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治水
    听到他们的请求,容涟指着他们道:“一有事就找我,不去。”

    顾淮安与楚天阔相似一眼。

    “若这是我妹妹拜托你的呢?”

    “若是顾嫱拜托的那便让她来给我说。”

    容涟扫了他们一眼,他才不会上他们的当呢。

    “既然如此,那便不送了。”

    沈千山本就对他们让容涟过来很是不,既然他不愿意,那他也不强求,另寻他人就是。

    “这……这就让我走了?”

    容涟没有想到沈千山竟这般让他离开了,不是应该在挽留一下吗?不是有事求他吗?怎么感觉好像是他在求他们一样呢?

    “实在抱歉,让容大人白走了一趟,下次必备好礼前去赔罪。”

    看着容涟震惊的模样,顾淮安也顺着沈千山的话说道。

    顾淮安都已经说出口了,容涟心下便明白他们不是在跟他开玩笑,沉默了片刻,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好好,我答应了。”

    “既然如此,淮安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本王就先走了。”

    一答应,沈千山便说道,一点反悔的机会都不给他。

    容涟感觉自己的被他坑了,但又是自己答应的,现在也不能反悔了,只能应下了。

    楚天阔在一旁偷着笑,他明白刚才只是沈千山给容涟下的套,毕竟之前顾淮安说了是顾嫱拜托的,虽然他嘴上不答应,心里其实早已答应了下来,就想让他们给他一点妥协罢了。

    沈千山离开后,容涟问顾淮安,“真的是顾嫱拜托我做的事情吗?”

    顾淮安看了他一眼,轻轻的摇了一下头。

    容涟瞬间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顾淮安给他说着事情的时候,容涟真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秦府。

    容涟突然登门拜访,让秦良平有些疑惑。

    “容大人,真是有失远迎啊,不知容大人此次前来可谓何事?”

    这个容涟突然登门拜访让秦良平很是疑惑,他与容涟只见都没有什么交集,他怎会来?

    “秦大人,今日来找秦大人就是想让秦大人去找皇上帮在下说说理。”

    听他这样一说,秦良平更加的疑惑了。

    “那艺双楼本就是在下的产业,现在被武大人弄得我生意都没法做了。”

    听到艺双楼竟是他的生意,秦良平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都说这个艺双楼的背后很是神秘又强大,原来竟是容涟的。

    “容大人说笑了,您的艺双楼自然要您去说了,要是我去说,皇上也不会听吧。”

    “秦大人,您不会不知道为何找您吧,毕竟那个丫鬟怎么死的您想必很是清楚。”顿了顿容涟又继续道:“若是我去皇上面前说,一不小心将那个丫鬟来找您的事情说了出去,您说皇上会怎么想呢?”

    他话语中的威胁很是明显,不就是在说若皇上知道那个丫鬟死之前见过他,那皇上定会以为这是他在故意找麻烦。

    秦良平沉默了,若是沈仲白真的怀疑他了,定会想法设法的除掉他,所以他只能替容涟去说。

    “对了,其实今日皇上已经去找过武德泉了,若秦大人您再不去,这武大人就要成为皇上的心腹了,毕竟我的人告诉我前几日皇上一直在秘密的召见武德泉,若这个局是皇上与武德泉一起为大人下的呢?”

    “容大人说笑了,我有什么好让皇上惦记的呢。”

    秦良平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紧张。

    容涟全部都看在眼中,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来,继续道:“毕竟武德泉生性多疑,您女儿又经常见九王爷的人,若是我,我也会多心。”

    他说的这件事虽然秦良平很明显是别人给她女儿下的套,但他也无法解释,毕竟这是事实,就算沈仲白知道了心中也会对他有所忌惮。

    “容大人,您说的事情我都明白,既然是容大人的吩咐,那我定是要帮容大人完成的了。”

    他不清楚容涟为什么会这么清楚这件事情,就像他也参与了进来一样,就连他都没有那么确定这些事情的真实性。

    若他没有参与其中,那这个容涟便是个厉害的人物,若是能与他交好自己是不是就会知道很多事情呢?

