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帝自带反派光环 > 章节目录 第371章
    不过凤鸣一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自己所察觉到的问题,和自己的同伴说。

    在她看来公孙子陵其他们本身,实力并不算是有多厉害。

    即便把自己所感知到的事和他们说了,他们也就只是会猜测是她想多了。

    既然都是,那倒不如安店里面去调查一下那些,也好让自己不用那么紧张,如果说那些人也同样是神秘势力的人,安插到这座城市,准备对这一座城市的某些人进行实验,他也可以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和自己做城市的城主稍微透露一点风声,减弱城市的城主应该有了解到其他地方所发生的事不完全相信他的话,也是会选择警惕起来的。

    而从他们身边经过的那一个神秘势力的人,在察觉到凤鸣一好像隐约发现他们身上有些问题的人,但我还真的是觉得女树叶实在是太敏锐的,不过在他们还没有动手之前,所以知道他是不是会怀疑自己的猜测呢,接下来他倒还真的是挺期待能找到一个非常漂亮的机会和凤鸣一他们来一次偶遇。

    “你怎么突然之间露出这么一种笑容,难道你不觉得你笑起来特别的恶心吗?”

    那一个神秘势利的人本来还流露出非常有王一则笑容时,谁曾想过他的同伴会这么毫不留情地抨击自己,那什么叫做她笑的恶心他这种笑容不是非常正常的吗也就只有他才会这么觉得。

    再考虑到和自己搭档来找凤鸣一的这一个人,根本就不识风趣,怪不得在老太这一座城市之后,有一些女的来示好他,结果却被他当成是来骚扰的。人给赶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女的在接近他们的,要不是他她们在这一次的百花盛宴指不定还能够结交不少的朋友。

    “你现在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觉得你笑起来特别恶心吗?不说我那些小姑娘都被你这么恶心的笑容给吓跑了。”

    都会到了这种时候的竟然竟然还有脸说那些女的不和他们接触,是因为他的关系,难道就不能从自己手上找找关系吗?看着他这种模样大概到了也都不会想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一种原因导致人也懒得再继续和他说,那现在有没有必要的话。

    接下来他可是要好好享受一下,狩猎他们目标的那一种乐趣。

    这人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很快就和自己的同伴分开了,并且跟着那些人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去,对于这种行为这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吵,不过想到凤鸣一本身的实力就不容小觑,它也不好独自一人行动毕竟之前安排了那么多人去对付他,即便那些人的实力不如他们,但是人数上还是非常占便宜的,结果他们也奈何不了。

    他想以自己一个人,即便它本身的实力要比全组的还要更加厉害,但是想要顺利把它抓住,恐怖还是有些难度的,而且他也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也只能等那一个玩心大发的家伙在弄清楚他们来气到底为的是什么时候再来处理这一次的是吧?至于在这一座城市有这么多人来参加,他们可以在这一次的百花实验结束的时候,再多抓一些人回去必竞他们所需要进行试验要求的人数还是挺多的,之前抓去做实验的人基本上已经不能再用来进行后续的实验了,在想到自己的时候,他们还真的是觉得挺头疼的。

    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已经找到浮下那种红色液体之后出现副作用的药剂,结果那种药剂能够解除的,也就仅仅只是他们表面上所能够感受得到的。

    更加深入解除生命力透支的问题,暂时没有办法能够找到根治的东西,否则他现在还需要这么苦恼的找那些可以成为研究对象的人加入他们的实验当中吗?如果说那些人愿意老老实实跟着他们,等到他们最终的实验研究成果出来之后,怎么可能会不给那些人一点好处呢,结果那些人实在是太瞩目甚宽了,在面对实力暴涨的诱惑性的也都不上钩,他们也就只有使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否则放那些进行实验的人回去,等她们把志愿所发生的事和他们所在地家族说了,到时候岂不是会把他们给找出来。

