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章节目录 088,阴暗面
    墨镜青年一枪落空,手又飞快地往腰上一抹,掏出一把左轮手枪。

    但还没等他将枪口对过来,楚天行已经一记劈空掌打出,隔空掌力瞬间飞越两尺空间,轰中墨镜青年胸膛。

    墨镜青年闷哼一声,踉跄后退着撞到电梯门上,又口鼻溢血地倒了下去。

    这人并没有内力,只有外炼筋骨级的外门武功。

    这固然令人很难对他提起警惕,有利于他突然袭击,但同样也使得他袭击失败之后,几乎没有可能在内力境武者手下逃走。

    楚天行只用一招目前威力并不算太大的劈空掌,就将墨镜青年打得瘫软在地,再起不能。

    打倒此人后,楚天行上前一脚踩在他兀自紧握着左轮手枪的手掌上,脚掌轻轻一碾,骨裂声起,墨镜青年整个手掌彻底扭曲变形,惨叫着松脱了手枪。

    听着那凄厉的惨叫声,看着那扭曲变形的手掌,楚天行面无表情,一脸平淡——这模样虽然冷了点,但至少看上去是杀伐果断的冷静理智,还能算是个正常的战斗天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舒小姐?”

    他居高临下俯瞰墨镜青年,冷声问道。

    舒灵歌这时也走了过来——她可是在异界末世历练过,连数以万计的行尸海都见识过,也不乏被丧失人性的幸存者用枪指着脑袋的经历,自然不会被现在这点小小的变故惊到。

    虽说这墨镜青年没有内力,确实不容易令人警惕,但以她的反应速度,也完全来得及在对方开枪之前闪开。

    不过尽管如此,当看到楚天行不假思索挡在她面前,用他高大雄壮的身躯将她挡在身后,她心里还是油然生出一种天塌不愁的安全感。

    那种感觉,让她很是受用,嘴角不知不觉,便浮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因着心情愉快,看到楚天行一脚踏碎那墨镜青年的手掌时,她也不觉得有什么过份。

    甚至对那墨镜青年,她都没那多少痛恨。

    她来到楚天行身旁,一脚踢开那把左轮手枪,淡淡问道:

    “说说吧,为什么要刺杀我?”

    墨镜青年手掌已痛到麻木,也不再惨叫了,只是一边咝咝抽着凉气,一边冷笑着说道:

    “你永远也别想知道为什么!”

    说完头一歪,就死了。

    “服毒?死这么快,氰化物么?”

    楚天行回头看向舒灵歌:

    “师姐,你认识这人么?”

    舒灵歌摇头:

    “我可以肯定,从来没有见过他。”

    楚天行眉头皱起,缓缓道:

    “这可就麻烦了。这人一言不合就自杀,分明就是个死士……”

    如果只是疯狂粉丝的个人行为还好,但如果不是……

    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这年头,培养死士,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说难,是因为现代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已经大不同于古代。

    想用寻常手段培养这种一言不合就服毒的死士,只能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自幼年就开始洗脑训练,花费的成本极高。

    说简单,则是因为世上有超凡武功。

    不仅有超凡武功,还存在异世界流落来的神奇道具,乃至与武道不同的秘术秘法。

    武道之中,本就有精神秘术。

    异世界流落过来的神奇道具、秘术秘法,也不乏稀奇古怪的能力。

    那用武道的精神秘术,或者能影响普通人意志的异界道具、秘术秘法,低成本速成一个死士,貌似也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因这墨镜青年没有内力,楚天行更加倾向于,他是一个速成死士。

    若是花费巨大成本自小培养的死士,又何必养出这么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废物?

    培养出内力境的死士它不香么?

    不过无论墨镜青年是哪种类型的死士,对舒灵歌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代表她被什么危险人物盯上了。

    虽然自来到这个世界,楚天行几乎就没有遇上真正的坏人。

    肖虎只是个中二少年;凤予飞是被邪物附体,影响了认知;就那个养妖食人的扶桑少年颇具反派气质,可他又不大明公民。

    尽管如此,楚天行也绝不会就此认为,大明帝国就是一片和谐,人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民间有丧心病狂的恶徒,权贵有损公肥私、仗势欺人乃至草菅人命的混蛋,锦衣卫等执法部门里边,肯定也有知法犯法的黑锦。

