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刀倾情 > 章节目录 第1582章
    厉秋风见王庄主怒气冲冲的模样,心下十分奇怪,暗想自己与王庄主虽然并无深交,不过言谈举止之间,透着十足的老成持重。是以自己一直以为他做事稳重,心思缜密。可是今日王庄主性情大变,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方才他在正堂之中大声吵嚷,确实有些过分。秦老五打人固然不对,但是王庄主闹成如此模样,说他一句“咎由自取”却也没什么错。而且柳生良带领手下前来查看情形,王庄主竟然向柳生良诉冤,大失身份,这事情做得未免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厉秋风虽然想上前解劝,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暂时沉吟不语。却听柳生良笑道:“王庄主,敝庄庄主外出办事,眼下不在庄子里。依在下看来,阁下还是在这里屈就一晚。明日敝庄庄主与厉少侠办完事情之后,便会放各位离开。到了那时,王庄主想到哪里去便到哪里去,不想再看到这些人,到时拍拍屁股走了便是。”

    王庄主大摇其头,口中说道:“你不要多说,这间屋子王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住下去。”

    他说到这里,向门口望了一眼,接着说道:“小女和慕容姑娘住在右厢房之中。我模模糊糊记得那里有四间屋子,王某想住到小女居处的隔壁,不知道阁下是否可以答应?”

    厉秋风听王庄主如此一说,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王庄主故意大吵大闹,又与秦老五冲突,便是想离开正堂,到厢房居住。如此一来,他住在王小鱼和慕容丹砚隔壁,若是有人对王小鱼不利,王庄主不惜以死相拼,也不会让王小鱼受了伤害。想到王庄主为了女儿费尽心思,厉秋风心下也颇为动容。

    王庄主说完之后,神情紧张地望着柳生良。柳生良沉吟了片刻,口中说道:“王庄主,你和王姑娘虽然是父女,不过她与慕容姑娘同处一室。你老人家到她们的隔壁居住,还是有些不方便。若你实在不想在正堂歇息,在下倒有一个主意。右侧厢房住着王姑娘和慕容姑娘,左侧厢房的四间屋子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若是王庄主不嫌弃,今晚不妨在那里歇息。”

    柳生良话音方落,王庄主抢着说道:“如此最好。就算幕天席地,王某也不想在这里耽搁片刻!”

    他说完之后,也不等柳生良答话,转身便要向门口走去。柳生良急忙拦住了他,口中说道:“实不相瞒,厢房里的床都被搬到了这里。就算王庄主要去厢房歇息,也要抬一张床过去才行。”

    王庄主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有没有床无所谓,在地上睡一晚也没什么了不起。”

    柳生良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看着王庄主走出了屋门,这才吩咐两名青衣人将王庄主的床抬走。随后他向厉秋风拱了拱手,口中说道:“在下到厢房去瞧瞧,看看还缺什么东西。厉少侠若是有事,随时吩咐在下便可。”

    柳生良说完之后,也不等厉秋风回答,转身便随着一众青衣人走了出去。待到众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秦老五狠狠啐了一口,愤愤不平地骂道:“姓王的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他不想与老子在同一间屋子里歇息,老子还嫌他一身铜臭味道,巴不得一脚将他踹出去!”

    胡掌柜等人也纷纷随声附和,对王庄主大加讥讽。厉秋风自以为猜透了王庄主的心事,倒有些佩服此人。只不过倭寇窥伺在侧,他自然不能将王庄主的真意说了出去,只得听着众人越骂越是难听,心下暗自为王庄主鸣不平。

    过了不久,只听得脚步声响,却是柳生良带着手下从左侧走了过来。想来他们已经给王庄主收拾好屋子,正要离开后院。厉秋风原本以为柳生良会进来说话,没想到这些人脚下不停,一直走到前院去了。厉秋风老大没趣,只得坐在床上沉默不语。

    约摸过了一盏工夫,有五六名青衣人托着食盒、提着食桶前来送饭。与白天让众人大快朵颐的紫铜火锅不同,晚饭极为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寒酸,只有稀粥、馒头和几盘咸菜。胡掌柜等人将馒头拿在手中看了看,便将馒头丢回到食盒中。秦老五和几名船夫却丝毫不嫌弃饭菜简单,每人左手握着馒头,右手端着粥碗,吃一口馒头喝一口粥,然后再将粥碗放下,拿起筷子夹起咸菜放入口中大嚼。

    白掌柜见秦老五等人吃得热火朝天,咽了两口口水,冲着秦老五说道:“你们几位真是来者不拒,如此难以下咽的馒头咸菜,竟然能吃得如此津津有味,佩服,佩服。”

    秦老五听出白掌柜语含讥讽,却也毫不在意。只见他狠狠咬了一大口馒头,一边在口中咀嚼,一边冲着白掌柜笑道:“有口吃的就不错了。白掌柜,你可别忘记咱们是在什么地方。咱们的性命都捏在倭寇的手中,下一顿饭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是以能吃一口算一口,别到了最后关头后悔,那可就不大妙了。”

    白掌柜等人听秦老五如此一说,这才悄然大悟。人人心下均想,别看白天倭寇用火锅美酒招待众人,这些人说翻脸就会翻脸,到时能否逃生,尚属未知之数。若是此时不吃得饱了,一旦与柳生宗岩翻脸,能不能吃到下一顿饭都不好说。念及此处,众人纷纷拿起了馒头,争抢着向口中塞去。虽说这馒头干巴巴的没有什么滋味,不过用它来填饱肚子,倒是非常不错。

    厉秋风冷眼旁观,只见萧东、张实、胡掌柜等人偷偷拿出了银针,在馒头、稀粥和咸菜中偷偷试毒,确认无毒之后,这才开始吃饭。厉秋风心下暗想,这些人个个精明,若是能齐心合力对付倭寇,咱们的胜算便大了许多。不过若是他们畏敌惧战,与倭寇甫一接战,便即望风而逃,自己一方非得大败亏输不可。

    厉秋风思忖之际,只见戚九悄悄走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厉大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厉秋风一怔,转头看了戚九一眼,这才点了点头。他故意对戚九大声说道:“这屋子里太闷,待得久了,简直让人头昏脑胀。不如到门外喘一口气,再回来歇息。戚兄弟,你意下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