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朝小相公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七章 这事没那么简单
    第八百六十七章 这事没那么简单

    门外有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小沈昭一看见来人,立马丢掉手中的玩具,朝着来人爬了过去。

    “舅舅,舅舅……”

    “爸爸叫的都不利索,这舅舅倒是叫的挺溜!”沈运无可奈何的看到吴超,一把抱起沈昭,在头顶上转了一个圈,然后乐呵呵的将小家伙放下,颇有几分吃醋的意思。

    “那你多在家里呆些日子呗!”吴胜男呵呵笑道,看着吴超,若无必要,这个时候吴超是应该不会来打搅他们两口子的。

    “小赵伯爷来了,说要在咱们家蹭饭!”吴超将小家伙放下来,看着沈运。

    “这家伙!”沈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家少这一顿吗,是有事吧!”

    “估计就是想和你聊聊,正好我今天麻烦他一件小事,就这么过来了!”吴超含糊的说道,反正在自己妹妹面前,他是不可能和沈运说的太明白的。

    “那我去看看!”沈运回头看看吴胜男:“你要来吗?”

    “不用了,你们男人谈事,我过去干什么,我和小昭玩会就好,你忙你的去吧!”

    果然,吴胜男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刚刚这一番和自己丈夫的谈话,更是让她心里清楚,自己丈夫做什么事情,他心里都是有数的,她做好自己相夫教子的本份就好。

    在沈家的偏厅里,高寒和赵虎臣,两人正在兴致勃勃的聊着。

    随着沈运高高兴兴的回到南京的,可不止是赵虎臣一个人,高寒也是土生土长的南京土著,家人都在南京,虽然在北京任职去了,自己的夫人和儿子都在北京置办了宅子,但是老宅这边,老父亲和一般亲戚都还在,这次回来,也就顺道着省亲了。

    不过,好歹他还自己是有差事的,在家里呆了两天,便是整天都是在沈家,沈运不出去,他和他的人,自然也不会出去乱晃悠。

    沈运整天和自己的老婆孩子腻在一起,他就是想找人聊天,也找不到人,赵虎臣一来,他倒是有聊天的主儿了,当然,更关键的是,他以前也赵虎臣也有这样的接触,当年李晨和赵虎臣和沈运形影不离的时候,他高寒可是也在沈运的身边。

    只是当时,他区区一个锦衣卫的百户,即使凑到赵虎臣身边说话,也是巴结恭谨的意味居多,如今他身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倒是可以有资格和赵虎臣聊一些平等的话题了。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沈运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在桌子边坐下:“怎么了,咱们的小赵伯爷,今天遇见高兴事了?”

    “屁的高兴事,在聊他们锦衣卫现在越来越没规矩了!”赵虎臣嗤之以鼻:“也就是运哥儿你脾气好,不和他们计较,反正我是不给他们面子的!”

    “锦衣卫又怎么了?”

    沈运有些好奇的看着高寒,三人当中,可就高寒是锦衣卫,而此刻高寒脸色,也微微有些尴尬之色。

    “你不知道?”赵虎臣一愣:“刚刚你大舅子去锦衣卫衙门去捞个人,一个区区的锦衣卫百户,就敢不给你沈家面子,你大舅子叫我来帮忙,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你这里混一顿,我可是吃饭的时候,被你大舅子给拎出来的!”

    “哥?”沈运看着身边的吴超,露出询问之色,此刻没有外人,吴超也没有犹豫,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他又强调了一遍:“其实就是小事,不过是我们沈家不愿意张扬,而且,那个锦衣卫百户也过于执拗,这事情,我想着麻烦小赵伯爷,已经就够了!”

    “不够,绝对不够!”高寒冷着脸说道:“这是打我高某的脸,也是打我锦衣卫的脸,我锦衣卫做事情,什么时候这么没分寸了,恩科前夕,居然敢随意捕拿有功名的读书人,这要传到京城,一个跋扈的帽子,是跑不掉的!”

    他用手指敲敲桌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区区的百户,就敢不管不顾,铁面无私,这可就好笑的很了,别说百户,就是南京千户所的千户,哪怕是北京调来的,哪一个不是事先将这南京城里的势力盘点清楚,弄清楚那些人是能得罪的,那些人是不能得罪的,那些人是要敬而远之的,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这个千户,一个月都做不到,只怕就得滚蛋!”

    “这个百户有问题,甚至,这个千户都有问题!”他很是肯定的说道:“甚至,连他们抓的人,都有问题,什么人不好抓,沈大人才回南京,就有和沈大人有关系的人,被锦衣卫抓了进去,这要是是没蹊跷,打死我的偶不信?”

    赵虎臣瞠目结舌的看着高寒:“你们锦衣卫平时就是这么做事情的吗,看什么都象有阴谋,看谁都不是好人?”

    “锦衣卫本来就是有监督百官之责的,连这一点都拎不清,能是一个称职的锦衣卫吗?”高寒冷冷的说道。

    沈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来,这是冲着我来的了?”

    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看着高寒,微微一笑:“不会是你家那位指挥使大人的意思吧?”

    “指挥使大人知道我在你的身边!”高寒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而且,陛下将你召回来,我锦衣卫为陛下的爪牙,唯陛下的心意行事,又怎么会多生枝叶,做出让陛下不喜的事情!”

    “所以,绝对不是我们指挥使大人的意思!”高寒肯定的说道:“这背后一定有人主使,不过是谁,就不好说了!”

    “那就查查咯!”

    沈运微微一笑:“你高大人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有人看我沈运不顺眼,而且还是在南京看我不顺眼,我倒是想好好的会一会他,我沈运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他们这么拐弯抹角绞尽脑汁!”

    赵虎臣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赵家现在可是和沈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说一荣俱荣,至少要是沈运被算计了,赵家肯定也是会有损失,若是真如高寒推测的那样的话,那这事情,还真不能稀里糊涂就这么过去。

    “要不,我明天去会一会他们的千户,盘下他的底细,高大人你不出手则可,出手,咱们就得弄得水落石出,拿捏住他们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