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穆天行 > 章节目录 第105章 第一〇五章 小笨蛋跟谁俩呢
    小笨蛋商邑姜住在偏宅西苑耳房当中。

    一路之上,就听那口齿伶俐的小丫鬟,先是夸赞申公豹真是那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然后提及小姐邑姜时如何挂念后者,以至于到了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境地,最后再由衷说上一句,申公子和我家小姐真是美满良缘天作之合。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申公豹禁不住一阵心花怒放,从袖中取出一大把之前买东西剩下的钱币,交给眼前喜不自胜的小丫鬟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世界需要你这种不畏艰难险阻,不惧世人眼光,坚持自己心中理念,能够勇敢说出真话实话的英雄!”

    在小丫鬟的带领下,申公豹屁颠屁颠来到商邑姜卧室门前。

    小丫鬟正欲敲门通禀一声,却被申公豹悄然制止。

    只见这申公豹呸呸两声,继而双手五指拃开,从鬓角一直梳笼到脑后,然后二指点在美人尖拨弄出几簇秀发垂到鼻梁位置,两眼微眯深沉忧郁,灰衫一甩洒脱不羁。

    最后回过头来看向那已经被自己迷到神魂颠倒的小丫鬟,轻轻开口嗓音沙哑磁性,负在后者耳朵旁边低声说上一句:“向后退出三丈距离,我要尽情释放我那躁动不安无处安放的魅力了!”

    说完目不斜视,雄赳赳气昂昂迈步来到商邑姜卧室门口,手指略弯缓叩木门。

    “谁呀?”里边传来商邑姜的回应。

    “邑姜,是我呀!”申公豹向身后那已经成为自己迷妹的小丫鬟,轻挑眉毛得瑟不已:“还不快来给我开门!”

    “邑姜今天身体有恙不能见客,公子还是请回吧!”

    申公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邑姜,听话,快把们打开。”

    哪知屋内回应依旧坚决:“打搅公子雅兴,小女子诚惶诚恐,但的确抱恙在身,还望公子多多担待!”

    既然这牛都已经吹出去了,我这脸也就不打算要了。

    申公豹索性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撒娇大法。

    直接倚在门框上边,身体缓缓下落坐在地上,然后两腿叉开像个受了委屈似的孩子一般,嘟嘴外门外喊叫:“不嘛,你就给人家开门嘛,人家想你了,就想见见你嘛!”

    哪知这番作态却引得屋内商邑姜语气更寒几分,说话之间既有心疼也有很铁不成钢的遗憾:“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申公豹靠在门框含笑问了一句:“为什么非要成熟?为什么非要活成别人口中你的样子?”

    屋内良久没有说话,最后只传来一声:“呵呵!”

    笑意凝固在嘴角的申公豹黯然起身,低头站在门口,说话声音越来越低:“哦,那我就走了。”

    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卧室走到房门口的商邑姜眼眶通红噙着眼泪,一手抵在门闸板上边,一手捂住嘴巴,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颗颗眼泪顺着蒲扇般的睫毛落到手背上边。

    商邑姜低声哽咽赤脚蹲坐在房门旁边,心中生出两股念头激烈辩驳。

    “他真的走了?”

    “他不走,难道还要留在这里听你的冷嘲热讽吗?”

    “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不想让他见到我,憔悴虚弱惊慌不安的样子。”

    “所以,这就是你伤害他的理由?”

    “我错了。”

    “知道错了有用吗,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

    “不,我不要后悔一辈子。”商邑姜说着站起身来,擦掉眼角泪珠当即推开房门:“我要去找他······”

    可刚打开房门就见一个熟悉的脑袋从门缝当中挤了进来,朝自己挤眉弄眼道:“嘿小笨蛋,跟谁俩呢,我才不会走呢!”

    刚刚止住哭声的商邑姜顿时嚎啕大哭,当即抓住申公豹的衣襟使劲摇晃:“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说着主动将申公豹揽进自己怀中:“我还以为你真的走了呢!你这个骗子!”深吸一下鼻子,张开嘴巴狠狠咬到后者肩膀上边:“叫你骗我,叫你骗我!”

