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血王座 > 章节目录 第328章难道一见的盛会
    尴尬!

    一个大大的尴尬直接出现在了魏无极和洛尘衣的面上,因为除了一些明显认识他洛尘衣的熟人以外,对于二人的到来,仅有廖廖的那么几人将目光投在了他们的身上,至于其他人,仅仅只是淡淡的暼了他们一眼之后,便直接移开了目光!

    “咳咳!”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洛尘衣不禁颇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他向着一个方向扫了一眼,双眼顿时一亮!

    强行忍住了自己的笑,魏无极顺着洛尘衣的目光看去,他的神情不禁微微一凛!

    身着七彩琉璃衣,背负血色佛剑的侠菩提,正连同身着金丝僧衣,背负着斩业的佛菩提,一起陪同着一名面容俊美无双,一身佛气更是柔和、温润的青年僧人,低声交谈着什么!

    三人立身在那里,虽然并未刻意,但是仍然给人一种佛光普照,菩提满地的感觉,隐隐然更有阵阵梵唱之音不时的响起,令人心神为之一静,浑身为之一清!

    看着中间那名佛光萦绕,超凡脱俗的青年僧人,魏无极侠已然知道他是谁了,菩提和佛菩提他之前已经见过了,那么此刻在他二人之间的那名青年僧人,定然便是佛宗三菩提当中的玉菩提了!

    只是魏无极没有想到的是,葬兵谷一行,竟然能够见到佛宗三菩提齐聚于此,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了!

    不过很快魏无极便释然了,因为在离佛宗三菩提不远处的地方,则是站着三名背负长剑,气质犹如洛尘衣一般超然绝尘,却又各有特色,各不相同的青年道人!

    那三人中,其中一人身着紫金道服,面容清绝色寒冷,背负着一口紫穗长剑,双眼开阖之间,其内似有无尽雷光闪烁!

    而在他旁边那人,则是一袭金色黄羽袍,身形颇为高大,一头长发以一根白玉细簪随意的挑着,无风自动,他的气息也有一些特殊,时而轻灵如风,时而厚重如山,轻灵和厚重在他的身上,可说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诠释!

    至于最后那人,则是背负着一口墨色长剑,身着一件墨色道服,面容沉稳和冷峻,气息犹如汪洋大海一般,讳韦若深!

    道门四剑!

    看着那三名修为、气质与洛尘衣一比,毫无丝毫逊色的青年道人,结合着洛尘衣看向他们之时的眼神,魏无极直接判断出了他们的来历!

    除了和洛尘衣一起,合称道门四剑的其余三人以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同洛尘衣一样的精彩!

    除了佛宗三菩提和道门四剑之外,在那个方向,还有着一群人,而且在那群人之中,尚有数人给他的感觉特别的强烈,比如一名背负双手,身形高大魁梧的青年,便是如此!

    那青年虽然只是随意的立身在那里,但是却犹如一座大山一般横于人前,气息圆转,雄浑、沉稳至极,而他的实力,魏无极感觉比之洛尘衣来说,恐怕也是不遑多让!

    看着那一群人,魏无极颇为惊异的道:“他们在干什么?”

    洛尘衣微微一笑道:“你来的晚所以不知道,这段时间葬兵谷情况有异,其内的那些神兵利器不时的会自动破空而出,他们都在那里捡漏呢!”

    魏无极道:“捡漏?”

    洛尘衣颔首道:“不错,虽然那些喷涌而出的神兵,大多已经精华尽失,但是仍然有一些兵器的精华,依旧还有所残留,而且只要加以适当的修复和温养,仍能当做一件普通的秘宝使用,而其中一些还算十分完好的,威能更是巨大,已经被有几名运气不错的人得到了!”

    “要不然……”

    他扫了这片区域一眼后道:“这里怎么会聚集了这么多人?也正因为里面的那些神兵会时而暴动,所以目前进入葬兵谷,可说是危险万分!”

    魏无极扫了那些异族之人一眼,眉头微皱道:“难道就没有发生过冲突?”

    洛尘衣道:“当然不是,一开始这附近经常打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甚至连一些先天级的强者也被惊动了,童家的一位先天就曾强势出手斩杀了数人,随后更是与人在上面大战了一天一夜,这不,现在双方便有了一种默契,有冲突也会离开这里去解决!”

    看着这片哪怕表面之上一派平和的区域,魏无极亦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道:“倒还真的不错!”

    二人谈话之间,前方的那群人似乎也发现了他们,此刻竟是齐齐向着他们这边行了过来!

    侠菩提和佛菩提对着魏无极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而那名应该是玉菩提的青年僧人,则是对着魏无极微微行了一礼后道:“玉菩提见过无极道友,道友果如二位师兄之言,是我辈当中最有希望打破方师兄无敌神话之人!”

