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670章 它只属于你
    虚空魔女哼了哼:“你刚才打草惊蛇,她接下来肯定会警惕。一旦她回到祈福学院,你还能怎么教训她?”

    叶凌笑了一下:“你不知道吗?三天后就是祈福学院最著名的无师月。”

    一天后。

    域船回到十八域祈福殿,本年度摘星榜彻底结束,所有学生跟着各自学院的摘星阁长老离开。

    叶凌作为大剑塔学院和大丹塔学院共同的学生,却没有跟着这两个学院的长老离开,而是脱离队伍走向了苏沁舞。

    祈福学院的学生正在等陈随和祈福官叙完话,突然看到他迎面走来,周身气势惊人,好像随时会拔剑而起,立刻毫不犹豫地挡在苏沁舞的面前:“干什么?”

    叶凌:“……”

    他隔着祈福学院的人看着苏沁舞,还没开口,挡在他面前的祈福学院众人忽而看到什么,纷纷吸了一口气。

    “军团主,你的老师来了!”

    “哇,沁舞的老师太好了,居然亲自来接你。”

    “突然发现你的老师超帅,腿长两米八!气场也三米八!”

    叶凌闻言回身,只见尨砺在夕阳的霞光之中走来。

    尨砺的容颜在男人之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但他平时气质如如刀削般冷峻,让人不敢直视,这会儿夕阳的金光洒在他的身上周身仿佛微微泛着柔光,让他刚毅的五官软化了许多,无形中竟让人有一种暖润的错觉。

    然而,他的气势一如既往的磅礴霸道,别说恢宏壮观的祈福殿建筑沦为他的背景,就连漫天夕阳金光也都只能成为他的陪衬。

    祈福学院众人还是第一次这样直面他的美颜冲击,一时都看呆了。

    直到身后传来苏沁舞喊他“老师”的声音,他们才回过神来,连忙分出一条路,让苏沁舞走出去。

    叶凌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苏沁舞和他擦肩而过,迎向了尨砺。

    这样的场面不是第一次。

    但当他再次看到时,他的心还是骤然一滞,浑身的血液几乎凝固。

    他僵硬地看着苏沁舞开心地走到尨砺的面前。

    他僵硬地听着和尨砺的对话。

    “老师,你是来接我的吗?”

    “嗯。”

    他僵硬地看着对他只有漠然和面无表情的苏沁舞在尨砺的面前言笑晏晏,眸中有光有温柔。

    叶凌死死咬着牙,将自己压抑到极致才没有爆发出来。

    尨!砺!

    苏沁舞在陈随看得到的地方遥遥朝他行了一礼,示意自己先行一步,便随着尨砺走出了祈福广场。

    尨砺她的面前半蹲下来:“上来。”

    苏沁舞看着他宽厚的肩膀,忽然想起童伊说过的话。

    ——千万不要骑在龙的背上,龙背是给他的伴侣坐的。

    她悄悄觑了尨砺一眼,尨砺等得不耐烦,将她往背上一丢,旋即身体腾空而起。

    苏沁舞:“……”

    行吧。

    反正之前不是没让他背过。

    反正他是重渊的灵体。

    反正——就算她在他的眼里是个渣女,那也只能怪重渊,不能怪她。

    苏沁舞这么想着,立刻就心安理得了。

    不仅如此,她那颗想渣他的心顿时又蠢蠢欲动起来。

    她用手环住他的脖颈,凑到他的耳旁,温热中带着独属于她的馨香拂在他的耳畔:“老师,你特意来接我是不是想我了呀?”

    尨砺:“嗯。”

    苏沁舞:“……”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性-------冷淡。

    苏沁舞撇了撇嘴,正想不玩了,忽而眼角余光瞥到他的耳根红了,她精神一振,不动声色地把手伸到他的耳边,轻轻捏住了他的耳垂。

    尨砺浑身一颤,一种即将炸裂的感觉从耳垂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在云霞上停下脚步,把她放了下来,转过身注视着她:“沁舞。”

    苏沁舞意识到自己可能玩脱了,心虚地把手藏到身后:“我在。”

    尨砺却迟迟没有开口。

    苏沁舞没听到下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情,抬眸偷偷看了一眼,不经意对上他的双眸,蓦然一怔。

    他赤金色瞳眸倒映着夕阳的霞光,眸光与璀璨的晚霞融合在一起,竟形成一种动人心魄的光彩,正专一又执着地注视着她。

    苏沁舞突然觉得自己渣得过分,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却还故意玩弄他的感情——她清了清嗓子:“我抓了好多鱼回来,我们回去吃鱼吧。”

    尨砺从喉间溢出一个字:“好。”

    两人没有回祈福学院。

    尨砺直接把她带到了丹翠山的龙潭阁。

    她不过出门几天,丹翠山上又多了一座崭新的宅院。

    她惊讶地看向尨砺,尨砺道:“这是给你建的,它只属于你,以后它就是你的家。”

    苏沁舞的心被勾了一下,猛然剧烈跳动。

    对很多人来说,家等于一切,是一辈子最重要的地方。

    但在她眼里,家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

    十二域的苏府在她的眼里也不过是一群有着亲缘关系的人而已,她的心不曾在那里停留,自然不可能把那里当成家。

    打从出现在这个世界,她的心就一直处于“漂泊他乡”的状态。

    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她甚至有些喜欢这种漂泊感——这大概是因为她一直希望在自己的意识里能够永远地保留住自己的起源。

    她随遇而安。

    她率性而为。

    她接受这个世界,也在努力地理解、融入和探索这个世界。

    但她的心依然和人群隔着一层什么,说白了就是灵魂没有真正落地。

    当然,她不会因此感到脆弱或者黯然神伤。

    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

    但当她听到从尨砺的嘴里说出“家”这个字的时候,一股陌生的情绪突然涌上心头,眼角也泛起微微的酸涩。

    尨砺不是温柔的人,可此时此刻,他在她心灵的漫漫长夜里点燃了一盏灯,不是温柔,却胜似任何温柔。

    苏沁舞抿了一下嘴,主动投进他的怀里,双手圈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

    尨砺僵住了。

    片刻之后,他轻轻抬手,抚了抚她的发丝。

    时间仿佛停滞了下来。

    夕阳最后的余晖照着两人,他们彼此相拥的身影在地上彻底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