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十二笙箫 > 章节目录 一百四十四 众神齐聚
    阿落自己都快等烦了,却久久还不见尧墨他们过来。其实她自己也是忐忑的很,他们若是过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而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寻奕偏过头对她说道:“别着急,或许墨老大也在等你。”

    “等我?”

    “自然是等你回来救长戚啊,他又不知道你已经过来了,自然是能拖就拖多给你争取些时间才最要紧。”寻奕说道。

    阿落长长吸了一口气,“我怕的是到时候事情不在我们控制之内。”

    “事情本来就不由得你控制。”寻奕没有说些话来安慰她,“我说的是实话,事情从发生到现在,那个场景是你预料到的?”

    “虽然确实如此,可是……”

    “可是事情既然落在了我们头上,那好好接着就是。”寻奕眨了眨眼睛。

    “主神到——”

    报信的仙官高声喊道,在场的人们也便都知道尧墨他们来了。

    来了几乎所有的主神,尧墨和皎若是一定要来的,还有青邪、桑落、苏绰,连平日从不见人影的老九楚生竟然也到了。

    寻奕没见过这个,问阿落道:“那个,是老九?”

    “你怎么知道的?”

    “剩下的都见过了,这个既然跟墨老大他们一块出来肯定也是主神啊,那只剩下老九了啊。”寻奕理所当然地说道。

    阿落想了想他的话,“也对。”

    “他是不是也挺奇怪的?”

    阿落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你们一溜十二个大人物,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寻奕一脸正经。

    阿落懒得搭理他,但是话难听是难听,她这十一个师兄姐,确实各有各的脾性,而且是绝无仅有的那一类。

    她本来想把自己刨除在外,转念一想,自己在旁人的眼中怕也是奇怪的很吧。

    “九师兄名楚生,是天界难得一见的骗子。”

    “嚯,坑蒙拐骗,你们这些主神还真是凡界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啊。”

    “别闹了,那怎么可能。”

    寻奕再次朝楚生那边看了一眼,“你看你这位楚生师兄,三角眼,高隆鼻,嘴巴翘,这典型的奸商的长相。”

    “我的意思是,凡界的那点蝇头小利,他才看不上。”

    寻奕略微瞪大了眼睛,“愿闻其详!”

    “大概几十年前,他拿一个从海里捡来的死鱼眼,骗了隐恪那里的一柄烈焰钢戟。”

    寻奕笑了笑,“不能吧,就你五师兄那个动不动要掀了房子的架势,能甘心被人骗?”

    “是啊,不过如果不是青邪看出来了还嘲笑了他一顿,隐恪压根是看不出来的。”

    “那后来呢?”寻奕追问道。

    “后来啊,隐恪打上门去,险些把楚生揍个半死,把钢戟给追回来了。”

    寻奕还以为会听见点不一样的,知道竟然还是这般意料之内的结局,有点失望,“又没骗成,这有什么好说的?”

    “是没骗成,不过这是唯一的一次楚生被揭穿并且讨回来失物的。”求书寨中文

    “……”寻奕沉默一瞬,“那是,挺厉害的。”

    “楚生骗了人还不让人察觉自己被骗了,或者是过个几百年之后才反应过来的,或者干脆就是知道被骗了也不敢像隐恪一样打上门去的。”阿落道。

    寻奕突然问道,“那你被骗过没?”

    阿落刚刚的滔滔不绝的气势一下子落了大半,“我……我不知道。”

    寻奕一脸看透一切的神色,“得了吧你,没太丢人就行,毕竟我觉得,你没被他骗过应该比被骗过有震慑力多了。”

    阿落吞吞吐吐道,“也就,一时不慎,把以前攒出来的殿宇白送了他而已,咳……”

    “哈哈哈唔唔唔……”寻奕刚笑出来三声就被阿落强行捂了嘴。

    寻奕指着她笑了半天,阿落想起来以前的蠢事,对楚生更是看不顺眼了。

    这不顺眼没有持续多久,更不顺眼的人就来了。

    是逆轮。

    他优哉游哉地走过来,宛如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第二个尊位就是他的,逆轮不管尧墨还在站着四处看看,直接坐了下来。

    主神们素来知道逆轮谁都不会放在眼里,也便没有多管。

    青邪一向是和尧墨走的近一些,脑子也算好用,“等那两个呢吧,说不定已经来了。”

    尧墨没有否认,“他们已经许久不见踪迹了,我都不确定他们现在在哪里,是否安全。”

    “如果你心里没底,那就直接叫停啊,就说案子还有冤情,你只要开口,哪怕是皎若也不会不给你面子的。”青邪出主意道。

    可是当场就被尧墨反驳了:“这怎么行,我如今身在此位,如何能以权谋私?”

    青邪知道尧墨素来是这个不愿意转个弯的脑子,“好好好,不能以权谋私,那就等着呗。要不然就是从天而降一个奇才,跟他们说,长戚是被冤枉的,凶手另有其人。要么,那就看着长戚死呗。”

    “你……怎么能这么想?”

    青邪摊开了手,“那不然你让我怎么着,让你出面你拉不下脸来,什么都不做你又舍不得那个小师侄。”

    尧墨不做事了,青邪便在一边自顾自地数落起来,“哪次都是这么个别扭性子,六合之主的脸面比天大,明明心里想救人,还非顾忌这顾忌那,我看要是十二在这儿都比你顶用。”

    “十二当然在这儿。”

    “什么?”青邪怀疑自己听岔了。

    尧墨这才想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十二在这儿当然是好,她会管的。”

    青邪也没有去深究刚才尧墨的话,“是啊,我其实一直觉得十二还行,至少不会放着让长戚死了不管,要不然谁伺候她?”

    尧墨看了青邪一眼,叹了口气。阿落在的事情他暂时不能对别人提起,而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自己也是不久之前才找到一些痕迹。

    他四下望去,到处都是看热闹的神仙,一时间还真的看不到寻奕和阿落的影子。

    “难道是真的来了,只是藏身起来?还是……”

    “尧墨神君,已经够久了。”逆轮突然出声道。

    “此事又不是你来操持,何须你来提醒?”尧墨没好气地回应道。

    逆轮轻笑,“是么,那好像这些刑狱之事,也不用您亲自插手吧,您也更加不会因为有个掌管六合的名头,就干预皎若执法吧。”

    “本君心中清楚,无需你来提醒。”

    逆轮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清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