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剑落江湖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深层分析
    凌左目光微闪,很快又垂下了头,这个黑衣人不是侦探司的,而是陛下的人。

    不,应该说是陛下还是皇子时,就已经收到王府的下属,是绝对的心腹。

    对于这名黑衣人,凌左还是很好奇的,他的身份来历,还有武艺功法,都是极为陌生的。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见他,好几回,陛下都让他处理一些私密的事情,单独吩咐,即使是自己也知道的不多。

    这个人,给凌左一种诡异的感觉,不是危险,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只有圣品修为,但即使是自己全力出手,也定然留不住他。

    其实,凌左知道,在陛下的手里,还有一股隐藏在暗中的力量,办的事,都由陛下单独下旨,绝不通过他人。

    那些人,都是陛下还是皇子时招揽的,有些人,凌左知道他们的身份,而有些人,则一直藏在暗处,从未现身过。

    对于这些人,凌左虽然好奇,但却绝不会去查探,那样就犯了陛下的忌讳,是自己绝不能够多问的。

    “从明天起,你们就负责盯着城里那几家的动静,记住,若是有什么动静,你们可以先自行处置。”

    凯辰泽目光如渊,冷冷的说道。

    “遵旨!”

    黑衣人沙哑出声,然后垂身退去,正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

    凌左心中一动,临机处置,陛下竟给予了他们如此大的权力,看来对于这些人,自己还是想的太浅了。

    待黑衣人离去后,殿内沉寂了下来。

    凯辰泽看向凌左,突然道:“沐家,如今有什么动向?”

    凌左闻此,顿时心中一凌,陛下的称呼可是不一样了,这是不是代表……

    “回陛下,沐问宵这段时间,深入简出,也未怎么露过面,不过倒是在暗中,处理着其名下各个产业的事。”

    “已经换了好几批人,另外,与南方一些商户也有些联系,至于具体的事情,做的太为隐秘,所以尚未打探出来。”

    凌左斟酌着话,一字一句,把了解到的事情说出来。

    沐家,沐问宵,陛下对这个人是不一样的,按照自己的了解,少时陛下与其说是情同兄弟也不为过。

    而且陛下登基,那沐问宵也是出了力,所以,陛下对沐问宵的态度一直不错。

    可是,这段时间,凌左能发现陛下去沐府的次数少了,以前几个月,那是经常暗中的跑去沐府,或是找沐问宵,或是找那名女子。

    几乎几天一次,可是这段时间,陛下去的次数少了,而且提到沐家的时候,也不复以前那种笑容,而是很纠结难言的样子。

    其实,对于这变化凌左也能猜到一些,沐家是沐家,沐问宵是沐问宵。

    沐家家主坐镇西北,统领十数万大军,以备草原诸部,那权势,可谓滔天了。

    如今大华,精锐分为三大部分,一是西北军,一是灭酒歌统帅的北地军,最后才是京城的一些军队。

    这些人马,先皇在的时候,还能掌控的住,但陛下登基后,却是少了些许手段,有些难以完全控制住。

    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那种情况,但还是需要区分一下的,若是违抗了君命,那让为君者如何感想。

    这等事,不是自己能插手的,所以凌左从来不多说,只是实话道来,至于如何做出决断,那就是陛下的事情了。

    而凯辰泽听了凌左的话,久久默然,手指敲点着桌面,目中露出一丝思索。

    …………

    洛水城外,皇家林苑。

    这里有大片山林,放养着各类猛兽,就是为了皇家狩猎时所用。

    而且这里,禁止外人进入,即使是公卿贵族,那也是要禀明陛下,得到许可后才能进入。

    这里,占地极广,草原山地皆有,可以说完全就是野外之地。

    在深山一处山谷中,极为隐蔽的地方,外面皆是灌木丛林,若非识路,否则很难进入到这里。

    而在山谷中,却有一座军营。

    此刻,里面喊杀声一片,却是那些军士分成两队,在相互拼杀。

    虽然很多人面色稚嫩,但目中的光彩,还有那脸上的煞气,却已具备初形。

    两方人马,那真的划开条道,就真正的拼杀在了一起。

    不过,拿的都是未开刃的兵器,或者做了防护,不会闹出人命,但即使如此,真的拼红了眼,受个伤还是正常的。

    这些人也不是无秩序的对战,而是组成了阵型,进退有序,两方将领不住地进行试探,然后发出命令。

    在战场上,战局瞬息万变,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对全局的把控,就要求极高。

    将领的抉择,那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它关系到一支队伍的存亡,甚至,关系到一场战役的胜败。