    世界就是这样。

    只要不是人人皆为圣贤的理想国,那就一定存在阴暗面。

    心里暗自推测了一番这墨镜青年可能的来历,楚天行又不动声色地用手抚过墨镜青年被他踩碎的手掌,以妙手空空的手法,取了几滴鲜血,送入衣兜里的魔方空间。

    魔方空间里的瑟琳娜,或许可以通过墨镜青年的血液,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取完鲜血,他又起身询问舒灵歌:

    “师姐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舒灵歌沉吟一阵,想起最近确实有得罪过某人。

    不过看了楚天行一眼,怀着某种担忧,她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摇头道:

    “最近事情太多,我也想不起有没有得罪过谁。算了,这件事还是报警吧。相信锦衣卫能查出这人的身份,查清事情的真相。”

    说着,她拿起电话,拨打锦衣卫的报警电话。

    电梯间有监控,墨镜青年的所作所为,早被监控拍下。他的死,也赖不到她和楚天行身上,舒灵歌报起警来,自是毫无顾虑。

    打完报警电话,她又对楚天行说道:

    “你今天就要开始比赛了,之后几天也都有比赛,这件事还是不要操心了。

    “放心,我在锦衣卫甚至东厂都有人脉,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别忘了,我可是在异界历练过,见识过各种大阵仗的实战高手,武功比现在的你还要高强呢。”

    楚天行笑着点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锦衣卫出警很快。

    楚天行二人只等了不到五分钟,几个锦衣卫就赶到了现场。

    舒灵歌跟他们交待了几句情况,又带着两个锦衣卫去拿监控录像。

    两个锦衣卫验尸官则戴着白手套,查看着墨镜青年的尸体。

    还有两个锦衣卫陪在楚天行身边,询问着他问题。

    “尸体的手是怎么回事?”

    “他手里有枪,我为了缴枪,打倒他之后,往他手上踩了一脚。那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持枪的凶手,紧张之下,就有些反应过激,用力过猛了一点。”

    “可以理解……说起来,我是不是见过你?”

    “呵呵,我上过电视。不过只是苍河市地方台。”

    “苍河市地方台?我想想……对了,你不是那个……打广告的那个楚天行吗?你骑着马,带着三十六员甲骑,赶到比赛现场的视频,现在网上都还有呢,播放量还挺高的。嘿,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在视频中看到过你。”

    “是苍河市武道大会青年组冠军,一市之尊楚天行。谢谢。”

    “……”

    “另外,锦官你既然看过广告,那有没有看射雕这部呢?”

    “倒是上网看了。不过我只看了个开头就没看了。小楚啊,你那本……怎么说呢?开头太平淡了,压根儿不知道谁是主角,我这种急性子根本看不下去……

    “当然我这并不是说小楚你书写得不好,只是可能不适合我吧。以后你要写一部开篇就有主角,一路战战战的,我一定拜读。”

    “呵呵,正常。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以后我一定会写一部锦官你说的那种。”

    两人聊了几句,舒灵歌带着两个锦衣卫取回了监控录像,接下来两人便跟着两个锦衣卫去局里录口供,另四个锦衣卫留下来清理现场。

    因为有录像作证,且墨镜青年的死是自己服毒,不关楚天行、舒灵歌的事,所以两人录完口供后,很快就出来了。

    之后舒灵歌便开车送楚天行回酒店。

    到了酒店,下车时楚天行又叮嘱她:

    “无论如何,师姐你最近还是小心谨慎些,在锦衣卫查出真相前,没事别出门了。”

    舒灵歌笑着点头:

    “放心,省级赛决赛时,我可是要唱你写的那首藏龙卧虎的,最近就呆在音乐室练歌,没事不会出门的。”

    楚天行这才与她挥手作别,自回酒店。

    目送楚天行进了酒店,舒灵歌将车开到一处停车位停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一个轻浮的男声:

    “灵歌呀,怎么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难道你终于想通了,要接受我的追求啦?”

    舒灵歌俏脸微沉,眼中浮出一抹厌恶,冷声道:

    “陈子荣,那个人是不是你派来的?”

    轻浮男声道:“灵歌,你这话我听不懂,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陈子荣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我警告你,别被我抓到把柄,否则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不待轻浮男声回应,她便挂断电话,发动汽车离去。

    另一边。

    一座园林别墅中,宽敞明亮的大卧室里。

    一个穿着睡袍的青年男子,脸色阴沉地用力一握,将手中电话捏得粉碎。

    看一眼床边,一个蜷曲着睡在床脚地板上,颈上套着项圈,浑身不着寸缕的女子,青年男子狠声道:

    “舒灵歌,我就知道,今天那家伙伤不了你。不过,那本来就只是一个警告。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也变成这样!”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