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187,眼里只有楚天行【2/3】
    “继续交流?”

    下午,楚天行又接到了武道总会张牧之副会长打来的电话,不禁笑道:

    “张会长,我昨天可是和兵藤新兵卫交流了整整十个小时,足球场都打成稀烂了,今天你又叫我来交流……

    “张大宗师,张前辈,您就放过我吧……

    “我知道昨天那场见面会还没开完,可那不是因为兵藤他挑战我么?

    “这样,我派秦玲和薛子薇过来行不行?”

    挂断电话,楚天行招呼秦玲:

    “玲儿,你待会儿跟子薇过去武道总会一趟,继续昨天没开完的见面交流会。”

    秦玲满脸不乐意:

    “你就不去呀?”

    “我这儿正码字呢。”

    楚天行理由很充分:

    “虽然已经攒了十几万字的稿子了,可射雕都快开机了,等到进了剧组,又要演戏又要兼顾日常修炼,就没多少时间码字了,得多攒点稿子出来。”

    秦玲嘀咕一句:

    “你现在一天都只需要睡一个小时,甚至不睡都可以,怎么会没有时间?”

    话虽如此,她还是换了身衣服,下楼去薛子薇房间,叫上她一起前往武道总会。

    到了武道总会,走进会议厅中,就见昨天来过的几个大明青少年武者,今天也都来了。

    扶桑交流团的成员们,也已全员到齐。

    当然坂上明兄妹就不在了,他们本来也不是交流团的成员。

    见到秦玲和薛子薇进来,兵藤新兵卫先冲她俩微笑致意,等了一会儿,再不见人进来,不禁问道:

    “秦君、薛君,楚君今天没来吗?”

    秦玲微笑道:

    “抱歉啊诸位,楚天行今天有事要忙,所以就不过来了。托我给大家道个歉。”

    听说楚天行不来,扶桑交流团的成员们,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楚天行昨天太勇了,经过长达十个小时鏖战,生生熬败了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兵藤新兵卫。

    虽然这并不会影响他们对兵藤新兵卫的尊重和期待,可再让他们面对楚天行……

    每一个扶桑交流团的青少年武者,都会有种面对大魔王、压力山大的感觉。

    所以楚天行没来,大家都感觉很轻松,很惬意,阳光都灿烂了起来。

    其他人心下轻松,兵藤新兵卫眼中却闪过一抹失望:

    “楚君今天真的没来啊……”

    “楚天行没来,这不还有我吗?”

    薛子薇背着双手,昂然而立,身上竟有几分宗师气场:

    “你眼里只有楚天行吗?

    “我薛子薇身为电音如来徒孙,十九岁的罡气种子,难道就没有资格与你论武吗?”

    兵藤新兵卫连忙起身,躬身一揖,歉意道:

    “抱歉,薛君,是我失言了。”

    薛子薇微微一笑,保持着宗师气场,却将声音凝成一线,传音入密:

    “兵藤君,你不会是喜欢上楚天行了吧?”

    “啊?”兵藤一怔,眼中闪过一抹茫然:“薛君你,这话,这话从何说起?”

    薛子薇道:

    “啧,看样子,你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内心呢。不过虽然你还没有看清自己的内心,但昨天那个由你主动造成的公主抱,已经充分暴露了你的潜意识。

    “不过我还是要劝一劝你。兵藤君,你虽然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但是……楚天行钢铁直男,真不好这一口。你还是放弃吧,不会有结果的。”

    兵藤新兵卫眼神仍是一片茫然,但又隐隐有着丝丝失措闪烁,面容虽然平静如昔,也不见变色,可耳根隐隐有点发红,语气也稍微有点不平静:

    “薛君你……你说笑了。”

    薛子薇道:

    “但愿只是说笑哦……”

    两人这番交流,都是传音入密,站在薛子薇身边的秦玲,都不知道她跟兵藤说了些什么。

    而在场几个大宗师,也不会无聊到去截听二人的悄悄话,因此这番对话,只有薛子薇和兵藤新兵卫自己知道。

    接下来,待薛子薇与秦玲入座后,又等来几个大明的青少年武者,见面交流会正式开始。

    青少年武者们谈武论道,交流着彼此对武道的见解。说到言语无法辩清时,还会下场切磋几招。

    会议厅的空间还算宽敞,容得下内力境武者切磋。

    当然,薛子薇、兵藤新兵卫这等准大宗师要是动手切磋,这空间就远远不够了。

    不过今天兵藤新兵卫没怎么发言,大部分时间似乎都在走神。

    扶桑的青少年武者们,以为他仍然沉浸在负于楚天行手下,以及与坂上雪乃分手的失落当中,对此也能表示理解。

    就连芹泽士郎等三位领队,也理解兵藤新兵卫此时的状态,并未苛责他的失神,只琢磨着会后得好好开导他一番,免得他长时间沉浸在这失落之中,影响了心态,甚至形成心魔,对未来的修行造成不好的影响。

