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章节目录 212,神来一剑,灭口【3/3】
    当墨镜男那刚烈绝决、似要灭杀一切,将万物一分为二的猛烈刀芒反卷而来时。

    直面这一刀的楚天行,都不禁眉心刺痛,隐隐生出连精神、灵魂都要被此刀撕裂的感觉。

    不过。

    楚天行从来都不会受到任何意识层面的干扰,种种幻觉,对他皆只如清风拂面,永远撼动不了他那仿佛亘古不化的玄冰一般,平静无波的心境。

    刀光临头,雪饮刀已被荡开,不及收刀自守。

    而这一记凌厉无匹的“绝刀”,护身气劲也好,坚逾钢铁的皮肉筋骨也罢,都不可能抵挡得住。

    即使真气境大宗师,若妄想用肉身硬挡,也只有被一刀两断的下场。

    但楚天行不慌不忙,左手虚握,往前倏地一送,作刺击之势。

    随着他这一刺。

    青虹剑平空浮现在他手中,天青色的剑身,横空划出一道笔直的匹练。

    这一剑奇快无比。

    剑出之时,剑身纹丝不动,剑尖则微微轻颤,咄咄有声,仿佛灵蛇吐信,在捕捉信息。旋即剑尖蓦地一定,循捕捉到的信息,叮地一声,直刺在疾斩而来的雁翎刀刀刃之上。

    只这一刺。

    便像是刺中了毒蛇七寸,又像是命中了致命的罩门,那仿佛不可阻挡的刀光,蓦地黯淡下来,刀身嗡地一颤,刀刃被剑尖刺中处,更是迸开一个绿豆般细小的裂口。

    墨镜男这得了绝刀神髓的一刀绝杀,居然就这么被截停了。

    墨镜男神情一片呆滞,隐有惊愕。

    楚天行唇角含笑,高深莫测。

    其实像这样的神来一剑,他在与猿公对练之时,连出一百剑、一千剑,也才能偶尔刺出一剑。

    但此刻在绝刀刀意逼迫之下,他与猿公对练四百二十个小时的积累全面爆发。

    只是循冥冥之中的直感随手刺出一剑,就刺出了这神来一剑,如同此前猿公投影破他奔雷剑诀时一般,一剑正中墨镜男这一刀气机运转时,最为薄弱的一点。

    且那一点,也正是他那口雁翎刀刀刃之上,最脆弱的一处弱点。

    于是墨镜男这一刀戛然而止。

    刀上蕴含的劲力,像是被针扎破的汽球一般,自刀刃迸裂之处,瞬间流失一空。

    墨镜男惊愕无比,难以置信。

    楚天行却没有停下攻击的节奏。

    他唇角带笑,右手长刀反手一撩,雪崩般白茫茫的刀气倒卷而起,裂空斩向墨镜男。

    墨镜男陡然惊醒过来,收起心中震惊沮丧,又恢复古井无波的表情,但隐藏在镜片下的双眼,已在隐蔽地用余光寻找退路。

    楚天行……

    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了。

    这个怪物,一边拍戏,一边连载,一边沉迷美色,武功居然还没有落下半点。

    不仅没有荒废,反而比他与张阳、兵藤新兵卫对战时更强了。

    墨镜男看过他与张阳比武的录像,也看过组织情报人员,从武道总会弄出来的他与兵藤新兵卫对决时的录像。

    按照那两场比武时,楚天行展示出来的实力,即使正面硬冲,墨镜男本来也有把握,百招之内,斩下他的人头。

    偷袭的话,更是有可能一招建功,将之斩首。

    这一周来,墨镜男一直在暗中观察。

    判断剧组人员的实力,观察剧组当中,有没有隐藏的高手。

    观察楚天行是否有在偷偷加练,其荒废武功是不是故意作出来的假象。

    为此,墨镜男甚至还混进剧组做了一个群众演员,参演过几场骑兵大战。

    经过这一个星期的暗中观察,墨镜男已能确定,剧组当中,并没有隐藏能够挡住他的高手。

    楚天行也确实是白天晚上都在连轴转地拍戏,一有空就用笔记本电脑码字,休息时不是跟秦玲、舒灵歌等人聊天,就是在与剧组其他演员交流。

    夜深停工时,本是加练的好时机。

    可墨镜男注意到,舒灵歌、钟玉卓、薛子薇就经常在夜里钻进他的帐蓬,直到次日开工前才出来。

    这让墨镜男无比笃定,楚天行是真的荒废了修行。

    这样一个已经足足一个多月,都没有认真修行过的家伙,再是天才了得,又怎可能挡得住他的刺杀?

    所以墨镜男出手了。

    然后就悲剧了。

    楚天行武功不但没有荒废,反而大有进步。

    甚至还掌握了一手强得莫明其妙的剑术。

    随手一刺,就破掉了他至强的绝杀一刀。

    这个怪物,究竟是怎么修炼的?

    就算他每天晚上喂饱那些女人后,能抽出个把两个钟头修炼,可这么一点时间,也最多勉强够他维持住原本的修为不退步。

    又怎么可能用每天那么一点点的修炼时间,进步到这种程度?