    这种会连累到他们,这一个是被人迁灭的危险,他们才不可能会做得出的。

    对于这两个人的打算凤鸣一并不清楚,再走到一处确定不会被人察觉到他小动作的视角盲区之后,凤鸣一吧一些带着隐身作用的小纸片人释放了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再使用,时间结束之前找到他要跟踪的对象。

    如果是找不到的话,那也没有办法了,反正他们在这逗留的时间会很多,他倒也不怕和那些人消耗时间等到百花盛宴结束的时候,他们其实也是可以趁着人流比较多的时候趁会乱离开,即便到时候那些人想要把他们抓走,在人流的冲刷下,她们也行动起来非常困难,凤鸣一倒也不会担心太多的。

    “凤鸣一怎么刚刚开始你有点不对劲,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凤鸣一去那一个对其他人来说是视觉盲区的地方,做的小动作公孙子陵还是看到的,毕竟他们是一起行动的他停下来做某些事,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呢,当然不会是从他的态度开始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就发现问题,又或者是他是在此遇到了他所认识的人?

    “嗯,遇到了在下一座城市的那一伙人的同伙。”

    凤鸣一也没有说怎么确定,他之前所遇到的让他诧异的人,就是那一个神秘势利的人,反正以他的直觉来说,他觉得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再加上他们在这座城市逗留期间谨慎点还是有必要的,即便只是虚惊一场也不能松懈下来。

    公孙子陵听到他这么轻松的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谨慎,甚至还微微变得有点警惕。

    谁知道哪个是你失礼的人,是不是为当着这座城市这么多人的面对他来发动攻击呢?如果是的话,等到他们再把他们控制住的时候,可以说是他们自己家里人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但是那些人估计也不会怀疑太多的,毕竟在不了解什么情况之下,其他人也不会贸然出手相救。

    “不用这么紧张,那些人不会蠢到在这种时候出手的,别忘了这座城市正在举行的百花声音城主绝对是为加强巡逻的人手,一旦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一座城市的城主也是会在第一时间出手进行干预。”

    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这一座城市在举行这种百花盛宴的时候出现这种差错呢,要是说这一次发生意外,

    等到下一年他们要举办这种活动的时候来参与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他们这一座城市想要趁着这种森林装上一笔钱的饥荒,岂不是打水漂了,凤鸣一一点也都没有拆,这座这一座城市的那些护卫在巡逻的过程中是打扮的和来游玩的人是差不多的,只要不是认识的,基本上都不会觉得似曾不服的人。

    至于在一座城市是否有加强巡逻人数了,一个神秘势利的人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反正他们在遇上合胃口的人,也是会选择把人租在什么地方接下来,等到活动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在出手的,毕竟他们要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还算是挺长的,太早出手了,暗示这些人也是一个问题。

    不可能每天都要安排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面守着那些人。

    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才一起行动吧?

    想想看也就知道是不大现实的,毕竟安排一个人手只让一个人去做神秘组织,安排下来的是他们本身的危险也会非常大。

    “万一那些人不按常理出牌,要是遇上危险的话,我们也不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谨慎点还是有必要的,接下来我们在外出的时候最好还是结伴而出。”

    放着人独自外出也实在是太危险了,即便凤鸣一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但是之前那一个神秘势利的人再去抓它的时候,竟然已经适应你了,他们,因为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凤鸣一她的实力呢,这一次安排的人实力绝对是要比他们预估的,他们的实力还要更加强大的人过来。

    “我怎么觉得你要求和我再在一起,其实是想要让我帮你打一下你的那些弹头啊,难道你不觉得不适合吗?以我现在男生装扮这模样还是挺不错的,那些女的要是对你表白,被你拒绝之后,他们岂不是会盯上我?”

