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轮回剑谱 > 章节目录 第168章 大龙师兄
    太虚地牢入口,一位身穿白衣太虚门弟子搓掌哈气,目光扫视着外面的林子,稚嫩脸上有些犹豫不决,那双明亮的眼眸转了两下。回头看向身后俨然不动的另一名年纪比他大上不少都弟子,咧开冻得有些发紫的嘴唇笑道:“大龙师兄,我可不可以先去方便一下?”

    名为大龙的弟子,样子老实憨厚,但魁梧的身躯却毫不掩饰他是一名强者的气息。弄眉紧皱打量着眼前说话的弟子,那双囧囧有神的眼睛,泛起一丝不耐烦。心想着这个小师弟真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才方便回来不久又要离去,估计就是玩心太重,找借口出去溜达。

    虽然如此,大龙还是不忍严苛,看眼前一副忍禁的师弟,大手摆起无奈回道:“去吧!”

    “谢谢师兄!”

    白衣弟子眉开眼笑,行礼后撒腿离开院落,踩过的地方白雪飞扬,但他刚走出数丈,身后大龙师兄又把他给喊住:“白扬师弟,不要走太远,要不你往后面去就行。”

    大龙指着院落后方神色坚定,白衣弟子喜色尽失,手捂着腹部满脸痛苦。

    “师兄,我......我要拉大的,还是走远一些吧!”白扬说完撒腿就跑,院落内的大龙无奈摇头,似乎没有责怪的意思。

    守住地牢门口有五名弟子,眼看白扬走远,其中两人人向大龙投来不善的目光。

    其中一人轻咳一声,言语有些酸溜道:“大龙师兄,你们刑堂什么时候再招人啊,我们都想上你们刑堂混饭吃呢!”

    “就是啊,看你们刑堂的人个个都自由自在,真是好呢!”

    “不像我们执事堂,做最苦的活,还经常被秋长老骂得狗血临头!”

    “你们能不能少说两句,说话阴阳怪气的。”

    一直安静站在大龙右侧的一位弟子,看不惯那两个说话的弟子,这时有些看不过去。

    在这门里,大家都知道刑堂长老和执事长老一直不对付,两人门下弟子自然也就分成两派,大龙作为刑堂长老最得意弟子,很多时候就要忍受更多逆耳污言。刚才说话的两名弟子,都是执事堂的弟子,也就是秋裳门下的。

    看守地牢一直都是刑堂和执事堂的人一起,也起到相互监督作用。白扬是刑堂的人,在守卫期间多次离岗,自然也让别人抓了把柄。

    倒是大龙显然不太在意,侧头对他右侧那名弟子笑道:“好了,都不要分心。”

    原本打算就此闭嘴的大龙话音刚落,执事堂的两名弟子似乎来劲了。

    两人原地不动,斜眼看向大龙,嘴里却叨叨说道:“也难怪呢,鸩长老和萨长老关系可是非同一般,听说这段时间还多次找门主放了鸠长老呢。”

    “师弟这话可当真?我怎么未曾听说?”

    “要不说师兄消息不灵呢,这满门的弟子都知道,就你不知道。有些人明里看守地牢,谁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该不会是想给大龙师兄找个师娘吧?哈哈!”

    执事堂那两名弟子一说一和,丝毫不在意两米外脸色铁青的大龙。

    这两个执事堂的弟子,明摆说大龙他们玩忽职守嘛。但是大龙师尊萨重阳这段时间找门主,求门主放了鸠长老这事一点也不假,但最后一句话可就特么太过分了。

    踏

    大龙迈开脚步,转身面对执事堂两名弟子,脸色阴阳不定,低沉声音悠悠响起:“两位说话不要太过分,我大龙的师尊绝对是好师尊,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不许你们侮辱他老人家。万州凉、黎升建你们两个都给好好记住,太虚门里面的事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大龙的声音很低,但却充满侵略的气息,原本嚣张的两人,这时闭口不言脸色惊讶不已。平日里老实巴交的大龙,这时候竟然有种碾压他们的气势。就连站在另一侧的那名弟子,这时候一句话也没敢说。

    “大龙师兄,我们也不过是实话实说,你也没必要这般恐吓我们吧?虽然你武功比我们高,但是这里可是太虚门,你不可乱来啊!我万州凉也是有师尊的人。”纵然如此,这两名执事堂弟子似乎没有住口的意思,如果就这样不敢说话,那也显得太没骨气了。

    “你还知道我武功比你们高?”

