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狩道三千 > 章节目录 第三卷 展獠牙 第一百一十章 入选圣魂院
    好家伙,正愁找不着人呢!

    韩林身形一沉,劲气顺着脊背奔涌自拳上,如蛰龙抬首,爆轰向谢瑜琪。

    霎时间指芒锋锐,拳劲惊人。

    针尖对麦芒!

    “住手!”

    一声轻吒,当下二人便是脖子一紧,顿时被人拧着衣领子给揪了起来!

    只见得前堂门口,一粗犷汉子两手各拧着一人,颇为喜感。猝不及防之下,竟是双双被那汉子给震散了气机。

    是那个前两天在镇门口石碑上,盘腿而坐的粗犷汉子。

    “他就是这千叶镇的镇主?”

    韩林微微一愣,双脚离地下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当下一片空白。谢瑜琪也好不到哪去,生平第一次被人这样提吊着,颇为羞愤,亦是耳根子通红。

    “戴叔!快放我下来!”

    谢瑜琪惊叫着,也只有这戴安知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来。

    “怎么回事?”

    戴安知微微蹙眉,有些不满。

    “你俩认识?”

    谢瑜琪挣扎之下,戴安知却是置若罔闻,开口询问道。

    “当然认识!这小贼可是差点杀了我啊戴叔!”

    见挣脱不成,谢瑜琪眼珠子转得飞快,随即便开始哭诉起来。

    “你才是贼!你全家都是贼!”

    韩林气极,奈何动不了手,当即便是怒骂了起来。

    “住口!休得胡言!”

    韩林刚一开口,便是将戴安知给吓得一惊,赶紧喝止了韩林的言语。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一时间戴安知的粗嗓门在韩林耳边炸响,震得韩林脑瓜子嗡嗡作响。

    “韩小兄弟,她说的可是属实?”

    霎时间,戴安知的眸子渐冷,虚眯着眼盯上了韩林。

    被戴安知气机锁定之下,韩林不由脖颈一凉,汗毛倒竖!

    “不错,可那不过是她咎由自取!”

    事到如今,韩林倒也不惧了,干脆胆一横,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眼瞧着又要骂起来的样子。

    韩林也是颇为恼火,竟是让那女人给先告了恶状!

    戴安知略有些头疼。

    “那你且说说看,怎一个咎由自取法?”

    气机虽是锁定了韩林,可戴安知却是没有动手的意思,毕竟刘成之前交代过,要见一见这小子来着,倒也不好真拿他怎样。

    倒是这小子可能是觉得横竖逃不脱了,干脆越发来劲的死德性颇有些对他胃口。

    见戴安知没有直接动手,反倒是追问了起来,谢瑜琪当下小脸一白,有些心慌了。

    有机会开口,韩林自然是不会错过。当下像倒豆子一般,将前些天的事情经过,重头到尾的复述了一遍。

    韩林开口娓娓道来,戴安知的脸色却是越听越黑。

    “这就是你说的,韩小兄弟要杀你?”

    片刻之后,戴安知将二人给提进了前堂中,这才给放了下来。

    在戴安知的质问之下,谢瑜琪缩着脖子,敢怒不敢言,只得暗暗轻啐了两声,咬着牙拼命白眼韩林。平时用的颇为顺手的小手段,戴安知这却是不顶用。

    倒了一肚子苦水之后,韩林倒是略微好受了些,只是有戴安知在场,韩林也不好继续与谢瑜琪纠缠下去,任由谢瑜琪白眼翻个不停,只当没这个人在一样。

    “那嗜血鳄的源晶呢,还不拿出来还给人家韩小兄弟?”

    见谢瑜琪丝毫没有悔意的样子,戴安知也是颇为头疼,无奈之下只好催促起谢瑜琪来。

    “没了!”

    谢瑜琪倒是很干脆,摆着一副分外光棍的表情。

    “那嗜血鳄的源晶对我有大用,自然是到手之后就吸收掉了,正经人谁会留到现在?”

    言下之意,大有那“已经没了,你能拿我怎样”的意思。

    “你!”

    饶是戴安知,也是让她给堵得话语一滞。

    “无妨,既然没了,就权当是喂小狗了。”

    戴安知帮韩林讨要那源晶时,韩林还稍稍有些期待,只是谢瑜琪一开口,韩林就已经将那点期待给打消了。

    说实在的,一枚三阶源晶,实际上也值不了多少玉脂钱,只是现在韩林身上一穷二白,才对这源晶耿耿于怀。

    “说谁小狗呢?!喂谁呢?!”

    韩林本是打算就此揭过,便是嘟囔了一句气话。谁料谢瑜琪当场就炸了,嗖的一下就要上前出手,只是被戴安知一把给按了下来。

    嘿,韩林当场就乐了。

    “那自然是谁搭话喂谁了。”

    你劫我财,我言语上占你两句便宜怎么了?

    韩林也是个不愿吃亏的主,有机会自然是要找补回来。

    “你!”

    谢瑜琪气极,当下即使有戴安知拦着,仍是爆出气势,朝着韩林压了过去。

    “哎!可千万别动手,咬着人可就不好了!”

