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技能全靠捡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八章 幕后之人
    直奔总塔高层,洛天现在最想找到的自然是天师大人。

    四大圣执之中,洛天也就认识天师与霓裳。而霓裳圣执在洛天看来,属于“比较没有脑子”那一种。

    关键时刻,还是天师靠谱。

    左看右看,四下找寻。洛天也没有见到天师或是霓裳的身影。

    一时之间,洛天稍稍有些焦急,再这么拖下去,很有可能庸亲王他们就完成刺驾了。

    “该死的,天师他们跑到哪去了。也不去救我,也不管事情,堂堂圣执都是干什么吃的!”

    洛天低声骂道。

    他当然不晓得,天师此时也已然猜到了不少,早已出发去阻止庸亲王了。

    逛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一位圣执。洛天十分失望,看来他得自己出发了。躲在角落,洛天目光随意扫了一位执事,然后变成他的模样,便准备从楼梯下去,离开武塔总塔。

    但也就在此时,洛天听到楼梯角落有低低议论声响起。

    “成败在此一举!”

    “庞圣师就在上面,我已经联系好了守门的老张。救出庞圣师,就在此刻!”

    “好,我这就通知其他人。你告诉老张,关闭阵法,打开大门!”

    “放心,老张靠得住的。”

    言毕,这两人开始分头行动。

    洛天与他们擦肩而过,其中一人深深的看了洛天一眼。

    然后突然是伸手拦下洛天,将他拽到一旁。

    噌,兵刃出鞘。

    这位三等执事一把剑横在了洛天的脖颈上。

    “兄弟,你刚刚听到了什么?”

    洛天淡定自若的道:“什么都没听到。”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最好信,否则会很难堪的。”

    “找死!”

    蓦地,这位执事居然还想跟洛天动手。

    洛天面对一等都能应战,区区三等,真不放在眼里。身上光芒一闪,化生决开!

    对方的剑斩过洛天的身躯,洛天则反手一拳击中他的脑袋。

    巨神刀决,三倍增力。

    一拳便将对方击倒,强横的力量冲击身躯,直接将其击晕。

    洛天生怕他醒的快,再补上几脚。

    化生决收敛,洛天将迅速将对方的执事牌,以及通讯晶石都掏了出来。再想了想,晶卡也一并拿走算了。也许用得上呢,嘿嘿嘿!

    做完这一切,洛天迅速再把对方的姿势摆好。至少也要摆出个五心向天的模样。装作是在修炼的样子。

    正撅着屁股忙碌着,身后又有执事走来。

    洛天转头一看,顿时两人的眼睛同时睁大。

    这不是他刚刚伪装变化的那位执事吗?

    这个人为什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片刻后。

    角落处,两位执事闭着眼睛,皆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在比赛修炼一般。

    洛天此时已然又换了伪装模样,变成了那位想营救庞圣师的三等执事。

    他手拿着通讯晶石,注入元气。

    靠着强大的伪装能力,专属通讯晶石也有了反应。

    关联的执事之中,只有一位姓张。以红色的力量标记,名为张全。

    毫不犹豫的,洛天开始联系张全。

    很快,张全的声音响起。

    “卫双,你搞定了?说动了多少人?庞圣师还等着我们呢!”

    洛天淡定的道:“不少人,等下你就打开大门,关闭阵法。”

    “没问题。这些都在庞圣师的预料之中。庞圣师说了,敌在皇宫。女皇陛下还等着我们去救呢!”

    “什么?”

    “你惊讶个屁啊。你刚知道这件事吗?”

    “不不不,我是说。现在去皇宫?”

    “你怕了?我等正义之士,岂能畏惧生死。庞圣师无端被污,明显就是有人在搞鬼。圣执靠不住,唐主事与岩山主事他们更是被仇恨冲昏了头。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抓捕洛天算个屁,拯救我大周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赶紧集合过来。我这就开始准备,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多只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洛天放下通讯晶石,眼眸之中光芒吞吐。

    皇宫?女皇陛下?

    庞老鬼到底是要过去救女皇陛下,还是杀女皇陛下?洛天怎么想都觉得会是后者。

    可庞老鬼就这么跑出去,还去皇宫,不是给他的同伙庸亲王找麻烦吗?武塔又不是吃素的。庞老鬼一离开,定然就是武塔大乱。接着万千执事就跟着庞老鬼一起去皇宫了。

    这是去帮忙的吗?怎么看都更像是去捣乱的。

    洛天轻笑一声,暗道庞老鬼也有想不明白的时候。估计去皇宫是假,逃跑是真吧。

    洛天轻笑着准备去告密。

    但刚走几步,洛天却是脑海之中又闪过一些画面。

    牧魂鬼府,那个从女皇陛下头上取下的皇冠。

    曾经的传说,女皇陛下是牧魂鬼宗子女的传闻。

    庞老鬼与牧魂鬼宗的关系,他们都是魔修,还曾经都在都城战斗过。

    等等,牧魂鬼府的那一只断臂。张胖子拿着当武器用的那个。

    诸多线索开始在洛天的脑海之中重叠。

    洛天想起了庞老鬼被审判时的镇定自若,想起了庞老鬼在此之前,还送了他笔记手册。

    想起了女皇陛下的头疼怪病,想到了冬将军的身死,想到了国师的身亡。

    须臾,一个可怕的可能在洛天的脑海之中形成。

    他此时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句话。

    女皇陛下,真的是好惹的吗?

    这个问题才是一切的关键。十岁即位,在位二十年。国家昌盛,邪恶摒除,妖魔压制,山河稳固。

    这样的女皇陛下,会是等闲之辈,任由阴谋宰割?

    庸亲王蛰伏二十年没有动手,是因为他不想吗?还是说他不能?只是这次方才找到了机会,不惜冒险一搏。

    那前二十年,是没有一点机会给他,还是他不敢有丝毫异动?

    洛天越想越觉得可怕。

    倘若他猜测的是真,那真是一场惊天阴谋。

    就像一盘错综复杂的棋局,原来洛天身为棋子在里面横冲直撞。但现在,洛天抬头一看,其实下棋的人,已经将自己的对手早就捅死。

    她正在闲庭信步的拨弄着双方的棋子,胜负自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