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噬天狂尊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一章 所谓的力量
    早在唐铭和天宗进入三花神宗的时候,绿花护法就以法术和草木沟通,成为了她的眼睛,监视着唐铭和天宗的一举一动。

    也正是因为如此,唐铭在山脚下察觉到三花神宗不对劲的时候,也一直都没有说什么。

    他就是要让这群人以为,他和天宗什么都不知情。

    而现在,当他来到花宫中,与慕容清的一番对话,顿时将所有的前因后果都明了,自然也不必要继续掩饰下去。

    听闻唐铭的话语,慕容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最后只剩下了冰冷。

    “很好很好,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你了,你比之前那个八宗狂魔更强,脑子也更好用。”

    她冷冷的说着,眼神里充满了戏谑,“只不过你比八宗狂魔更疯狂,也比他更不知道该怎么认清眼前的局面。”

    “若是你老老实实的选择臣服,将你身上的功法交出来,我想我们之间会相处的很愉快的。”

    “只可惜你自己亲手将我们的友谊断送了。”

    慕容清有些惋惜的感叹着。

    唐铭虽然很强,可慕容清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此地是三花神宗的山门,唐铭又没有踏出那关键的一步,仍然徘徊在化鼎三重天的境界。

    与其将唐铭杀了,倒不如影响唐铭的心智,让他也成为三花神宗的一条走狗。

    这样一条会咬人的狗,可是比之前那个八宗狂魔要好用太多了。

    “唐铭,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现在跪下求饶,以灵魂发誓,从今以后臣服三花神宗,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如今唐铭已经将所有的计划都看穿,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慕容清干脆直接将目的说了出来。

    身为站在化鼎四重天的强者,哪怕唐铭能够斩杀八宗狂魔,也只能被镇压而已。

    “哼,若是你三花神宗高手尽数在此,我转身就跑,不过只有你这个老女人,我还没放在眼中。”唐铭不屑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

    慕容清闻言,眼中顿时金光暴起,一头金色的长发在她身后乱舞。

    此刻她的声音,哪里还有什么魅惑之意,唯有冰冷和杀气在凝聚着。

    她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整片花宫之内的花海都在颤动,一丛丛花粉漫天飞舞,让此地彻底成为了一片花的世界。

    花粉在阳光之下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如同七彩水晶一样剔透,哪怕看上一眼,都让人的精神为之迷茫。

    若是一般的化鼎初期来此,恐怕战斗还未开始,就已经先束手就擒了。

    “哪怕是同等境界的强者,也不敢在这片花宫中和我这样说话。”慕容清的身上,金色长袍无风自动,露出那长袍之下傲然的身材。

    随着她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她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唐铭点来,“现在就让你明白,你那所谓的无敌力量,是有多么的可笑渺小!”

    刷拉拉!

    漫天花飞听从号令,化作一条巨大的风暴从天而降,朝着唐铭碾压而来。

    明明是柔弱的花瓣,此刻看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冰冷锋利,每一片上都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只怕切割在人的身上,眨眼就要将整个身体都撕碎。

    风暴呼啸,在半空中不断的放大着,几乎彻底占据了唐铭视野中的一切。

    “哼,无知的自大!”

    唐铭愣愣一笑,右手拳头轻握。

    空气炸裂的声音,从拳头中暴起,闪烁着漆黑的寒光,将这七彩的花海,都要变成一片黑暗的世界。

    黑色拳光照耀四方,不躲不闪,正面撼动在花海风暴之上。

    轰隆隆!

    如同惊雷炸响的声音突起,拳芒与风暴撞击在一起,让整个花宫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眨眼之间,双方的胜负已分,拳芒硬生生将风暴砸出一个贯穿的大洞,几乎要将这条风暴彻底炸裂。

    “嗯?”

    慕容清眉头微蹙,眼中神光明灭不定。

    她这随手招来的花瓣风暴,可不是普通的风暴,每一片花瓣之上,都沾有她的道韵,足以轻松撕碎普通的化鼎初期强者。

    而唐铭一拳打出,就几乎要将这风暴消散,那唐铭对道韵的领悟,又达到了何种境界。

    “看来是我低估你了,你比那个八宗狂魔要强很多,若是生在我八宗之内,必然是绝世天骄。”

    慕容清惋惜的说道,“不过就像花一样,有些花生来就受到万人追捧,有的只能洒落杂草丛中,而你,注定只能成为我等的陪衬。”

    随着她的话语,四周花瓣飞舞,再次凝聚而来,将刚才那条风暴上的破洞修复,眨眼便恢复如初,仿佛刚才唐铭的那一拳,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你再强,你没有跨过这条界限,是不会明白这个境界有多么强大的。”

    慕容清淡漠的话语,充满了傲然。

    “你们这个宗门的老女人,还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废话真多!”

