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路重开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千刀万剐
    金光亮起灭下来回三次,最后一次从鼎足升起,一圈圈的亮起金光就没有再灭去。

    转瞬之间就见大鼎上金光已经升到鼎身的部位。

    就在这时,一只呆看着大鼎没有动静的李卫又动了。只见他横跨一步,迈到大鼎近前,抬起右手,向着鼎耳处那只法宝真言鼎狠狠抓去。

    “李卫,你敢!”文岛主大声呵斥道。

    李卫凄厉一笑道:“现在停下阵法来杀我,你就会前功尽弃。不来杀我,说不定你还有一线机会。”

    “李卫,只要你答应不乱动。我保证完事之后不杀你!”文岛主闻言强压下怒火,想动又不敢动。

    李卫轻轻摇摇头,心里默念‘我已经答应马哥,帮我们哥俩收点利息。’

    那只右手依然坚定的向着鼎耳处的法宝真言鼎抓去。

    手伸到鼎耳处,就见手臂上的袖子就像蝴蝶一样漫天飞舞,随即又变成飞灰四散。

    李卫的右臂随之浮现出一层血膜。

    这层血膜在一刹那之间也随之崩灭,又把李卫的胳臂露了出来。

    李卫猛地一把把法宝真言鼎从大鼎鼎耳处抓出,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臂上升起。

    低头一看,右手手臂从臂弯处到手指尖,一点皮肉也没给李卫留下,十足一个骷髅手。

    这抓鼎前后也就三息的时间,要是再多一息,估计这只手也就保不住了。

    骷髅手抓着法宝真言鼎,李卫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泪水鼻涕横流。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祭炼即将完成的一刹那把祭炼破坏,已经看到希望再破灭要比一开始破坏来的更加让人抓狂。

    “不!”文岛主一声怒吼。

    只见他一拍自己的顶门,在他的头顶上浮现出一个三寸高的小人。这小人白白嫩嫩,面貌和文岛主长的一模一样。

    小人钻出文岛主头顶,随即盘膝坐下,两只小手不断的掐诀。

    一缕缕白雾轻烟从元婴小人身上散发出来,飘向那只大鼎。

    大鼎上的金光眼看着就剩最后一圈就能点亮整座大鼎,偏偏在这时被李卫拿走了一件法宝真言鼎。

    这金光又开始一层一层往下退去。

    元婴小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白雾轻烟此时刚好被大鼎吸收,那一圈圈的金光在鼎身处停顿下来。

    元婴小人手上掐诀不断,那白雾轻烟源源不断的向着大鼎飘散而去。大鼎上金光再度向上亮起,只是元婴小人这时身上开始呈现透明化的趋势。

    李卫一见大急,要是被文岛主最后祭炼成功,那么自己死了也算白死,一点利息都没有收到。

    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李卫一把抓出那炳激光剑,向着那白雾轻烟狠狠的斩去。

    激光剑从白雾轻烟上一斩而过,丝毫没有效果。白雾轻烟照样从元婴小人身上往大鼎上飘散。

    李卫大吼一声,再次抡动激光剑使劲的一劈。这次劈的是文岛主的元婴小人。

    激光剑离元婴小人身上隔着大约还有二寸的距离就砍不进去了。随即激光剑猛地被崩起。

    元婴小人脸色铁青,双手还在不住的掐诀,没有再理会李卫。

    两击不行,李卫把激光剑一平,大喝一声,猛地往文岛主肉身上捅去。

    以往削铁如泥的激光剑扎在文岛主的肉身上,任凭李卫如何用力,硬是连一寸都扎不进去。

    李卫脸色大变,转身对着大鼎的一只鼎耳处,大喝一声,猛地一剑劈了下去。

    “嘭”的一声。

    这一剑劈出了效果,激光剑被高高弹起,抓着激光剑的李卫身子也跟着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李卫起身,合身再次向平台上冲去。

    又是‘嘭’的一声,李卫身子还没有冲上平台,就被弹得再次摔飞出去。

    看来离开阵法想要再次进入也是不可能了。

    李卫看着阵法呆呆楞了三秒,随后三步两步蹿出大厅,又好似一道闪电从洞府中冲了出去。

    ‘呼’的一阵风刮过,洞府外的木头傀儡横起手臂向着李卫扫来。李卫侧身一闪,挥拳猛击。

    木头傀儡身子晃了晃,随即站稳,又扑了上来。

    李卫一声爆喝,摸出那杆长戈,一戈扎在木头傀儡身上。然后挺着长戈,猛力前冲,直接用长戈刺穿傀儡,生生把傀儡钉在洞府门前的山石上。

    傀儡被钉住,李卫也顾不上拔出长戈,身形急窜。片刻的功夫,李卫已经到了玉鼎金霞殿的殿门外,然后顺着山路又疾驰下去。

    这几年在岛上,文博彦为了博得两人的信任也没少下功夫。单单身法就传授了有六套。

    李卫和马天宇不一样,他不贪多。

    这六套身法中,他只选了一套‘纵云梯’。不是因为这套身法最好,而是因为这套身法能和他先前修炼的‘雾影遁’身法相契合。

    两套身法不断的融合之下,生生被李卫跑出缩地成寸的感觉。

    常人一步大约也就一米,李卫这一步能跨出五米远。

    李卫身影闪烁,片刻功夫就到了山下,眼前就是那片荒漠。此刻李卫心里也有了丝丝的后悔。看来这睚眦必报的性格以后还要收敛收敛。

    不过话又说回来,还有以后吗?

