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血王座 > 章节目录 第326章真的已经腐朽了吗
    莫冷沉默了一下,随后他看着魏无极道:“无极,莫雪和莫离对老夫提过你的事,虽然老夫不知道在你身上具体发生了一些什么,但是短短的时间之内,你的战力能够提升到如此的地步,老夫也为你高兴!”

    魏无极一脸认真的看着莫冷道:“前辈想说什么?”

    莫冷向着远方扫了一眼,随后看着魏无极道:“他们现在的重点,都在魔皇身上,可一旦你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内,恐怕他们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魏无极神色一动道:“前辈的意思是让无极不要去葬兵谷了?”

    莫冷叹了口气道:“虽然老夫很不想这样,但是目前来说,可能对你是最好的!”

    “不用太过在意!”

    攸的,不知何时来到魏无极身旁的慕容博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别忘了这里是哪里?这里是中域,如果连一个你都护不住,那我们人族干脆直接退出中域吧!”

    他看着欲言又止的莫冷,眼神一片冰冷的道:“至于那些仗着族内的势力,不开眼的家伙,就让他们来吧,这种人,死了也怪不得别人!”

    莫冷面色一沉道:“刀主,你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此事如果处理不当,中域说不定也会乱的!”

    慕容博海一脸冷然的道:“莫冷,别再自欺欺人了,有些事情还需要本座明说吗,中域的腐朽还需要本座亲自揭穿吗?”

    “哎……”

    莫冷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他一脸无奈的道:“刀主说的不错,中域才是人族最为腐朽的地方!”

    刀灵天泣亦是一脸认同的道:“一个人得到的东西逾多,那么自然的,他害怕失去东西也就越多,享受了这么多年安逸的日子,恐怕有些人的斗志,早已被岁月磨灭了而不自知也不一定!”

    魏无极没有出声,他只是仔细的琢磨着慕容博海和莫冷的话,良久以后他方才出声道:“先前在卫城他们已经闹过一场了,难道到现在他们还不死心!”

    “得了!”

    此刻,一直保持沉默的慕容博海突然出声道:“卫城的事,我已经从一鸣师弟那里听说过了,那简直就是各家不知道如何应对突然出世的天堂舞,而整出的一场胡闹而已,由此你也可以见到,他们真正的态度了!”

    此地,慕容博海和慕容战天来自北海,魏无极来自东荒,算起来,就只有莫冷一人来自中域了,既然提及了中域各家态度,自然要问莫冷了!

    魏无极看着莫冷道:“这么说,对于天堂舞,中域各家的态度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吗?”

    莫冷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所有家族都是这样认为的,最起码我们莫家不是。”

    莫家当然不是,不然,他莫冷今日也不会到这里了,但是想到家族之内的另外一小群人的态度和声音,说完这句话后,他还是忍不住暗自的叹了口气!

    刀灵天泣一声冷哼道:“这么多年,天堂舞一直隐世不出,东荒名义上是东皇家和玄天阁为主导,但是很多方面,恐怕早就已被他们各家暗中划分得差不多了吧,如今天堂舞出世,要收回他们手中的东西,那些人又岂会就此的甘心?”

    他顿了顿,面露讥屑之意的道:“恐怕在某些人的心中,巴不得天堂刀客输了这场血腥盛宴,那样的话,他们才能名正言顺的接管东荒吧!”

    莫冷一脸诧异的扫了刀灵天泣一眼,随后苦笑了一声,便直接保持了沉默!

    刀灵天泣的话,虽然有些极端,但是却也并不是无的放矢,中域内的某些人确实有着这样的想法,而且,更有甚者甚至觉得,其他三域也应该尽归他们的掌控才对!

    看着保持沉默的莫冷,再仔细品味了一下刀灵天泣的话,结合之前的信息,魏无极不禁暗自叹了口气:难道中域真的已经腐朽到如此程度了吗?

    旋即他沉吟了声道:“儒门呢?难道他们也不管?”

    “管?”

    慕容战天一声冷笑道:“怎么管?那些人该他们付出的时候了,他们也付出了,该他们得到的,他们也毫不客气的拿走了,你叫儒门怎么管?难道因为他们当中一些人的骄奢淫逸,儒门便降罪于他们?最多也就适当的提醒他们一下而已!”

    啪的一声!

    慕容博海再次拍了拍魏无极的肩道:“不要听小战胡说,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毕竟那样的人,在中域也只是少部分而已!”

