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章节目录 155,楚少爷的大排场【3/3】
    下午六点。

    距离全国大赛决赛开场还有一个小时。

    明都体育馆正门前,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人山人海。

    突然,一阵紧张激昂的乐声响起。

    只听这音乐,就有不少人惊咦一声,说道:“像是有大人物要出场的节奏啊!”

    没错,这音乐给人的感觉,就是有大人物行将登场。

    听到乐声的观众、记者们,正纷纷寻找音乐来源时。

    两队穿着黑色仿锦衣卫制式风衣,全员身高一米八以上,理着寸头,戴着墨镜的年轻帅哥,踩着音乐节奏,迈着整齐的步伐,分列大道两侧,一路小跑地向着体育馆大门跑来。

    这足足一百名高大英挺、着装整齐划一、神情冷峻严肃的帅小伙,加上那紧张激昂,隐隐震撼人心的音乐声,瞬间吸引了现场所有人。

    方才还一片喧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等待入场的观众,以及等着采访到场选手、各界名人的媒体记者,统统将视线投注到那两队帅气小伙身上。

    这时,又有一队黑色豪车,缓缓驶入众人视野。

    打头的乃是一辆八骏汽车“超影系列”加长豪车,外形霸气威严。

    跟着后面的八辆豪车,也都是低调奢华的八骏品牌,有绝地、翻羽、超光、腾雾等。

    这队豪车,在那紧张激昂,予人一种“大人物行将登场”感觉的音乐伴奏下,在那两队一路小跑的帅气小伙夹道护送下,于道中缓缓行驶,直奔场馆大门而来。

    现场观众以及媒体记者们哄地一声,围了过去,却并没有堵在路上,而是很有素质地等在大道两旁,好奇地围观。

    人群当中,一位身形高大威猛、面相成熟稳重,又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凶神恶煞,看上去像是个中年人的男子,微微叹了口气,自语一句:

    “中神通拜托,就勉为其难操作一下吧……”

    然后他开始用力鼓掌。

    天赋神力又附着雄浑内力的宽大手掌,彼此拍击之下,发出清脆又极具穿透力的掌声,在附近上百人耳畔清晰地响起。

    受此掌声鼓动,一些围观群众一脸懵逼地跟着鼓起了掌。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大道两旁的围观群众,在一种从众心理驱使下,也跟着使劲儿拍起了巴掌。

    加上大道两侧,人群中的记者们此起彼伏的闪光灯。

    愣是给整出了一种夹道欢迎的气氛……

    一百名帅小伙,小跑着夹道护送九辆豪车。

    再往外,是数以千记,“夹道欢迎”,热烈鼓掌的围观群众,以及不停拍照的媒体记者。

    这要是不明真相的人见了,肯定会满头雾水地问一句:

    “这是哪位大人物出巡?整这么大的排场?”

    没过多久,“大人物”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

    两队帅小伙,将车队护送到大门前,然后齐齐停步,同时转身,两两之间间隔一米,双手交叉置于小腹,摆出一副“人墙”保护的姿态。

    那队豪车,亦在为首的加长“超影”带领下,同时停靠在体育馆大门前。

    然后,一位帅气小伙上前,打开超影后座车门,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穿着黑风长风衣,戴着墨镜,梳着大背头的冷峻青年,以从容不迫的姿态,自后座下来,理了理衣襟,前行两步,暂时停步在场馆正门外的红毯前。

    看到这高大冷峻的青年。

    大道两侧的围观群众中,蓦地响起一阵惊呼:

    “卧槽,是楚天行!”

    “我去,他怎么整出这排场了?”

    “楚天行一直是个好排场的人啊!他在市冠决赛前的排场你们没有看过么?三十六员具装甲骑、铁血大旗,簇拥他一人啊!”

    “大丈夫当如是也!”

    “彼可取而代之!”

    惊呼声中,又有兴奋激动的欢呼声响起:

    “楚天行,楚天行,我爱你啊!”

    “楚天行,看这边!比心!”

    “楚天行,我要给你生猴子!”

    “楚天行是我的!诸姬,亮凶器吧!”

    各种惊叫、欢呼声,如浪潮一般膨胀开来,滚滚回荡在场馆上空。

    没有错,来者,正是楚天行。

    音乐是赌神坐车抵达赌场时的音乐。

    陪跑的是身怀武功,全员一米八的帅小伙,人数也有整一百。

    汽车全是一水的豪车。

    排场比赌神出场还大有没有!