    交流会下午先开了两个小时,吃过晚饭又继续。

    直到晚上九点,今天这场交流会方才结束。

    参与交流的两方武者,都感觉有所收获,散会后相当合谐地彼此道别。

    送走华夏的青少年武者后,兵藤新兵卫刚要回房间,芹泽士郎便叫住他:

    “新兵卫,等一等,我有几句要对你说。”

    兵藤躬身一礼:

    “会长请讲。”

    芹泽凝视着他的眼睛,沉吟一阵,缓缓说道:

    “你和坂上雪乃的事情,我知道一点。但大丈夫何患无妻?以你的潜力,未来必将光辉万丈,到时候还愁找不到愿意与你共渡此生的伴侣么?

    “当然,我这样的老头子,观念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说的话你可能听不进去。但你深孚众望,乃是众望所归的扶桑未来守护神。不要因儿女私情,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

    兵藤新兵卫沉默着抿了抿唇,轻声道:

    “会长的教诲,我记下了。我绝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芹泽士郎缓缓颔首:

    “如此最好。另外,败在楚天行手下的事,你也不要多想。

    “我辈武者,固然当有一颗争雄好胜之心,可你这样的罡气种子,与我这种老朽不同。你根本不必执着于一时的胜负,只需将目光,始终锁定那凡俗之上的境界。

    “只要未来能击破神人界限,跻身众神之林,那今日之败,又算得了什么呢?”

    兵藤新兵卫深深一躬:

    “多谢会长教诲,在下铭记于心。”

    见他语气诚恳,方才那种略显失落的气息亦是一扫而空,芹泽士郎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新兵卫你外表柔弱,内心却有着常人难及的坚韧。一时的挫折,绝不会将你击败。继续努力吧,你是最优秀的!”

    用力拍了拍新兵卫略显单薄的肩头,芹泽士郎自觉这次勉励已经到位,便大步离去。

    看着芹泽士郎的背影,新兵卫唇角浮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

    “今天的交流会收获如何?”

    酒店套房客厅,楚天行一边飞快码字,一边问刚刚回来的秦玲。

    秦玲敞着卧室门,在里面换着衣服,口中说道:

    “还不错,扶桑武道果然颇有些独到之处。虽然大家都不会将自己真本事说出来,但仅仅一些泛泛而谈的理念,就已经足以让人收获不小。”

    楚天行笑道:

    “有收获就好。武道修行,本来就是要多多交流,博采众长。闭门造车、固步自封可是要不得。”

    秦玲道:

    “说起来,兵藤新兵卫今天见你没有去,可是有点失望呢。之后交流时也有点心不焉,没怎么说话。

    “我看那家伙性子怕是不像传闻中那般谦逊平和,骨子里颇有几分傲气,眼里只看得到你,连薛姐姐这位电音如来的徒孙都看不入眼呢。”

    楚天行哈哈一笑:

    “这你倒是猜错了。兵藤新兵卫……虽然持剑在手时锋芒毕露,但秉性还真就一点都不傲,反而有些柔弱。这一点,子薇看得比你准。”

    秦玲奇道:

    “那他为什么一副只想跟你交流的样子?”

    楚天行随口说道:

    “他恐怕是在昨晚败阵之后,悟出了什么绝招,想在我面前秀一下。

    “结果我却没去,他便有些失望了。”

    秦玲讶然:

    “不会吧?那你不是说他一点都不傲么?

    “既然不傲气,那又怎会在悟出绝招后,还想在你面前秀一下?”

    楚天行看着电脑屏幕,十指快若幻影,敲出暴雨般的噼啪声:

    “我就是随便一猜,至于有没有猜对,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我猜的,总有些可能吧?”

    秦玲想了想,摇头道:

    “我是个可怜的小笨蛋,搞不懂你们这些天才的想法。”

    楚天行哑然失笑:

    “玲儿你可不笨,你也是文武双全的小天才啊。”

    秦玲嘟了嘟嘴:“跟你们一比,我就成笨蛋了。”

    顿了顿,又问他:

    “你现在要洗澡么?”

    “稍等,我得先码完这一段剧情……”

    “噢,快点啊,等着你呢。”

    “嗯。对了,在你参加交流会期间,我接到了皇明影业穆总的电话。通知我们明天下午四点,在皇明影业总部举行射雕开机发布会,让我们务必要在两点钟赶到,筹备发布会事宜。”

    “知道啦!哎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合适?”

