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薇风过君旁 > 章节目录 第502章
    雷震子为阿绮单独建了个房子,可是等阿绮醒来,阿绮却并不认得他,甚至还害怕他。

    雷震子以为是自己相貌的原因,便只是放下了食物便直接离开了此处。可是,他每次来都会见这个女子,问下她是否有什么别的需求。可是,女子却只是叫喊。

    雷震子无奈,安抚她情绪平稳,便会离开。

    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为何阿绮在那日会被这么多人欺负。

    *

    听完了这些,我先是好奇地发问了一句:“你不在意那些无礼的村中之人叫你‘妖怪’吗?”

    雷震子道:“我长相如此,他们若是这么认为那便如此认为去吧!毕竟这些人日后又不会跟我有什么牵连,我亦不必去解释。再说,他们叫我‘妖怪’,我又不是妖怪,他们这么叫我,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关系!”

    倒是想得开!

    结合雷震子所想,加上我方才的感悟,我又道:“你方才还说阿绮害怕你,是因为你的相貌,可是,我方才靠近阿绮的时候,她也害怕我。我在想,会否阿绮现在根本就不能辨认到底谁是好谁是恶,只是本能地抗拒一切人呢?可若是抗拒人,她也不曾抗拒人所带来的食物啊!难不成这是被她求生的欲望所指使,才接受的么?”

    我抬头去看哪吒,却见他摇了摇头。

    不过他道:“但我知它知。”

    说罢,他将手递到我面前,手上的那只兔子正在伸懒腰,我听到它的身子“咔咔”作响。

    我从哪吒的手中接过玉茗,单手拽着它的双耳,道:“”

    可是他这开始一说,便使得我极其好奇,便追问他:“到底要去何处?你不妨先告知我,莫要如此吊着我!”

    哪吒看着我,轻轻一笑,我本以为他要告知我了,却不承想他竟是直接起身,丢下一句“有神秘感,稍后才会有惊喜”,便到我身边来,拉着我起身。

    我是个甚不喜欢等待的人,但是,既然哪吒说了惊喜,那我觉得,偶尔向等待妥协,倒也无妨,便顺着哪吒来了。

    *

    到了大帐中,却见帐中人几乎满座。

    落座之后,往丞相那里一瞧,却见丞相是一脸的焦灼。

    如今还不曾到朝会的时间,丞相如此焦急地召集诸位来此,又是如此焦灼的模样,到底是所为何事呢?

    我忍不住问向身边的哪吒,道:“你看丞相的模样,是否是有些许的古怪?是否太过焦灼?”

    哪吒往那里看了看,随后点点头,道:“确实是有些许焦灼!加上今日如此早,又如此焦急地召集我们来到此处,想必是又有敌方叫战也未可知!”

    若真是如此的话,今日定然是又要有一场恶战了!

    随后,又有几位臣子,匆匆忙忙地赶来,不知是否是因着丞相“紧急召集”的缘故。

    等几乎坐无空席的时候,丞相便开了口。

    我看向哪吒和戴礼,见两个人如果是只是用手头的武器的话,确实是不相伯仲。

    突然之间,这个戴礼张开了嘴。

    作战时候打哈欠?这个戴礼的心可真大!

    可是,随后,我看到自他的嘴中出现了一颗红珠,它像是一颗珍珠般大小,闪着光。这个光直接向着哪吒而去。

    原来不是打哈欠,而是他用阴招。

    在作战之际,我若是直接大喊来提醒哪吒,未免让他太过尴尬,我急忙拿出自己的琵琶,弹出音波。音波既出,将这颗红珠打得粉碎。

    这个戴礼应该是不曾想到会有人帮哪吒,格外惊诧地往人群中看来。,想必是在找这个弹出音波的人。我在人群之中,他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地看到我。

    我再看向哪吒,他如今亦看向我,随即,我传声给他,然后示意了一下

    照妖鉴,照妖便会显露原形,我突发奇想,如果照人呢?照人会否能显示人的前世今生?若是真可如此,那我便可知道是否自己真是那个阿阑,或者说与之到底有什么牵连了!

    如此想着,我便对这面铜镜跃跃欲试。

    躺在自己毯上的哪吒,懒洋洋地问道:“你为何一直在摆弄着这面照妖鉴?”

    我起身,拿着这面铜镜,往哪吒那边走去,道:“突发奇想,若是这个东西照人,会否能照出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哪吒直接便笑了出来,道:“照妖鉴是照妖用的,照人,想必只是面普通铜镜罢了!”

    难不成是我想象力太过丰富?

    我便将镜子拿在自己的面前,往镜中看去,果然是并无其他异样。可是,突然镜中画面变了模样:画面中仍旧是我,只是看上去悲伤至极,不知是何原因。我的衣着,并非是道袍,而是看起来奇奇怪怪的衣服——上身衣袖极短,胳膊以下便没了。

    虽是极度鄙视的语气,但是最终还是同我说了原因,它说,丞相在成为丞相之前,曾隐居磻溪,在磻溪钓鱼,等待周文王,即是姬发之父来寻。

    玉茗还说了一个极好玩的事,它说:“姜子牙钓鱼,不是用弯钩,而是用直钩。”

    我不曾钓过鱼,便问:“直钩如何,弯钩又如何?”

    玉茗便道:“常人钓鱼,自然是用弯钩,鱼一旦上钩,鱼钩穿破它的嘴,便可使鱼逃离不了!直钩,若是常人,都钓不到鱼!对鱼而言,可是极好的福利!”

    我更不解,问:“既然如此,那为何丞相用直钩?这样除非用自己的道术,不然捉不到鱼吧?”

    玉茗的语气更加无奈,它道:“谁说姜子牙钓鱼只是为了鱼?他分明是在钓人。他真心想钓的,便是周文王。别人做不到的事,他却能做到,这自然使人觉得他胜过常人!”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

    玉茗继续传声给我,道:“反正,姜子牙不是个简单的人便是了!你日后小心便是!”

    我反问:“还要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不成?”

    当他这副模样时,我听到分明听到敌方阵中的惊愕之声远胜于我们队伍之中。

    如此惊愕,难不成自己阵中之人都不知晓是白蛇化身?

    却见杨戬变作了一只比这条白蛇都大的蜈蚣,直接跳到了蛇的脑袋上。

    杨戬为何会是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