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闪婚强爱:傅少娇妻苏又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 孟家结局
    听着江暖的话走进了浴室,傅沉随手把毛巾搭在架子上,然后看向的镜子里面的自己。

    镜子里的男人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带着一股肆意的少年意气,眉宇间尽是得意的张扬,很难让人看不出他的好心情。

    他藏不住这样的表情,也根本不想要藏。

    江暖话中的前后矛盾他分析的一清二楚,抛去种种可能,唯一的那个不可能的可能就成了可能。

    江暖喜欢他!

    等等……要是他猜错了怎么办?

    在商场上运筹帷幄,可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却像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

    傅沉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紧张中带着刺激,刺激当中又带着期待,期待过后又只剩浓重的纠结。

    以往在商场上就算是有拿捏不准的事情他也会用自己的直觉去判断,可是感情这种事情,不是直觉就能够拿捏得住的。往往就是一步错步步错。

    “要不再等等?”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傅沉不可置信地听到这一声声音。

    他什么时候胆子小的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可笑!

    “你在浴室里面待了那么久做什么呢?”早就在傅沉进入浴室的期间平复好自己的心情,顺便还把两个人睡的床给弄好,江暖看着形迹可疑的傅沉,怀疑的开口询问。

    面对江暖干净的目光,傅沉大脑一时卡壳,竟然也想不出有理有据的谎话,只好开口说道:“你进浴室的时候不照镜子吗?”

    “我……”

    看着傅沉脸上认真表情,江暖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究竟是在搞笑还是认真的,只好勉强相信他说的话,把脑袋缩进被子里:“那你看完了没有?看完了之后就赶紧睡觉吧。”

    “知道了。”

    看着江暖平静的面容,傅沉心里又犯起了纠结,同时不禁感叹他没有提前把自己的揣测说出来,不然真的是贻笑大方,指不定还不会被江暖当成笑话记好多年。

    ……

    孟家败了。

    在和傅氏集团的交锋当中,孟家彻底的输了。就连东山再起的资本也没有。

    看着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的爷爷,孟逸然完全不敢相信面前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一天之前还精神抖擞,指导着她的功课。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消息还是她从新闻上知道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她孟家没了。

    她絮絮叨叨着没有得到答案,只看到老爷子沉默不语,她只好把目光转移他的身后,可是那里却没有出现应该出现的人影。

    心中的恐慌的一瞬间到达了极点,她继续开口:“爷爷你倒是说一句话呀,还有李管家,他人怎么不见了?”

    老爷子还是那一副痴呆那样子,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引起他情绪的波澜。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般,孟逸然眼睛眨了眨,想要露出往常老爷子最喜欢的笑容撒娇让他不要再骗自己,可是嘴角刚有扯动,眼泪就像是被扯落的珠串一样散落了下来。

    ……

    傅氏集团顶楼。

    傅沉站在落地窗前,鸟瞰市中心的风景,安静的沉默。

    程九暮乖巧的站在他的身后,没有像往常一样耍宝,表情严肃正经。

    “孟家,不该如此的。”

    许久过后,傅沉突然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不太符合他对待孟家的态度。

    毕竟这话中藏着的遗憾太过于明显。

    不过程九暮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是很容易的听出了他的意思。

    他松了一口气,眼睛眨一眨,那双多情的狐狸眼出现了很少出现的慎重:“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商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总要狠心一点的,更何况了孟逸然始终是个祸害。”

    程九暮没有开口说孟祁东的事儿,那是傅沉跟他之间的问题,他没资格插入其中,要想说话的话只能找其他的插入点,比如说孟逸然。

    “说的也对,孟家倒台了,江暖那边的安全状况也就能放心了。”长舒一口气,傅沉心中如释重负。

    他从一开始对孟逸然就没有任何感情,对方所做的一切对他而言来说这就是一场笑话,要是光是如此也就算了,但偏偏她不知死活的去威胁江暖,那他也就只好顺势而为。

    傅沉没有去想孟逸然以后的遭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孟家破产,但一定有其他的产业可以供给存活。

    他跟孟家之间还没有到鱼死网破的地步,放对方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能。

    ……

    孟家倒台了?

    从吴晨那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江暖没有太过吃惊。

    一个已成定局的事实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孟家迟早是要被傅沉解决的,而且傅沉之前就已经提到过事情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孟家倒台加速的原因之一还是他们自己上赶着找的那位黑客。

    对方大概还以为自己是得道多助,殊不知自己早就已经进入了陷阱。

    之前的事情去归尘,土归土。

    江暖揉了揉眼睛,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听着吴晨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直到对方停下了声音之后才开口:“这段时间怎么样?”

    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现在聊天也基本上是靠聊天工具,江暖其实也不太了解吴晨的近况,更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放下了。

    但是,这种事情总归是要留给时间的, 她也不方便直接对着吴晨询问,索性就装作没有什么问题和往常一般的跟他交流。

    好在吴晨也很配合,大家就像是普通朋友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还不错。”

    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屏幕里自己的脸,吴晨声音温和,脸上却面无表情。

    他垂下眼皮,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信息内容,又扯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不去公司跟他庆祝庆祝?孟逸然当时可是恨你入骨,现在身份地位全没了,你不去踩上两脚?”

    他慢条斯理的说着,江暖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听完她的话之后淡淡一笑,无语的吐槽道:“你以为我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吗,她都已经那么惨了,我可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