    申公豹反将怀中女子越发抱紧,鼻翼耸动间还是那股熟悉的桂花香味,深吸一口长气,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商邑姜低声说道:“我这边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先前口齿伶俐的小丫鬟受二人情绪感染,此刻也是眼眶泛红心有万千感慨,就看那申公子怀抱自家小姐走入卧室偏宅当中,自己也是露出一丝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欣慰笑容,转过身正要离去,就看自家老爷正鬼鬼祟祟站在院墙边角,朝自己招了招手。

    卧室之内,心情大起大落的商邑姜赖在申公豹怀中不肯下来。

    申公豹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伸手捏住捏住商邑姜的脸庞:“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笨蛋了?”说话间微微一拧佯怒道:“几天不见都敢不给为夫开门了!”

    儿女情长万般羞涩的商邑姜,像个猫咪,将自己脑袋拱进申公豹温暖的臂弯当中,一嘟嘴:“我就不!”

    “乖,别哭了,听话!”申公豹轻轻抚摸商邑姜那满头青丝手掌反转之间,像是变魔术般露出一方锦盒:“呶,送给你的礼物!”

    开玩笑是吧,我给老丈人送上一对儿青花经瓶,对邑姜那自然也不能懈怠啊!

    “真哒!”商邑姜接过手来迫不及待打开锦盒,只见这锦盒当中铺就一层红色呢绒打底的布料,而在盒子正中心安安静静躺着一条光彩夺目价值连城的项链。

    技艺高超的工匠纯手工打造一条纯银项链,其上点缀颗颗碎玉玛瑙,将这一百零八颗大小均等色泽略带粉红,呈菱形排列的珍珠一一串联。

    而这一百零八颗珍珠,如众星拱卫菱形中间那颗形似水滴,又像眼泪,足有常人拇指大小的蔚蓝色宝石。

    “来,我帮你戴上!”申公豹取出项链戴在商邑姜胸口,虽有些许奢侈之意,但二者光辉彼此交织衬托,整体给人一种雍容华贵沉稳大气的感觉,完美契合商邑姜清新温婉的性格。

    “好看吗?”商邑姜轻声问道。

    “好看!”申公豹嘴角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越看越喜欢,似乎从未让自己生出厌倦之意的这个姑娘,要比那项链更让人心动不已。

    “这么贵的东西,一定花了你不少钱吧!”

    “欸,咱俩这关系,谈钱就庸俗了!”

    商邑姜小脸一板伸出手来:“那就谈点高雅的,你哪来的钱,还把钱给我交出来!”

    “我可警告你啊!”从旖旎之中回过神来的申公豹,看着眼前像精明狡诈似狐狸,彪悍蛮横像老虎的商邑姜,一边说话一边捂着自己袖筒:“这是我的私人财产,那是受大商律法保护的,你这样是知法犯法懂吗!”

    谁知申公豹这句话刚说出来,商邑姜的眼眶瞬间通红一片,原本兴致勃勃的她,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强忍着眼泪说了一句:“哦,我知道了!”便趴在桌面之上开始低声哽咽。

    “啊!”申公豹全蜷曲手指:“我这是干了些什么呀!”

    说着看向那趴在桌上后背起伏不定的商邑姜:“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呀!”

    商邑姜一把打掉申公豹拍在自己后背上边的手臂:“你不要管我!”

    “你别哭了好不好?”申公豹双手合十叹了一口气:“算我求你了,姑奶奶你别哭了好不好?”

    低声啜泣的商邑姜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那你把钱给我!”

    “好好好,只要你不哭,哪怕要天上的星星我都去给你摘一篮子去!”

    “我不要星星!”先前还在哭泣不止的商邑姜,此刻抬起头来正笑意盈盈看向申公豹,伸手怼到自己鼻尖上边:“快点把钱交出来!”

    后知后觉的申公豹气到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你这是骗人知道吗!”

    “我可是小女子不是大丈夫。”哪知商邑姜嬉笑道:“来,大丈夫,该你实现你的诺言了!”

    “我懂了!”申公豹愤愤不平的从袖中取出那剩下的钱币:“你的名字叫做贪婪狡诈!”

    “哇,还有麟趾金和马蹄银!”收获颇丰的商邑姜,学起先前申公豹说话的口吻,揉了揉后者脑袋:“你个小笨蛋,跟谁俩呢,还治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