    “这个你不用操心,皇明影业的造型师会帮你搞定的。”

    “噢,好的。”

    完成一段完整的剧情后,楚天行略作检查,存档关机,和秦玲一起冲澡去了。

    顺便还帮她做了套成长操……

    次日一早。

    楚天行正晨炼时,接到了坂上雪乃的电话:

    “楚君,您上午有空吗?”

    “是出版合同的事吧?上午的话,我随时有空,你什么时间过来都可以。”

    “好的,那我上午九点,到您下榻的酒店,将合同送到你房间来。能告诉你您具体的房间号吗?”

    “好的,我的房间号是……”

    通完电话,楚天行又接着打起了易筋锻骨篇。

    打完易筋锻骨篇,他去到客厅,秦玲已穿着运动背心、紧身短裤等着他了。

    看到他出来,秦玲二话不说,腾空而起,修长笔直的雪白美腿炮弹一般疾轰而来。

    楚天行轻笑一声,开始了今天的日常对练。

    对练结束后,楚天行一边帮秦玲往腿脚上搓着药膏,一边赞道:

    “玲儿你的浮光掠影腿法又进步了。之前只能凌空十分钟不落地,现在已可以坚持到十二分钟。并且速度、力度、角度,都比之前有了长足的进步。”

    秦玲得意一笑:

    “是吧?我进步也是挺快的吧?”

    完了又有点担忧:

    “天行,我感觉最近腿好像变粗了一点,不会是腿法修炼过度,肌肉膨胀了吧?你仔细看看有没有?”

    “并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我每天亲自用手丈量,你腿上有什么变化,我难道还不清楚么?放心好了,小腿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皮肤还更好了。”

    “我是说大腿啦!大腿肌肉有没有膨胀?”

    “大腿也是一样的。你呀,就是心理作用,感觉腿脚更有力了,便怀疑肌肉膨胀变粗了。可剑尊传授的腿法,又不是靠筋骨肌肉发力的外功……放心,你体脂率保持得极好,腿围也是正好,饱满浑圆又不失柔软,不会变成魔鬼筋肉玲的。”

    “那就好……”

    ……

    坂上雪乃穿着水手服、百褶裙,从出租车上下来,抱着公文包,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着酒店正门行去。

    正行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微微一怔:

    “兵藤君……”

    兵藤新兵卫穿着一身宽大的武士服,正缓步向着酒店走来,撞见坂上雪乃,也是一怔:

    “雪乃……”

    两人默默对视,相顾无言。

    过了好一阵,雪乃才展颜一笑:

    “兵藤君你这是……来找楚君的么?”

    兵藤看着她月光般清纯娇美的笑脸,轻声道:

    “嗯。前晚一败,我悟出了新的招式,本来想和楚君交流一下,没想到楚君昨天并没有去参加交流会。张会长告诉我,楚君就下榻在这家酒店。所以,我就想过来找他交流。”

    雪乃眼睛一亮:“你还要和他比武吗?有了战胜他的把握么?”

    兵藤新兵卫侧首,避开她亮晶晶的双眼,“不是比武,只是交流。楚君……他是不会败的。至少,我不可能打败他。”

    雪乃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所以,你已经因为那一次失败,彻底丧失战胜他的自信了吗?”

    兵藤沉默一阵:“抱歉,雪乃,我丧失的不是自信……而是,向他出剑的意愿。我已经没有任何意愿,向他挥剑了。”

    雪乃手掌不知不觉,缓缓攥紧:

    “为什么?我知道你……心中的柔软,也知道你不是争强好胜的性子。可是……为什么连向他挥剑的意愿都没有了?难道你……”

    兵藤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过了好久,才艰难地说了一句:“抱歉。”

    良久的沉默。

    坂上雪乃苦涩一笑:“我明白了。”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将拎着公文包的手背到身后,站直双腿,一挺胸口,调整了一下表情,对着兵藤偏头一笑,说道:

    “我现在这样子可爱么?”

    兵藤点头:

    “很可爱。雪乃你一直是最可爱的。”

    “那楚君会不会喜欢上我?”

    “不知道。”

    坂上雪乃嘟了嘟嘴:

    “那如果我想让他喜欢上我,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

    “那你当初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我只是觉得,身为最优秀的男子汉,应该喜欢一个最优秀的女孩子。所以我就……”

    “你这个大笨蛋!”

    “抱歉。”

    “你只会说抱歉么?”

    “……抱歉。”

    “可恶!在我出来之前,你不准进去找楚君!我走了!”

    银发一甩,美少女迈着傲骄的步伐向着酒店大门走去。

    美少年站在外边,一脸无奈地目送她入内,当真听她吩咐,没往酒店里去。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