    韩林微微退了一步,就这么眯眼瞅着谢瑜琪,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再开毒口。

    谢瑜琪终究是没有再动手,深深的看了韩林一眼后,忽然翻手取出一枚品阶不俗的源晶来,反手丢给了韩林。

    “那枚已经没了,还你一颗。”

    韩林伸手接住,是颗于嗜血鳄源晶品秩相仿的三阶源晶。

    瞅了一眼,韩林没有半分客气,直接是收了起来。

    不拿白不拿,此事就算彻底揭过了。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前堂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哈哈,倒是有些巧了。”

    就在三人落座后不久,一声爽朗的轻笑从门外传了进来,闻声之下,一时间谢瑜琪的坐姿多正了些。

    话音未落,当日击退血鳄领主的那个刘成便是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名年轻人。

    一身负巨斧的女子,一跛脚少年,一翩翩贵公子,一壮硕青年。

    “回来啦成哥!”

    见刘成一行人进来,戴安知赶忙主动迎了上去,韩林和谢瑜琪也赶忙起身。

    戴安知松了口气,总算是有其他人了,跟那两个小祖宗呆一块,实在是憋得慌。

    “都坐吧。”

    刘成率先落座,示意众人先坐下。

    三男一女,韩林有些印象,当日在那战场上都曾瞧见过。

    四人亦是瞧见了已经落座的韩林,皆是微微一愣,纷纷坐了下来。

    “韩小兄弟伤势恢复的如何?”

    刘成到时没急着说正事,反倒是打量起了韩林来。原以为还要多等些时日才能等来这位韩小兄弟,不曾想今日却是一同聚齐了,刘成虽是颇有些意外,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要知道,这少年先前可是硬抗了那血鳄领主的一击,能活下来已是极为惊人了,才不过两天,便已经是能活蹦乱跳了,刘成怪事见得不少,可这少年仍是让他惊讶不已。

    韩林微微愣神,对这人好像没什么印象,只是心念辗转之下,倒是隐隐有了些猜测。

    “回前辈,调养了两天以是无甚大碍了,这里还要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才是!”

    韩林起身,朝着刘成拱手深深一拜。

    “哦?你倒是有些意思。”

    刘成也是微微一愣,没料到初一见面,韩林就已经猜到他是谁了,当下只是笑着摆了摆手,示意韩林不必多礼。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拘礼。”

    果然,这人就是柳涵提起过的那个斩杀血鳄领主的神秘强者。

    看样子,同样也是那个指明要见他的大人了。

    “好了,既然都已经聚齐了,那咱们就提前聊一聊正事吧。”

    待得韩林坐下后,刘成也不耽搁,直接话锋一转,切入了正题。

    “算上这位韩小兄弟,你们一共五人,便是此次圣魂院的入选之人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尽管在此之前众人各有猜测,可当刘成说出来时,皆是纷纷一惊,难以置信!

    “前辈,圣魂院的入选不是需要那选拔之后才能确定的吗?”

    众人明显未猜到是此事,那翩翩贵公子当下便是率先拱手,向刘成请教到。

    “哼,傻了吧,刘叔和我就是此次负责考核圣魂院选拔的人!”

    谢瑜琪明显还在气头上,怒意未消,冷不丁的打岔了一句,轻哼道。

    刘成有些疑惑,当下望向戴安知,却见得后者也只是耸了耸肩,明显没有给刘成解惑的意思。

    韩林到时微微一惊,那谢瑜琪竟然是圣魂院的人。

    “原来如此,多谢姑娘解惑。”

    那贵公子倒是对谢瑜琪的语气不以为然,拱手道了声谢,当下碰了颗软钉子,谢瑜琪也没了置气的心思,不知哼哼唧唧的嘟囔了一句什么,便是脑袋歪向一边不再言语了。

    “成哥,此次的圣魂院选拔,真就不再举行了吗?”

    戴安知难得的神色一正,开口问道。

    作为圣魂院的考核之人,权柄之内刘成虽是可以不举行那选拔赛事,直接挑选人选,可此举终究是难以服众了些。

    “不必了,前些日的兽潮,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考核了,对安知你看人的眼光,我还是很信得过的。”

    刘成笑道,这在场的五位年轻人,便是那兽潮中最为瞩目的五人,论考核效果,普通的考核可能还远不如这兽潮。

    “既然如此,那此事我也就不多说了,回头给圣魂院和陛下的回执书里,老弟我就如实下笔了。”

    见刘成以下决定,戴安知便不再多说什么,此举实则他也比较认同,只是基于公事公办上,还是例行提一嘴的好。

    “无妨,到时候安知你如实下笔就可以了。”

    刘成倒是不介意,此事可能会有些闲言,却是无伤大雅。

    更何况,他刘成是会怕那些闲言碎语的人吗?

    “此番如此行事,除了省事外,主要还是为了省些时间。”

    刘成顿了顿,眸中罕见的露出一抹凝重。

    “前些时日圣炎山脉中突发的变故,此番我去深入探寻之下,已是有了些许眉目。此事着实是太过骇人了些,耽误不得,需尽早赶回去将消息上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