    早知道这样直接在前期就破坏掉文博彦祭炼宝鼎的大计,那样一来自己和马天宇在文博彦的盛怒之下一样不会有活路,但是文博彦也达不成自己的目的。

    就算地球上灵气复苏,就算文博彦还能出岛去寻找资质好的苗子再培养。但是想要再找像李卫和马天宇这样吃了灵果改变资质、体质的人恐怕也是难上加难。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李卫不想给文博彦造成看见希望前刹那间破灭的报复。李卫也不能保证文博彦没有其他的手段。

    但愿这次破坏会对文博彦祭炼宝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李卫心中默默祷告。

    此刻洞府大厅里,文博彦的元婴小人通体几近透明,再消耗本源力量,元婴小人随时可能崩溃。

    偏偏这时,大鼎上的金光还差最后一圈突然停住。

    “不、不、不!”元婴小人一声嘶吼。随后钻入文博彦的躯体里。

    文博彦睚眦欲裂,两眼喷火的盯着宝鼎。

    下一刻他不怒反笑,笑声震彻了整座二泉岛。

    宝鼎上的金光虽然没有点亮最后一圈,但是也没有再黯淡下去,就在这最后的地方形成了僵持。

    这是成了?李卫听到笑声,脚下跑的更急。

    整座岛外围有禁阵,而且还遁入在虚空里,就算李卫能破开禁阵,也出不去虚空。

    奔跑不是为了逃命,就想着能躲过文博彦几天的功夫,哪怕一天也是好的。在死之前能把抢下来的法宝真言鼎毁掉,也算收点利息。想到这,李卫顺手把法宝真言鼎收到自己储物袋里。

    这些年文博彦对两人修炼极其上心,两人散功重修后,修为达不到筑基也就没法被祭炼,所以丹药之类算是敞开了供应。

    法器之类,文博彦一件也没给两人。手头没有一件法器,李卫暂时也想不到能有什么办法毁去这只法宝真言鼎。看来只能往二泉岛边缘地方跑,到那里尝试着把这只法宝真言鼎扔到虚空去。

    眼看已经跑过荒原,来到树林边缘,李卫忽然止住身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跑呀!你小子还挺能跑的。”

    文博彦的声音在李卫头顶上方响起。

    李卫抬头苦涩的看了一眼文博彦,一句话也没有。

    “你小子悟性不错,资质也好。呵呵。其实你不捣乱,用雷击木替换自身,我祭炼宝鼎之后,说不定真的会收你为徒。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

    李卫依然不说话,就这样盯着文博彦看。

    “对了,说你悟性好、资质好。我还漏了一样,你小子气运也好。”文博彦低着头,俯视着脚下的李卫。

    “你那枚保颜丹是准备给你什么亲近的人求的吧?那也是我最后一颗,灵草不好弄呀!保颜丹有肉白骨的功效。你看,你现在这右手,可不就缺了一颗保颜丹吗?”

    李卫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别担心,我不会收回那最后一颗保颜丹,让你吃了把右手恢复正常。你看,我多大度。”

    “呸,老东西。你不用玩猫戏老鼠的把戏了!”李卫冲着悬停在半空的文博彦就是一口吐沫吐去。

    吐沫都没到文博彦脚底就掉落下来。

    文博彦轻蔑的一笑:“猫戏老鼠,你是老鼠?嘿嘿,你还真的很看高自己,在我眼里,你连蝼蚁都算不上,还老鼠?”

    李卫低头下来,把眼一闭。

    “等死?别急,我传授你那么多功法,我们也算有师徒之情。我这个人还是很看重这些。下面给你两条路,一是把你千刀万剐;二是把你神魂抽取出来点灯。你好好想想,你选那条?”

    下一刻,文博彦突然伸手一抛,一根绳索就把李卫牢牢困住。李卫就像一根木桩一样一头栽倒在地上。

    缚灵索,这绳索不止是能捆人,还能阻碍人身体内灵气运转。

    “想自杀?问过我没有?你只有这两条路可选。既然你不选,那我帮你选好了。你先吃了保颜丹,等右手长好后,我再一寸一寸把你给剐了。哈哈哈。”

    文博彦笑声未绝,‘轰隆’一声巨响。

    就见天上有一道白光直接贯穿在玉鼎金霞殿的那座大山上。

    墙倒屋塌,巨石翻飞,灰尘遮天蔽日。屋子大的石块飞的漫天都是,好似狂涛海浪中的一叶叶扁舟,颠簸的上下起伏不定。

    紧跟着整座二泉岛也开始震颤起来,好像地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

    树木被连根拔起,磨盘大的石头和李卫一样,被颠起有十米多高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李卫灵气被禁,如此反复多次,单凭肉身强悍也经受不住。头一歪,李卫顿时昏厥过去。

    二泉岛的震动不因为李卫的昏厥而停止,依然在剧烈的动荡着。

    “啊!我的宝鼎。”

    文博彦先是一愣,然后一声惊呼,一道虹光直奔自己的洞府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