    熟悉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男装装扮有什么问题的,毕竟看起来确实是挺让人顺眼的,起码比起帅祈还要更加让人舒服,你现在公孙子陵拒绝之后会找上他可能性是非常高的,不得不让他提起一点警,听公孙子陵听到他所说的话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难道不知道的皮再厚一点,可以堪比城墙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再加上我昨天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一大帮女的表白,即便是他们家的长辈过来了,我也同样很明确的说了,暂时没有成家的,医院那些应该不会再来我这里自找没趣。”

    他是这样子选择,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和他是同样的想法,看这附近有不少女的时不时对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打炸褶的时候,公孙子陵还一年也没有察觉到,有一种觉得她的反应也实在是太迟钝的,那些往这个方向看来的,那些人总不可能看的,就是他吧。

    “公子昨天你在进入这一座城市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留意你了。”

    看吧,他就说了肯定会再有一些部分放弃的,姑娘家再次拖到他身边来的,看看公孙子陵怎么去拒绝其他女的。

    若是那些人被拒绝到气爆炸的,那画面他倒还真的是挺乐意看到的。

    若是能够引发好几个女的为他争风吃醋,那画面也实在是太让人期待了。

    而公孙子陵看着凤鸣一现在这个时候,竟然当着他的面流露出那么一副期待的表情时,他真的不知道该说她一些什么厂,难道真的觉得他被一群女的争风吃素真的非常好吗?难道就没有考虑不帮他一下?

    “姑娘实在是很抱歉,不管你昨天有没有拜托家里的长辈来照顾,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和你说,我暂时没有成家的打算,如果你想找对象的话,不如考虑一下我身边的同伴。?”

    那女的听到公孙子陵角说这话的时候,将视线落在凤鸣一身上,在感受到阴影中自己同类气息的时候,他就对公孙子陵摇了摇头,并且是他那里的问。

    “公子莫非你喜欢的是这一款?”

    “嗯?”

    听说这女的这种文化公孙子陵其实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怎么突然之间这么问了,他喜不喜欢他好像和凤鸣一的这种类型没有任何关系吧,主要还是我缘分没到。

    “姑娘你别误会了,我不是他喜欢的对象,我和他只是从同一个学院出来,暂时结伴来这座城市游玩的。”

    那名姑娘听到凤鸣一开口为哪里解释的时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像是他这么一解释,他还有机会一样。

    “是吗?我想你们应该对这一座城市了解的不够透彻,不如接下来由我为你们介绍这一座城市城市的特色?”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咨询公孙子陵,而是把视线落在凤鸣一身上,在他看来凤鸣一在公孙子陵这边应该非常有说话,闲得在加上刚刚他那么单单的,和他撇清了他和公孙子陵之间的关系,更加让他确定他是对公孙子陵并没有任何意识的,指不定他本身心里面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才会急吗?别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否则县公孙子陵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呢?

    “那不好吧,姑娘你不是参加这一次的百花盛宴吗?要是耽搁你的话,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别说什么耽搁不耽搁的,我觉得我和你比较有缘,我陪同你们在这座城市游玩那不好吗?再说了这一座城市每年都会去,但百货试验我也觉得这种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女的在说的这话的时候还非常自然,熟的把手搭在凤鸣一的手上,看上去好像他们是一对刚刚谈成的一样,一些路过这边不知道真相的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得对凤鸣一投来的羡慕的眼神,同时还更加在心里面暗搓搓地决定他们要加把劲,总不可能等到那些优质女性被人给挑完之后,他们只能捡一些,别人不要的。

    “这个小妹妹看起来挺可爱的,她是你妹妹吗?”

    “也算是不过花影,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们两个是来这里游玩的,主要对象至于他,也只是刚好在附近的林子历练。”

    这女生在听到和凤鸣一这么说,自然是知道他的意识感情是在附近的这一座城市里,那么岂不意味着后续他们能碰面的机会还会更加大吗?在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由得开始在心里面盘算。

    回去之后他应该要多劝一下自己家族的狩猎队,得到那一座城市去收了一下魔兽,到时候他也加到队伍里面去,想到之后她和公孙子陵邂逅的画面,他不由得脸上放起微红,一知不知道真相的人以为他和凤鸣一站在一起是再幸福的冒泡了。

    关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会那样子被其他人给误会了,凤鸣一真的是觉得这下子真的是彻底没有办法能够解释的,清楚了,换成是其他时候,他在看到这种状况的时候,也同样是会觉得这两个站在一起的人可能是以对情侣。