    秦良平已经开始盘算着与容涟交好的事情了。

    容涟对于这些事情本来就很清楚,毕竟他喜欢的人在其中,在关注顾嫱的同时他也关注了这些事情。

    所以,顾淮安告诉他的事情一点用都没有,还没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有用。

    只是沈千山与沈仲白两个神仙打架,他本不想参与的,不想沈千山处处算计他而顾嫱也是帮着沈千山的,他也就顺便帮了一下罢了。

    “如次,在下便谢过秦大人了。”

    事情完美的完成,容涟便回去邀功去了,不想来到聆音阁却被告知他们全部出去了,容涟心中气愤不已。

    顾嫱躲在屋里听着下人的来报顿时高兴的勾起了嘴角。

    因为容涟的推波助澜,秦良平与沈仲白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张了,加上秦良平去找沈仲白说刺杀的事情,让秦良平彻底对沈仲白产生了嫌隙。

    沈仲白因为武德泉的愚蠢心中开始对他的能力有所怀疑,更是对他起了杀心。

    夜晚,皇宫。

    “武爱卿,朕有件事要吩咐你去做一下。”

    听到沈仲白要重用与他,武德泉心中异常的兴奋,谁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

    “皇上只管吩咐便是,臣定当万死不辞。”

    沈仲白佯装满意的点头,“眼看雨季快要来临,这江南水患一直都是朕的心头病,你可愿意接了这个差事替朕分忧?”

    “臣领命。”

    武德泉很是爽快的就答应了,他本就是沈仲白的人,若是治理水患有功那定是要嘉奖于他的,更何况它还可以从中赚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他想的处处都是对自己好的地方去,却不想之后会死在这份差事上来。

    “既然如此,你先下去吧。”

    沈仲白看着下面一脸得瑟的武德泉,心中更加坚信此人留不得。

    原本还想多用上一些时日的,他的能力远远低于他的想象,既然如此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聆音阁。

    “江南水患每年都要死很多的人,现在派武德泉前去治水,会不会是他想要这样换取民心呢?”

    顾淮安分析道。

    沈千山疑惑,这个时候沈仲白不想着怎么对付他反倒派武德泉前去治水,这其中怕是有什么猫腻。

    “话虽这样说,但沈仲白这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众人都觉得楚天阔说的有道理,但谁都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其中还有谁参与了此事?”沈千山问道。

    “还有工部侍郎王洋。”

    “这王洋不是秦良平的门徒吗?”楚天阔疑惑。

    听到这里,沈千山好似明白了什么,轻笑一声道:“若不是要他与秦良平打好关系,那便是要除掉他。”

    他的话很快引来了赞同之声。

    “怕是更想除掉他吧。”顾淮安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帮他一把,不过我们还需要将这件事情做一个反转。”

    沈千山说着便于其他人细细的说着他的想法。

    为了早些赶到江南,武德泉在沈仲白宣布将这件事情交给他的时候,他当天便离开了京都。

    刚走一天,便有刺客前来刺杀他们,但刺客武功并不好,很快便被他们打退了。

    夜幕降临,因为白天打斗耗费了他们的时间,让他们无法到达城中去,只能在野外生火。

    “大人,着四周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侍卫们将帐篷都搭建好了,前来将马车上的武德泉请了下来。

    武德泉点点头,走进了属于他的帐篷。

    他的做法让一些士兵有些微的意见,毕竟他们以前也是打过仗的,从没见过哪个大人像他那样在马车上等他们全部弄好了才下来,但毕竟他是大人他们是属下,便也不再说什么。

    “武大人,您可有休息?”

    刚吃过饭,王洋便来到了武德泉的门口。

    武德泉知道王洋是秦良平的人,所以对他并不想有太多的交集,怕什么时候他将他害了他都不知道。

    “王大人啊,不知王大人可有何事?”

    武德泉走了才出来,看着王洋道。

    虽然外面有着篝火,但还是不怎么看的清对方的脸。

    “武大人,下官想要与武大人商讨一下治水之法。”

    “这……”武德泉有些犹豫,“王大人,你看这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还是明日再说吧。”

    说完,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进了帐篷。

    王洋还想说什么挽留却只能咽了下去。

    天已经很黑了,周围的静悄悄的,黑暗中,有几个黑衣人潜入了武德泉的帐篷里。

    “谁。”

    感受到危险,武德泉惊呼出声。

    他的声音刚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就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颈,让他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武大人,您不要慌我们是皇上的人,皇上接到消息王洋竟然九王爷的人,要在去江南的路上将您杀害,皇上特地派我等保护您。”

    武德泉一听,心中却还是有些怀疑,“你们当真是皇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