    楚天行略侧首,半回头,以经典“背影男”的姿势,对着现场粉丝挥了挥手,嘴角微微挑起,浮出一抹优雅又不失霸气的微笑。

    这一幕,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中,定格在不知多少相机中,并于次日一早,出现在了不知多少报纸的头版头条中——

    必须说明的是,因为楚天行战衣背上印着“射雕英雄传”这五个金色大字,所以那些刊登了他经典背影男姿势的照片,也不得把这五个大字印了进去。

    不是没有人提过是不是给这五个字打码或是P掉这五个字,但那样子会破坏掉照片的整体气势。

    再说那五个字乃是楚天行亲笔所书,用的是东邪亲传书法,字体宛若飞龙在天,大气磅礴霸气十足,本身就极具艺术美感。

    因此所有的报纸斟酌再三,最后还是只得捏着鼻子,让他白蹭了这次广告。

    现场,此刻。

    随着楚天行这挥手一笑。

    兴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不少激动的女粉丝施展轻功腾空而起,就欲越过人墙冲到楚天行身边。

    但楚天行请的这一批群众演员都是专业的。

    都演过保镖、保安、护卫、金牌打手、尸体等等龙套角色。

    所以当那些女粉丝们试图从头顶越过他们时。

    群众演员们或旱地拔葱纵身而起,一把抓住女粉丝脚踝将之生拽下来,或是飞出套索,把女粉丝直接从空中套下。

    总之,没有一个女粉丝能够逾越两侧的人墙。

    楚天行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从他下来的那辆豪车上,又下来一位穿着白色露肩晚礼服的高挑少女。

    正是秦玲。

    她走到楚天行身边,挽起了他的胳膊。

    后方一辆豪车车门也随之开启。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舒灵歌,以及一身帅气双排扣大红长风衣,梳着马尾,作男装打扮的钟玉卓自那辆车上下来,来到楚天行、秦玲身后。

    楚天行一手挎着秦玲,再次转身,对激动的粉丝们挥了挥手,从容踏上红毯。

    舒灵歌挽起钟玉卓的胳膊,二人落后楚天行、秦玲一步,跟着他俩踏上了红毯。

    刚刚踏上红毯。

    闪光灯的烈度又提升了一个台阶。

    无数长枪短炮,自红毯两侧递过来,无数媒体记者,七嘴八舌纷纷发问:

    “楚先生楚先生,我是星娱报记者,请问你在今天的决赛之前,安排这样的大排场,是不是表明你对决赛志在必得?”

    “是。青年组冠军非我莫属。”

    “楚先生,你赛前就放言冠军非你莫属,万一失败……”

    “没有万一。”

    “楚先生,秦玲小姐今晚也有少年组冠军赛要打,她会穿着这一身礼服登场么?”

    “你想得真美。”

    “楚先生,我们注意到,凡是您的比赛,舒小姐每场不落,必定到场观战,且每一次都与您一起进入场馆。还有钟小姐,她已经在四分之一决赛遭遇淘汰,为什么还会亲临现场观战?是特意来为您助威么?您跟舒小姐、钟小姐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非常纯洁的师姐弟关系。”

    “舒小姐,请问您究竟是在跟楚先生交往,还是在跟钟小姐交往?”

    “钟小姐,您今天这一身男装打扮格外俊俏,并且十分大气。请问您喜欢的是同性么?您其实是在跟舒小姐交往是吗?您一直与楚先生、秦小姐、舒小姐一起抵达场馆,你们的关系一直扑朔迷离,引人猜测,现在您终于决定不作隐瞒,向公众揭晓谜底了么?”

    “秦小姐,您跟楚先生……”

    记者们不单逮着楚天行发问,实力稍逊,没机会将话筒凑到楚天行跟前的记者们,也纷纷对着秦玲、舒灵歌、钟玉卓发问。

    尤其是钟玉卓,今天这身男装打扮格外出挑,吸引了不少记者的火力。

    钟玉卓被记者缠得不耐烦,冷脸说了一句:

    “我即帅又美,粉丝群体中,男粉跟女粉一样多,那我既喜欢男人,又喜欢女人,有什么问题?”

    轰!

    记者一片哗然,旋即变得更加兴奋,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发出更加犀利的问题:

    “舒小姐,钟小姐说的是真的么?你们是在交往么?你们有住一起么?钟小姐说她还喜欢男人,请问她的男朋友您认识么?你们是怎么处理这种复杂关系的?”