    军营侧面,在一处哨塔上,有着一瘦一胖两道身影。

    正是孙豪华还有侯六二人。

    “老孙,你看这些崽子们,啧啧啧,已经有些模样了么。”

    侯六趴在栏杆处,看着场间,笑嘻嘻的说道。

    孙豪华睁了睁眼,点头道:“嗯,不错不错,虽然操练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有铁军的基础了。”

    侯六挠了挠头道:“唉,就是人还是太少了,你说将军为何不多招些人马,这点人实在有些不够咱们练呐,才三千多,要我说,三万人才好。”

    孙豪华暼了侯六一眼,哼声道:“成天就知道想美事,你眼里只看到了一层,却不动脑子多想想。”

    侯六不解的道:“多些人不好么,那样横推一切,岂不快哉。”

    孙豪华眯了眯眼道:“还想横推一切,呵呵,是不是包括那个位子上的。”

    侯六眼中一缩,嘟囔道:“喂喂,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

    孙豪华把目光移开,投向场间的比拼,徐徐道:“兵不在多,而在精,要那么多的人有用么?”

    侯六翻了个白眼,道:“你说话就不能痛快一点么,别一层两层的,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那多痛快。”

    孙豪华挺了挺肚子,才道:“好,那就直话直说了,你觉得让将军执掌那么多兵马,上面那位会放心?”

    闻此,侯六沉默片刻,方道:“可是不是说全力支持咱们将军么?”

    孙豪华冷笑道:“若是你这般想,那到时候怕是死的连渣都不剩。”

    “坐在那个位子上,口头承诺,呵呵,要知道人是会变的,即使当时那样想,好,就算是真心实意的,但以后呢,以后的想法谁知道。”

    “此外,多疑也是人性的一部分,若是将军手握大军,还在这洛水城附近,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换成你,你放心吗?”

    侯六缓缓点了点头道:“我……不放心。”

    孙豪华道:“那不就得了。”

    侯六又道:“可将军也没那种想法啊!”

    闻此,孙豪华叹道:“你说你这猴子平日里挺精明的,怎么现在就这么笨呢!”

    “这里面的关键,不在于将军如何,而是在于那人怎么想,算了,也不跟你解释这些了,浪费口水。”

    侯六抓耳挠腮,急急的道:“别啊,再给我说说呗!”

    拗不过他,孙豪华只得道:“那我就言简意赅的跟你说说。”

    “那位呢,对将军是既要用,也要防,意思就是在他能够掌控的范围内,有个限度,就是一种安全感,在这个范围内,将军可以做一切事情。”

    “就比如现在,知招了三千人马,除了追求精锐之道外,也是因为相对的考虑,所以按照将军的意思,再招上个几千人,也就可以了。”

    “人太少了,难以组成军阵,在那大规模的战役中,难以发挥作用,人太多了,又容易旁那位生出戒心,所以就需要谨慎着来。”

    “而且,你没有发现,咱们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们这些人,就像一把暗中藏着的刀,是要用在出其不意时的。”

    “嘿嘿,那个时候,绝对有人要倒霉,看着吧,腥风血雨,那才是真正的到咱们发挥作用的时候。”

    一旁,侯六似懂非懂,这些话有一些听明白了,有一些还是不太懂,不过看着孙豪华的笑容,怎么感觉阴恻恻的。

    唉!这些事太复杂了,想不通,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训练士卒吧!这些事,不是自己的脑子能想清楚的。

    “不说这了,老孙,你看看现在,他们两边儿哪方能赢?”

    挥去脑中的想法,侯六如此说道。

    孙豪华看了看,然后道:“铁哥能赢!”

    侯六好奇道:“为什么这样说,我觉得是老刘能赢!你瞅瞅,老刘那方,一直压着铁哥的人打。”

    孙豪华努努嘴道:“你自己看呐,老刘的那边,虽然在不停的进攻,可是你看哪次是真的成功了。”

    “再反观铁哥那方,有条不紊的,虽然处于守势,但却军阵完整,处于不败之地,至于胜负,也就是欠缺一个机会。”

    “而且,你看老刘那边,虽然攻势汹汹,却已显现出疲态,露出破绽也是迟早的事,所以铁哥是赢定了。”

    听得这番见解,侯六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如此。

    “哎?你也不带兵马,怎么看出来的?”

    孙豪华淡淡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侯六:“……”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