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时代在召唤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活宝四人组
    早已吓得神魂颠倒的许仙根本没心思看是谁救了他,只知道一个劲的道谢。

    程云一把将他扶住,笑道:“行了许仙,都是老熟人了,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哪来的人族修士,竟敢破坏我的计划,真是讨厌”。

    半路跳出个程咬金,让龙女的一番算计全部白费,恨的她牙痒痒,龙尾对着湖水一阵猛拍,掀起层层巨浪。

    “对了许仙,你今怎么这么闲,跑到这西湖来游山玩水了,你不是应该在医馆坐堂给人看病的吗”?程云问道。

    “我是被牡丹仙子约到这里来的”。

    许仙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得意却又不好意思的道。

    “白牡丹约了~你?”程云怀疑道。

    对此,他是一万个不信,就凭许仙也配得到这临安城中,所有青楼歌姬中的花魁青睐?

    许仙有貌吗?有,一点帅,但是比他帅的人多了去了;

    许仙有才吗?有,略懂诗词,但是比他才华横溢的更是数不胜数;

    许仙有财吗?有,粗茶淡饭,但是比他有钱的海了去了。

    所以除非白牡丹瞎了,否则他许仙不可能获得人白牡丹的青睐。

    “程兄你不信也没把法,就是牡丹仙子邀约的我,不信你看”。

    似是被他的蔑视所激怒,许仙拿出了一张鎏金的请柬。

    他将信将疑的拿过一看,还真是,请柬上书:妾闻君大才,解妾所有灯谜,特邀君西湖船上一会,万毋推辞,白牡丹笔!

    “你把她所有的灯谜都解出来了?”

    他忍不住多看了许仙一眼,这是有多无聊啊,才会去解这么多灯谜。

    许仙得意的拱手一笑,“哈哈,上元灯节嘛,不就是解谜猜灯的吗,惭愧惭愧。”

    “呃,我这是在夸他吗”?程云无语。

    “咦,果然六月的如孩的连,刚才还风起浪涌,现在又风平浪静了。”

    许仙望着重新平复下来的湖面对他一拱手,略显得意的道:“抱歉程兄,佳人有约,怕是不能和你再作闲聊了,改,改我再去府上,与程云唱古论今。”

    “去吧,去吧”。

    他面色古怪的看了眼许仙,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急得找死的。

    不过他也没想着阻止,救的了一次,救不了一世,况且看青的四个弟们就知道了,他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让这子吃点苦也挺好的,不是都吃一堑长一智吗。

    等了半,也不见湖下之人再做法,应该是怕自己会再次破坏他的好是,程云索性离开了,去找白素贞三人混合去。

    “终于走了”,湖中的龙女开心的摇头晃脑,“现在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随即,波澜不惊的湖面再次掀起惊涛骇浪,“噗通”一声,许仙终于掉入了湖中,被她所捕获。

    “嘻嘻,人类老公抓捕成功,回龙宫咯”,龙女腾空一跃,带着许仙往家里飞去。

    “大哥,怎么办啊现在,许大夫被主抓走了,这下他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完了完了,主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老二急得团团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别慌别慌,兄弟们都别慌”。

    老大站出来稳定人心,“一定会有办法,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老大背着手,摸着胡子,在那不停的转悠。

    “哎呀老大,你到底想出办法没有啊,急死我了真是”,老三是个急脾气,也是第一个耐不住性子的。

    “慌什么,想办法不要时间的吗?”老大瞪了他一眼,随后猛的想通了了,“有了。”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老大,你想出了什么办法?”三个人七嘴八舌的问道。

    “各位兄弟,咱哥几个现在要做的就是坦白”,老大悠然的摸着胡子道。

    “老大你疯了?咱们要是坦白的话会被主人打死的”,老二想也不想的张嘴反对道。

    “是啊老大,你活够了哥几个还想活呢,这都出的什么破主意”,老三也是一脸的唾弃。

    就连老四都是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老大,你该不会是老糊涂了吧?”

    三饶不配合让老大气的吹胡子瞪眼,“谁疯了,谁老糊涂了,你们三个听我完行不行!”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看来老大并没有老糊涂,所以三人同时点点,异口同声的道:“你!”

    老大用气急,用手指巍巍颤颤的指着他们道:“你们这三个兔崽子,听好了,我的坦白不是去向主人坦白,你们不想死,难道我就想死吗?”。

    “那我们向谁坦白?”老二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笨还不信”、“你笨还不信”、“你笨还不信”!

    “嘭嘭嘭”,接连三下头部暴击,老大这才感觉舒服多了,道:“当然是向老大坦白”。

    “老大?你不就是我们大哥吗”,老二听得一头雾水,随即恍然大悟,“奥,奥,你的是青老大。”

    “对啊,只要青老大肯护着我们,想必主人不会下死手”,老三兴奋的搓着手道。

    老四嘿嘿的傻笑几声,应和道:“是啊是啊,最多也就重伤,甚至可能是轻伤”。

    “恩?”老四的话一出,三人俱一脸黑线的看着他。

    “什么重伤,你不能盼我们点好吗”?“嘣”的一声,老二给了他一个脑瓜崩。

    “什么轻伤,就不能勉了惩处吗”?“嘣”的一声,老二给了他一个脑瓜崩。

    这时,老大的眼睛也瞟了过来,老四忙捂着额头,委屈的道:“老大我错,我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老大这才点点头,“唉,这才对了,果然年轻人还是要多多打击才能成才啊。”

    随后,几人急急忙忙的寻找青而去,这一次能不能死里逃生可就看青这个老大拉不拉他们一把了。

    西湖大不大,也不,废了四人一番劲后,总算是看到了程云四饶身影。

    “老大,老大”。

    “青老大”。

    “老大,是我们啊”。

    四人兴奋的声音高亢如大喇叭一般,传进程云几人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