    毕竟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落在其他人身上,其他人想要怎么想都是其他人的自由,他自然是无权进行干涉的。

    “对了,你们肯定是没有去城主府那边逛一圈吧,我带你们过去,我和你们说百花盛宴学到了,多数人还是冲着这一次的百花女神,我和你说咱们这一届的百花女神长得特别漂亮,不过可惜他对你其他人还是比较冷冰冰的,目前来说他还没有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对象。”

    “我听你的意思是,你们这一座城市举办的百花盛宴,主要是为这百花女神挑选对象的?”

    “一开始的习俗确实是这样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边的习俗就变成了为那些单身的男女提供相亲的场合。当然了,那一个百花女神如果在这一次的百花盛宴里面没有遇上喜欢的人,也没有谁会强迫他和什么人去分配的,毕竟我们也是比较自由。”

    只是这样一来也就只是浪费了这一次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了,等到像一件那一个百花女神在遇到喜欢的人想要去追求,也只能先被下一年的那一个百花女神先挑选,如果说那一个人刚好是两个人都喜欢的,也只能由他们去竞选,不过绝大多数的可能还是会被当年的百花女神给追求成功,毕竟百花女神在百花盛宴这里,先到喜欢的对象时出了可以顺理成章的嫁给自己所挑中的那一个人之外,这一座城市的城主也会给他提供一份丰厚的嫁妆哥没有哪一个人会对这种丰厚的嫁妆会不心动的。

    除非那一个幸运儿,在获得美人青睐的时候,还是出自某个大家族,对于城主所提供的那一份丰厚的嫁妆,根本看不上眼,那可就另当别论了,又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一定贪图城主所提供的东西。

    凤鸣一听着他说这些话的收到还真的是挺意外的,比起他之前和那个店小二打听到的消息,他要更加有用之前的店小二,仅仅只是告诉他,这是他们这一座城市单身男女相亲的节日。

    “我看你这么说等一下我们再去到城主府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偷偷的去见一面那一个百花女生,我倒是有点好奇他是长什么样的。”

    “那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只能我们三个过去,公孙子陵可不能让他跟着。”

    万一让公孙子陵和这一届的百花女神看上眼了,那只不意味这他想要去抢根本就抢不过来,对于他自己的魔焰他虽然比较有信心,当适合他们这一届的百花女生比起来简直就是回城与巨石之间的差距。

    “自然是没有问题的,等一下让他在城主府门口等着。”

    公孙子陵本身就不喜欢其他人情形,为它分配和他说明一下缘由之后,他也会避嫌的。

    不过被带到成都富门口那里去等着的时候,他真的是挺无奈的,单单实在承租方,女的跑到她面前和她认识他,除了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之外还能怎么办呢,总不可能要和那些人客气起来,把钥匙说被人误会了,他对她们的客气其实是对他们有意识,他现在白桦试验结束之后自己去其他地方历练的时候,自己屁股后面也会跟着一群女的。

    真的不知道这一座城市的风俗怎么会受到这么多人的花影,难道他们就不能稍微收敛一点吗?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是喜欢这种热情大方的姑娘,稍微有点底蕴羞涩的那一款也是挺好的。

    至于公孙子陵他到底喜欢的是哪种类型的?他本人也说不行,反正就是没有看上的兑现,以他目前的条件来说,只要放话出去,简要和他联姻的人绝对是会络绎不绝。

    至于进入城主府里面的凤鸣一,以及这位热情的姑娘,他们在珍珠湖里面的走动,基本上不会有人阻拦的,面对这种状况她是有些意外的在看,到其他也同样进入城主府这边,游玩的女性时,凤鸣一也没有再想太多,在他看来或许是他们这一座城市的城主府,在这么特殊的盛宴的时候是对外开放的。

    “凤鸣一还有小花影,等一下你们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我进去里面和他打招呼,等一下你们两个就悄悄地站在门外偷看。”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们两个绝对会老老实实在外面看的,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