    “记住!”

    慕容博海一脸认真看着魏无极道:“有些人会忘了历史和过去,但是有些人还是一直铭记在心的,不要因为他们的一番话,便对人族失去了信心!”

    魏无极点了点头,随后他目视着前方,一脸淡然的道:“那就让他们都来吧?”

    “去吧!”

    慕容博海一脸肃然的道:“本座也想看看,到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心知自己一出卫城,一举一动和一路的行踪,可能早就被暗中的一些人尽收眼中,估计就算自己隐藏气息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还会被人小看了几分!

    当下魏无极亦不再打算有什么隐藏,一如先前的魔王子一般,直接划破长空,向着葬兵谷的方向而去!

    果然,就在他拜别慕容博海三人之后不久,隐隐然,已有几道目光自远方投了过来,毫不掩饰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不过对方并没有任何的举动,所以魏无极也不知道,对方关注着自己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很快的放下了心来,诚如慕容博海所言,这里是中域,哪怕那些人心中有再多的想法,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至于敢随便的乱来吧!

    可惜,他还是把有些人想的太简单了,就在他前行还不到十里,离葬兵谷已经临近了,远远的,他已然看见了一名身着明黄战铠的男子,在身后四名大能的拥护之下,凌空悬浮在了他的去路之上!

    看着破空而至的魏无极,那人面上带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率先开口道:“无极小友,久违了!”

    魏无极眉头微皱道:“尊驾是?”

    “哦,不好意思,忘了自报家门了!”

    那人微微一笑道:“老夫宇文拓,来自箭神家族,先代贤婿钱言,向你问声好了!”

    “钱言?贤婿?”

    魏无极一脸愕然的看着宇文拓道:“他入赘箭神家族了?”

    他确实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他完全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之内,被宇文昌带去中域的钱言,居然已经娶了箭神家族的女子,而且还正式加入到了箭神家族!

    宇文拓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点了点头道:“他的天赋和根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于水元之力的理解却是另辟蹊径,令人眼前一亮,所以,他和秀儿的婚事,老夫并没有阻止,因为老夫也很想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魏无极闻言心中不禁再次一阵感叹和好奇,他感叹的是,当日的钱言正是为情所困,所以整个人才显得那样的沉默寡言,而后来钱途也直接告诉了他,钱言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有朝一日,自己有所成,再次回到那名女子之前,亲口告诉对方,当年她的选择是错的!

    只是估计连钱途都没有想到,钱言去到中域之后没多久,居然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

    至于钱途和钱言的关系,后来钱途还是告诉了魏无极,原来他和钱言并非真正的叔侄关系,只是因为都姓钱,而他又在钱家庄住过一段时间,和钱言的父亲极其的熟稔,所以在钱家庄被人灭门之后,他才带着钱言浪迹天涯,最后去到了落凤坡!

    魏无极对着宇文拓微微行了一礼后道:“无极见过前辈,钱言能够得到箭神家族的青睐,也算是他的一大福源,希望他今后一切能够安好,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看他的!”

    宇文拓微微一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呗!”

    魏无极神色微微一动道:“前辈的意思是?”

    宇文拓一脸认真的道:“无极,你的情况,老夫已经听说了,在出来之前,钱言还特别恳请箭神家族要多照顾一下你,眼下的情形,以老夫所见,不如你就此离开,直接去我箭神家族做客,避避风头为好!”

    “这个……”

    魏无极沉吟了一声道:“晚辈前往葬兵谷实有要事要办,还请前辈见谅!”

    “无极啊!”

    宇文拓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你应该知道自身的情况,破而后立的体魄修炼之法,体内的冰火之气,轮回天珠碎片,那位大人之血以及他的馈留,哪一样东西不是被人所觊觎的?”

    魏无极沉声道:“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晚辈用命换回来?”

    “你这样认为,别人可未必!”

    这时,位于宇文拓左手边那名大能出声道:“他们只会认为你只是运气好而已!”

    看着面色逐渐沉下来的魏无极,宇文拓叹了口气道:“算了,老夫和你说实话吧,既然你得到了那位大人遗留下来的东西,想必也知道那位大人对于人族的重要性了……”

    未等宇文拓把话说完,魏无极面色一冷道:“他们认为,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掌握在他们手中,而不是由我这么一个无根无脚的人掌握着,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