    看着犹如一块人间美玉一般,温润平和的玉菩提,魏无极微微还了一礼后道:“大师过誉了,无极愚钝,岂能和方大哥相提并论!”

    “话不能这样说!”

    那身着紫金道服,双眼之间隐有雷霆闪耀的青年,应该是道门四剑中,紫衫如雷天涯行的雷天行,出声道:“虽然方师兄在落凤坡内随那紫极而去,但是我们都知道,哪怕他暂时放慢了脚步,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追上的,如今看道友的气息,这个人还真的惟有你了!”

    连续被两名响誉各方的青年强者如此的肯定和夸赞,饶是魏无极感觉自己和钱途、龙山他们相处甚久之后,也学了他们的一些皮毛,看的此刻的面色也不禁微微一红!

    “只是机缘巧合,得了一些好东西而已,有什么值得夸赞的?”

    攸的,一个声音突然自附近的一群人中传了出来,听他的语气,似乎对于魏无极能有现在的成就,十分的不屑!

    “哦!”

    魏无极淡淡的扫了那人一眼,随后微微一笑道:“阁下是哪头?”

    见众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名青年没有理会魏无极那句话中的不敬,他傲然一笑道:“好说,中域徐家,徐鹏程!”

    “哦,久违了!”

    魏无极一脸不解的道:“为什么阁下在报名之前,会特意的提及中域徐家?难道阁下不提,别人便不知道阁下是谁了吗?”

    “哈哈……”

    听着魏无极的话,四周之人当即一阵大笑,而徐鹏程的面色却是猛地一沉!

    中域徐家的徐鹏程,自然不会没人知道,相反,他在中域的名头还甚是响亮,并非什么无名之辈,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按照往常一般,报出自己的来历,却换来了对方这样一句犀利无比话,这叫他一口气如何能够随意的的咽得下去?

    哪知,还没等他出声,魏无极已然面色一冷道:“跟魏某讲运气,要真论运气的话,阁下要不是凑巧生在徐家,这里哪有阁下说话的份儿?”

    “你……”

    徐鹏程当即勃然大怒,他身形一动,就欲出手之际,却被旁边另外一人一把按住了他,那人在他耳边低声道:“徐兄,别轻举妄动,你已经得罪佛宗和道门之人了!”

    徐鹏程闻言顿时一怔,随后他扫了侠菩提和雷天行等人一眼,他的面色顿时一变,因为他刚才的那句话,虽然是在针对魏无极,但是无形之中却也是在反对玉菩提和雷天行对于魏无极的评价,更有甚者,他可能已经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给得罪了!

    因为按他的意思,一名只是机缘巧合,运气使然的人,便可以一举超越在场的众人,紧跟在方佑哲之后,那他们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岂不是可以说是一文不值了?

    狠狠的瞪了魏无极一眼,徐鹏程颇有一些狼狈的退到了一边,而其余之人则是看着魏无极,似乎颇有一些诧异!

    有人更是当场便做出了轻易别去招惹此人的决断,因为他们觉得此人很有可能是一个逮谁咬谁,绝不会轻易吃亏的货!

    不过,有人这样觉得,也有人并不会这么认为,因为这个世间,总会有一些人自认为自己与其他人不同,好比一名身形比较瘦削,面色略显苍白,来自中域陈家的陈立友,便是这样认为的。

    他越众而出,双眼直视着魏无极,一脸战意凛然的出声道:“陈家,陈立友,听闻道友战力卓绝,仅次于方师兄,陈某不才,恳请赐教!”

    “看到了吗?”

    魏无极看着徐鹏程道:“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态度!”

    不过,他虽然话是那样说,但是对于向着自己发起挑战,却又不知是否另有他图的陈立友,魏无极也没有给丝毫的好脸色,在徐鹏程铁青的面色和怨恨的眼神之中,他淡淡的暼了陈立友一眼,随后他面色一沉,一声厉喝道:“滚!”

    “你……”

    一抹杀机自陈立友的面上一掠而过,他冷冷的盯着魏无极道:“怎么?看道友的意思,是看不起我们中域的人了?”

    “嘿嘿……”

    魏无极学着龙山的那种傲然表情,对着陈立友摇了摇头道:“不是看不起你们中域的人,而是看不起你!”

    “呀……喝!”

    陈立友一声暴喝,滚滚的青木之气顿时自他体内升腾而起,剑光一闪,一口明显质地不凡,隐有古意的长剑,顿时跃入到了他的手中,他一脸冷然的看着魏无极,口中厉喝道:“魏无极,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刀客大人虽然让你位列名单之上,可也言明了我们这些人可以取你而代之,你敢无视规矩而避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