    墨镜男心中怀着对“怪物”的疑惑,以及一点愤怒,几分嫉妒,挥刀斩出层层叠叠的雪亮刀罡,抵挡那逆冲而上的雪崩刀气。

    铛!

    悠长的金铁交击声中,他那绵密如网,层层叠叠,韧性十足的刀罡,将那道巨大无匹的雪亮刀气层层削弱,消弥无形,并借着与刀气对拼时的巨大反震之力,逆向冲飞而起,向着崖顶飞去。

    “想跑?”

    楚天行哈哈一笑:

    “在我面前,岂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将雪饮刀往地上一插,抬手一指,一股奇寒指力激射而出,离指三寸即化为一枚冰刃,闪电飞射之时,不断吸附空气中的水汽,体积飞速膨胀,转眼之间,就化为一道尺长冰棱,疾追正往崖顶倒飞的墨镜男。

    墨镜男不知这一道冰棱有何玄妙,只本能察觉到危险,不敢让它近身,挥刀劈出一道匹练般的刀芒。

    以墨镜男的武功,这一刀自不会落空,正中那激射而来的冰棱。

    随后,便是一记惊天动地的爆炸。

    那冰棱,正是帝释天绝学之一,帝天狂雷!

    化冰为雷,狂轰滥炸,俨如仙侠中的雷法。

    爆雷般的爆炸声中,狂暴的冲击波横扫狂飙,将崖壁炸出硕大缺口,掉落大块碎石。

    而直面爆炸的墨镜男手腕一麻,雁翎刀脱手飞出,胸口更是如遭雷击,尽管以护身气劲挡下了大半爆炸威力,但还是闷哼一声,口角溢出一抹血渍。

    更有一股比之前楚天行的刀劲更寒更冷的奇寒劲力,随爆炸冲击波附着在他身上,无孔不入地渗透着他的皮肤肌肉,经脉穴窍,要将他冻成冰雕。

    墨镜男狂吼一声,气劲勃发,硬生生将那奇寒劲力排除出去。

    但这一来,他向上冲飞之势,立刻迟缓下来,甚至开始向下跌落。

    墨镜男心中一惊,一掌拍在前方虚空处,掌心气浪震荡,与前方空气对冲形成一股反震之力,推动身体向着崖壁飘去。

    然而还未等他飘近崖壁,又一枚尺长冰棱电射而来。

    墨镜男咬牙切齿,怒吼一声,撮掌为刀,一刀疾斩,在冰棱距他尚有十尺时,即挥出一道刀气,斩中冰棱。

    然而,这冰棱是假的,根本就没有威力。

    帝天狂雷威力虽猛,但消耗实在太大。

    帝释天能随意挥霍帝天狂雷,是仗着身负千年修为,功力深不见底。

    而楚天行如今的功力,一发帝天狂雷,不仅要耗掉他一成内力,还要消耗一枚冰属性真气种子。

    虽然功力很快就能恢复,已经凝炼过一次的真气种子,即使耗掉,也只需个把钟头,就能重修回来,但这样的消耗,还是有些太大,非必要时,楚天行也不想随意消耗真气种子。

    毕竟,就算战后能快速重修回来,可在战斗过程中,少一枚真气种子,实力就会折损一分。

    真气种子消耗多了,实力可就要跌落下去了。

    因此以一发帝天神雷,打落墨镜男的雁翎刀,并令其受到内伤,且阻止了他的逃离之势后,楚天行这第二发冰棱,就只是内无劲力,虚有其表的真正冰棱。

    目的不过是诱使墨镜男出手抵挡,阻止其靠近崖壁借力。

    果然,墨镜男全力而发的一记手刀,隔空劈碎冰棱之后,身形已无力向着崖壁靠拢,再度向下跌落。

    虽然他很快就出掌震荡空气,借力继续飘向崖壁,可楚天行此时已足踏崖壁,在近乎垂直的陡峭崖壁上,如履平地般狂奔而来。

    一边飞奔,一边刀剑齐施。

    一道道雪崩般的白色刀气,一道道奔雷闪电般的灼热剑气,密密麻麻向着墨镜男绞杀而来。

    墨镜男终于飘飞至崖壁上,有了立足借力之地。

    然而此时楚天行已距他不到三十米,且无数道刀气、剑气正铺天盖地般绞杀而来。

    墨镜男失了雁翎刀,手无寸铁,自不敢将后背卖给楚天行,不顾一切向崖顶奔逃,只能双脚稳稳扎在崖壁之上,强鼓劲力,以手代刀,挥斩出道道刀气,阻挡那绞杀而来的漫天刀气、剑气。

    隔空刀气、剑气,威力不及刀剑本身,尚可用手刀挥出的刀气勉强抵挡。

    可当楚天行飞速跨越这三十米距离,追至墨镜男身前,雪饮刀、青虹剑一左一右斩杀而来时,墨镜男只能黯然一叹,举起了双手:

    “我投……”

    话音未落,他心脏重重一跳,似有一颗无形的炸弹,在心脏中引爆,当即眼珠一突,噗地喷出一口鲜血,稳稳扎在崖壁上的双脚无力脱离,向着崖下疾坠而下。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