    大龙这时几乎怒吼,只是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但身上强横的力量一下子爆发无遗。院落门口的积雪摇摇欲坠,他所在位置出现两个深深的脚印。双手紧握拳头的大龙就像一头猛兽,就要扑向万州凉和黎升建。

    “大龙师兄,三思!”大龙身后传来另外一名子弟的提醒,这才使原本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师兄,师兄!”就在这时 ,白扬慌张从一侧山坡向这边跑来 ,远远招呼着大龙。

    大龙收起怒张的架势,凌厉看了一眼万州凉两人一眼,向白扬走去。

    这时白扬喘着大气冲进院落:“师兄,我刚才在树林里发现,有好多大小不同的脚印。”

    “这雪地里发现脚印不是很正常吗?你慌什么?”走在大龙身后的那名弟子看着白扬说道。

    白扬双手比划半响,好不容易憋了口气道:“陆师兄,你不知道,那脚印不止一个人,貌似有好几个人绕过后面向竹林而去。”

    “竹林?”万州凉这时也凑了过来,不过下一刻他却露出坚定的笑意:“要是真有人过去,竹林那头就是秋长老的住所,肯定是被发现的。”

    “陆启师弟,你们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大龙心想不妙,平日少有人在这一侧山坡走动,突然出现几个人的脚印,必然不同寻常得去探个明白。

    “师兄,我带你去。”白扬说着转身又往院外走去。

    大龙跟在他后面也快不离开,这时已顾不上身后那两位执事堂弟子大呼小叫了。

    一路跟随着脚印穿过竹林,大龙和白扬愈发不安。白扬走在前面,时不时蹲下看着脚印的走向。远远望去,一窜密密麻麻的脚印正向秋裳的住所延伸。

    他起身回头看向大龙时,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惧色:“师兄,前面就是秋长老的住所,这些脚印似乎向他住所而去。”

    “白扬师弟,你先回刑堂找师尊,记住不要让人发现。”大龙正色叮嘱道。

    白扬就是想着继续往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

    大龙扶腮思索,这一片树林平日稍有人走动,连路都没有一条。今日在这里出现这么多脚印,莫不是秋裳那老贼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脚印是通向他住所不假,眼下只能先禀报师尊为好。

    “听话,别问那么多!往前走一些,你从门主宫殿后面绕去,一定要小心谨慎。”大龙指着前面对白扬再次说道。

    两人在往前走数丈,凌乱地面看起来是打斗的痕迹,成片落叶被翻得乱七八糟,尽然还问道些许血腥的味道,大龙拉住走在前面白扬。

    这时后者惊慌尖叫,大龙的手捂着他的嘴巴,低声说道:“别叫!这里好像有打斗的痕迹,但是我们怎么都没听到呢?”

    “师兄,你看!”

    白扬的手缓缓抬起,指向一处被堆积起来的落叶发出惊恐的声音。厚厚落叶下面,一只沾满鲜血的手露出外面,旁边还有一些来不及处理的血迹。

    “你站在这里,我去看看!”大龙拍着惊恐的白扬说道。

    手里长剑在手,剑鞘丢在一边,靠近那只手时大龙长剑往前轻轻挑去。当落叶被扒开之时,秋裳的面部正向他大龙,脖子上的伤口血液已经凝结,大龙下意识往后退开数步,扶着竹子一阵作呕。

    他还是不敢相信,躺在地上的尸体竟然是秋裳长老,原本想着喊人的大龙,忽然想起刚才在地牢入口的那一幕。

    “难道是师尊?”大龙震惊之余,嘀咕一句。

    随即又想了想,虽然师尊和秋长老一直不和,但也不至于杀了他。而且看他伤口更像是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杀的,脸上还依旧保持正震惊的表情。

    唰唰……

    正当大龙在思索时,竹林忽然骚动。竹子上方的积雪纷纷往下坠落,传来哒哒声音,竹子间摩擦声音发出吱呀声音,异常刺耳。

    大龙霍然回头看向白扬时,几道身影忽然从上方落下,一人落在白扬面前,闪着寒光的长剑搭在白扬脖子上。

    白扬双眼震惊看着眼前的人,震惊睁大双眼低声惊叫一声:“江师兄!”

    “别乱动!”此时穆萧已经在大龙身后,无忧剑顶住他的后背,只要一剑穿身,他的心脏立马碎裂。

    大龙一侧的江巧巧移步到他面前,露出久违一笑:“大龙师兄,好久不见!”

    “巧巧师妹?是你吗?”大龙声音颤抖,倒不是有多害怕,更多是震惊与激动。

    “是我,我回来了。”江巧巧摘下头上的灰布,露出淡淡笑容。

    “巧巧师妹,鸠长老出事了,你们赶快走吧!”大龙这时惊慌起来,已然忘记身后还有一把冰冷的长剑对着自己。他上前一步更靠近江巧巧,此时他激动得几乎落泪。

    “我知道,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救她出来!”江巧巧坚定说道。

    大龙满脸不可置信看着江巧巧道:“你?”

    他显然有些不相信江巧巧的话,大龙也算是太虚门弟子中资格最老的那一批,江巧巧和鸩翎的事也是略知一二,在他印象中,江巧巧是因为被她娘嫌弃才跟幺娘出走。现在江巧巧说要救鸩翎,让他难以置信。

    “大龙师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

    江巧巧目光掠过大龙身后,穆萧会意手气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