    唐铭缓缓站起身来,身上的黑色气息凝聚在手,化作一杆黑色的长枪,直指漫天飞花。

    而此时,三花使者等弟子,恭敬的站在花宫之外,等待着花宫之中的动静。

    “想不到那个家伙,还是惹得长老动手了。”

    看见花宫之内,诡异的花香越来越浓烈,更是有漫天花瓣随风飞舞,黄花护法淡淡说道。

    “奇怪,这唐铭虽然与众不同,可也只是一个化鼎初期而已,怎么会让长老突然动手?难道化工之内的**毒粉也无法影响他吗?”

    红花护法眉头微蹙道。

    对花宫中的布置,他们几大护法早已经知晓,若是有化鼎初期进去了,就算不能被当场控制,精神也绝对会受到影响,变成他们三花神宗的‘朋友’。

    可现在,看花宫之内的变故,分明就是双方开始动手了。

    “此人能够用短短三年,从化鼎初期达到化鼎三重天的境界,身上必然有某些诡异之处,若是能够为我三花神宗使用,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黄花护法淡淡说道,“虽然让他成为我们的走狗也不错,不过他要不是一条听话的狗,现在杀了也无所谓。”

    “毕竟,我们三花神宗最不缺的就是走狗啊。”

    其余两名护法听罢,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唐铭与众不同,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三花神宗非要将这个人留下来,真要那么麻烦,杀了就杀了。

    天宗在一旁沉默不语,将几人说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现在,这群人甚至都避讳在他的面前,当场将这种话说出来。

    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花宫,被三大护法包围,短短的距离好像变成了无法逾越的天堑。

    但,这并不是他等着唐铭被困的理由。

    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他将来此之前准备好的五毒散放在手中,准备强行冲入花宫之中。

    “代理谷主,我劝你最好不要有其他的心思,你手中的五毒散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你想先里面的那个家伙一步去死,可以试试。”

    绿花护法冷然一笑,一条条藤蔓已经盘旋着将天宗的四肢封锁。

    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她若是要杀了天宗,简直是轻而易举。

    “你们药王谷留着,对我们还有用处,如果你老实一点,日后归顺我三花神宗之下,你未来的成就,是你今天无法想象的。”

    红花护法同样似笑非笑的提醒道。

    天宗咬牙看着几人,面色阴沉到了极限。

    原来从一开始,这群人就已经完全算计好,只等着他们到来此地。

    ‘不管了,等待他们露出破绽,一定要救出唐大哥。’

    天宗哪里会被这群人的话语吓到,开始偷偷的做起准备来。

    大不了,就是和这群人同归于尽了。

    三花护法看见他放弃了抵抗,脸上都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然而,就在此时。

    轰!

    花宫顶上的金色鲜花突然炸开,一条花瓣形成的龙卷风冲天而起,随后朝着一旁的阁楼撞击而去,将那高大的阁楼彻底粉碎。

    这风暴好似失去了控制,撞碎了阁楼还未停下,继续肆虐着,直到落入了一片大湖之中,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嗯?”

    花宫外的众人,顿时一片哑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花护法等人,脑子一阵发懵,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便看见一名黑衣男子,从花宫顶端的破洞飞出,随后轻飘飘的降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化鼎四重天的力量吗?”

    冰冷而又戏谑的话语,传遍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刹那间,众人的手脚一阵僵硬,难以回过神来。

    他们没想到,这个淡然走出来的年轻男子,竟然就是刚才走进去的唐铭。

    这岂不是意味着,刚才那个被打飞的,是他们的金花长老慕容清?

    “这怎么会?”

    三名护法的呼吸都一阵停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哪怕金花长老在神宗众多长老中,是最弱的一个,可在这片她精心培养的花宫之中,又有化鼎四重天的力量加持,怎么可能是化鼎初期能够一战的。

    没想到现在,慕容清竟然被唐铭砸了出来。

    这个唐铭的修为,现在到底到达了怎样的地步?

    哪怕是黄花护法,此刻面色也逐渐凝重,尽可能保持平静的安慰道,“不要忘了,此地可是在花宫的范围中,金花长老与各种神花的力量结合,同等境界的高手来此,也未必能够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