道。

    “哼!我现在一没人要,二好不容易修炼到了十境,还要逃命。你快别说风凉话啦!现在我们去哪啊?十境的人,一个念头领域能够扩散一万里。烟尽雨实力那么强,肯定比我领域扩散的要广。”秦微凉认命了,现在一心只想着先找个旮旯躲起来。

    “别埋怨啦!先跑再说,到时候我们去数算宫的棋盘界里找个小世界躲起来就行了。”绿鳞思考一阵,有了主意。

    “数算宫?那岂不是要跨过裂口?”秦微凉其实最想问,你怎么这么了解数算宫。

    “对,不跨过裂口太危险了。你一旦被他找到,绝对是没有活路。据我所知,烟尽雨这种男人眼里根本没有性别之分,不会因为我们两个是女人就放过我们。到时候,我们会死的透透的。”绿鳞点点头,认真分析此行的必要性。

    “真是烦死了。”秦微凉罕见地将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极其郁闷地说道。

    然而,她说归说,这一次便没有任何拖沓,跑得飞快。

    很显然,她现在也开始明白烟尽雨的为人了。

    那是一个能对几万人生死袖手旁观的冷漠角色,她这样一个对他而言无亲无爱的人,死了就死了,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悲伤。

    不,秦微凉觉得鸠浅会悲伤的。

    只是现在鸠浅昏迷不醒,她一旦死了,将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是烟尽雨做的。

    这也是她此时奋不顾身地逃跑的理由。

    这般想着,她跑得更快了。

    .......

    烟尽雨在问仙群山中找了个遍,没有收获,有些寒意。

    他觉得这不对。

    “她很聪明,想必她已经察觉到了我对她的杀意。”

    烟尽雨喃喃自语。

    忽然,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也有可能只是离开了。问问看。”

    下一刻,烟尽雨出现在了段横川的身边。

    段横川似乎是早有预料他会来,身前漂浮着一本经书。

    “烟尽雨拜见,敢问剑神前辈,可曾见到一个围着面纱的女子?”烟尽雨对着段横川拜了拜,问道。

    “你找她干什么?睡还是杀?”段横川原本是不苟言笑,但是此时破天荒的打趣了一句。

    他这样提问,烟尽雨感到十分意外。

    看来段横川已经知道他的意图了。

    人在问仙群山中就是这一点不好,身边的强者太多,他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过,烟尽雨是一个坦荡的人。

    如果某一天有必要,他会当着世人的面说他要荼毒天地。

    于是,烟尽雨正视段横川,点了点头,道:

    “杀!”

    段横川闻言,笑容骤然凝固。

    “你知不知道,在问仙群山中不允许杀人?”段横川沉声问道,暗中阻挡了某个人一息。

    “知道。”烟尽雨点点头。

    暗中的人,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段横川松了口气。

    “那你还堂而皇之地说杀人?”段横川心说你真是不要命了,知不知道这地方是谁的守护?

    “我会将她骗回墨海,然后杀。”烟尽雨跟段横川解释了一下他的真实打算。

    “你这样对一个喜欢你兄弟的女人,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段横川皱眉问道。

    “前辈,你懂什么是爱吗?”烟尽雨反问了一句。

    段横川被烟尽雨这一问,哽得顿时语塞。

    剑神大佬老脸一红。

    他还是一个老处男,至于什么是爱...他要是懂的话,也不至于单身至今了。

    于是,段横川很是无奈地摇了下头。

    “不懂。”

    “前辈既然不懂,便不能说我是残忍。在我眼里,背负某一种杀戮与罪恶是给予另外一种慈悲与温柔。”烟尽雨诚言,不卑不亢。

    哪怕他现在是面对一个成名已久的十一境剑神,烟尽雨仍然是不露惧色。

    段横川深深地看了烟尽雨几息,叹了口气。

    他指了指身前的经书,对烟尽雨说道:“拿去。”