    舒灵歌一脸无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拽着钟玉卓,跟着楚天行,匆匆向着场馆内奔去。

    好不容易突入场馆,摆脱记者,舒灵歌埋怨道:

    “玉卓你真是的,那种话怎么能当着记者的面说出来?

    “你说一分,他们就敢添油加醋给你脑补到十分!

    “正规大报还好,一些专门刊载花边新闻的八卦小报,说不定会编出你和我和你的男朋友睡一张床上的故事来……”

    钟玉卓倒是不以为然,反而嘀咕了一句:

    “那恐怕是迟早的事……”

    “……”舒灵歌简直想一脚将她踹飞。

    赛前插曲过后。

    钟玉卓独自前往观众席。

    舒灵歌则去了化妆间,为今晚登场表演节目作准备。

    楚天行跟秦玲前往选手休息室。

    “玲儿,你今天真是美极了。”

    分开前,楚天行再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秦玲一番,赞许道。

    那小露香肩的白色晚礼服,将她天鹅般修长优雅的玉颈、盈盈一握的纤腰、弧度完美的胯部曲线衬托得淋漓尽致。

    齐膝的裙摆下,小腿修长笔直,肌肤雪白紧致,宛若玉石,仿佛天工雕琢的艺术品。

    一双造型精美的水晶凉鞋,包裹着她晶莹剔透、精致小巧的纤美玉足。

    恰到好处的衣妆,加上她本身的容貌、身形,令得此刻的她,仿佛一位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

    完美无瑕。

    得楚天行如此盛赞,秦玲又是开心,又有些羞赧,垂下脑袋,抬手挽了一下垂落至耳畔的发丝,轻声道:“你喜欢就好。”

    楚天行道:

    “等你过生日,再穿这身给我看。”

    秦玲微一点头:“嗯。”

    “好了,你去准备吧。”

    楚天行招了招手,从一位随后跟进来的群众演员手里,接过一只背包,递给了秦玲。

    登场比赛,显然不能穿这样的礼服。

    秦玲接过背包,含羞带笑地看了楚天行一眼,朝着少年组女子休息室那边走去。

    “好好打,玲儿,少年组冠军一定是你的。”

    “你也努力!”

    秦玲停步回头,握着拳头,对他作了个努力的手势。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分开。

    ……

    “小楚很会整活儿嘛!”

    在体育馆办公大楼最高层的一间办公室落地窗前,全程看完了楚天行出场秀的星殒剑尊,抿唇一笑:

    “每逢重要赛事,他是必打广告。难怪他销量能节节拔高……

    “我看要不是霸拳馆唐战跟他是对头,他这次全国赛决战,怕是也会跟省赛时请钟玉卓配合打广告一样,请唐战配合着打一出广告。”

    侍立一旁的小凌语气刻板地说道:

    “需不需要请楚天行替剑尊大人设计一款广告,帮助剑尊大人提升销量?”

    星殒剑尊认真思考了三秒钟,摇头道:

    “算了,我的,一般人境界不够,不可能看懂的。

    “就算小楚的粉丝看在他的面上,花钱买了我的,可恐怕也不会有几个人能够看懂。

    “书的下场,只会是被束之高阁,躺着吃灰。”

    顿了顿,她双手环抱胸口,俯视高楼下方,体育馆正门前的攘攘人群,语气深沉地说道:

    “我宁可我的一本都卖不出去,也不愿意被读不懂的人,带回去当摆设。

    “这就是我,一个不从俗流的作家的尊严!”

    小凌热烈鼓掌。

    剑尊白她一眼:“你鼓掌作甚?”

    小凌面无表情:“按照人类的行为逻辑,大人物发表精彩演讲,听众不是应该鼓掌应和么?”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拍给谁听呢?”

    剑尊没好气地白她一眼:

    “你呀,要学的还多着呢。走了,去赛场,准备看比赛了。”

    “现在就去吗?楚天行的比赛,要八点半才会开始。”

    “现在就去。今晚的歌舞表演也不少,有些也值得一看。尤其是舒灵歌的表演,我很喜欢她的歌。嗯,她今天要唱的,就是小楚创作的那首缘份一道桥。可惜小楚今天要比赛,没法儿上场表演节目了……”

    “剑尊大人,你可以让组委会在他比赛获胜后,邀请他登台表演一个节目。比如钢琴独奏?”

    “咦,这个可以有。小楚比赛打赢了,心情一定会很好,请他表演节目,他应该不会推辞。说起来,他上次在舒灵歌演唱会上,弹的那支曲子还真不错……”

    【今天又有一万三,求勒个票~!月票,推荐票都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