    “前辈这是何意?我意已决,在我眼里,她必死。给我什么都没用。”烟尽雨会错了意,以为段横川在劝和。

    其实,段横川才不会多管这种男女情爱的闲杂之事。

    正如烟尽雨所说,他不懂爱,便不能妄下结论。

    “一码归一码,我给你这玩意儿又跟那女的没什么关系。你拿去吧,你用的上。”段横川有些不爽,他觉得自己的这本书可是外界无价无市的至宝,这烟尽雨太磨叽。

    “这是什么?”烟尽雨没有直接接过,而是率先问道。

    “我的毕生所学,世间一等一的剑术。”段横川眨了下眼,经书落到了烟尽雨的怀中。

    “我有老师了。”烟尽雨想要拒绝,提醒道。

    段横川一脸无语,不耐地说道:“以后你对付某些强大的生物的时候用得上,算我求你在我动不了手的时候帮帮我好吗?你怎么那么多事?我给你这个又不是让你拜师。”

    这就是求人办事的卑微,强如一代剑神的段横川也无法完全坦然。

    烟尽雨闻言皱了皱眉,终于没有再多说什么,将经书收下。

    段横川松了口气,心说求人真是太难了。

    “还请前辈告诉我那个女子的去向。”烟尽雨问道。

    段横川就坐在剑渊与问仙群山的边界之处,北边的人无法越过剑渊之后横穿问仙群山,那么秦微凉就不可能跑到南边去。

    这样说来,一直在这里守着的段横川一定知道秦微凉的去向。

    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过,段横川总觉得那么好看的一个女人,白白杀了怪可惜的。

    既然要杀,还不如化身一名魔头,囚禁她,剥夺其自由算了。

    “你非杀不可吗?”段横川郑重地问道。

    “嗯。”烟尽雨点头。

    “一点都不能商量?”段横川问道。

    “嗯。”烟尽雨再次点头。

    “你不怕鸠浅对你有埋怨?”段横川追问。

    “怕。”烟尽雨换了个字作答,还是点头。

    “那你还这样对他?万一鸠浅心里还有她呢?”段横川看到了希望,再次追问。

    “罪恶总要有人背负。我不杀了她,她便不会知难而退。”烟尽雨解释道。

    “说不定她会知难而退,只是你没有给她机会知难而退,你告诉她,不滚就死,她还敢站在你的面前吗?”段横川难得当了一回说客。

    “你知道小浅为何当初没有和她在一起吗?”烟尽雨平静地问道。

    “说来听听。”段横川对一对有情人未成眷属的事情有一点兴趣,说道。

    “因为秦微凉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往事证实。”烟尽雨说道。

    “那她还不错啊。”段横川心说这是优点,你怎么还拿这当起了杀她的理由?

    “不,现在的她是错误的人。裴姑娘爱小浅的真心,不该被她无情伤害。”烟尽雨摇摇头,心说再美的优点,站错了位置也是错误,并且还会是更大的错误。

    “这不是你的事情,你不该插手。”段横川换了个角度劝说烟尽雨。

    “嗯,按道理而言是这样。”烟尽雨也这样想。

    “那你为何一意孤行?你这样就是费力不讨好,两边不是人。”段横川眯着眼睛,心说你该不会是在敷衍我吧?

    “呵呵,按照道理,秦微凉现在看到小浅活得那么好,应该滚得远远的。可是,她非但没有离开,还要时不时地凑上来破坏他们的感情。”烟尽雨早已看清了秦微凉的想法,决定以牙还牙。

    “你这个人,很可怕,理智得像一只野兽。幸亏老子比你生的早,不然争天命可能还争不过你。”段横川撩了撩头发,说了一句听不出来是夸奖还是贬低烟尽雨的话。

    烟尽雨闻言不知如何作答,故而干脆就没有说话。

    段横川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那个女人的去向。

    他一旦告诉了烟尽雨,那么秦微凉的死,就跟他有关了。

    这是一段很难以预测未来的因果。

    因果一旦沾上,摆脱不得。

    “前辈既然已经知道我的打算了,是否能够告诉我她的去向?”烟尽雨见段横川半天不说话,问道。

    “我如果不告诉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帮我对付那家伙了?”段横川勾起嘴角,笑问。

    “......”

    烟尽雨含笑不语,万万没想到堂堂剑神居然在担心这种小事。

    烟尽雨摇摇头,带走那一册经书,默默离开了此地。

    秦微凉的踪迹何在,他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