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的旧神世界
    不…不对,她不是莉莎。

    虽然乍看起来的确一模一样,甚至连微笑的表情都极其的相似,但的确不是同一个人…只是长得过于相似了。

    在万分之一秒的瞬间从震惊中恢复后,安森的眼神迅速变得冷静,带着一点点被背后声音惊到该有的错愕,完成了“回首望去”的动作。

    “请…请问,您是?”

    “塔莉娅·卢恩,您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塔莉娅。”少女带着不露齿的微笑,两手提起裙边优雅行礼。

    克洛维王国的上流社交场合内,女性除非对方主动提出,否则是不能直呼其名的,哪怕知道也不能说,不然就是对宴会主人极大的不尊重——这一条被小书记官放在了“小抄”的头条。

    “早上好,塔莉娅小姐。”

    微笑的安森低头颔首的刹那,目光悄然扫过少女的面颊…对方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魔法的气息,不过有可能是对方隐秘的太好了,毕竟连梅斯·霍纳德在成为黑法师后,审判所也花了三十年才发现他…他抬起头,指着身后的画像笑道:

    “我对这些画像很感兴趣,所以稍微有些入迷…难道宴会已经开始了?”

    客人不应轻易询问主人家的情况,不知道说什么时最好的开场白就是“宴会何时开始”。

    “不,那还要一个小时。”

    轻笑的少女抬手掩住粉唇,矜持的漫步向安森走来:“您对历史很感兴趣吗?”

    这也是一个标准的“克洛维贵族客套”——往往是双方大肆宣扬家族血脉渊源流长的时机。

    “只能算是兴趣。”安森故意没接话,他和前安森的记忆对巴赫家族的历史基本上一无所知:

    “在圣艾萨克学院时,那是我最喜欢的学科。”

    “哦?”

    少女抬起头,闪光的眸子扫向安森:“那…梅斯·霍纳德教授呢?”

    “他是我最喜欢的教授…曾经。”

    安森收敛了笑容,迅速流露出失落表情的同时叹息一声:

    “但现在他却成为了众所周知的邪恶施法者,破坏克洛维人福祉的旧神派——如果不是教会为了避免影响不准登报,他现在大概已经恶名远扬了。”

    “所以现在的我对教授的感觉,恐怕只能用‘复杂’来形容。”

    “原来如此。”

    塔莉娅平静的点点头,站在安森身侧,和他一起静静的看着梅斯·霍纳德的画像。

    “那么您呢,塔莉娅小姐?”

    安森随口试探道:“既然卢恩家族曾经资助过教授,那您应该也见过他…对吧?”

    “我?”

    塔莉娅流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那和莉莎平时完全一致的模样让安森差点儿失神:

    “我对梅斯·霍纳德的感觉嘛…嗯…大概是像亲人一样吧?”

    “亲人?”

    这是个什么回答,难不成教授还是卢恩家族的旁支?

    “对。”

    塔莉娅矜持的答道,用波澜不惊的口吻给出了谜底:

    “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夫。”

    “哦,原来如此。”

    表面恍然大悟的安森,内心已经是惊涛骇浪。

    啥?!

    她、她说什么?!

    未婚夫?!

    梅斯·霍纳德教授应该是在三十年前成为亵渎法师的,拥有圣艾萨克学院导师资格还要更早,差不多是四十多将近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被干掉之前应该是六十岁出头;而这位塔莉娅·卢恩小姐,嗯,怎么看都是…未成年?

    当然,在上层社会的婚姻中年龄永远不是问题,决定爱情的前提是两个家族间的利益;但以卢恩家族的地位,梅斯·霍纳德教授又能给他们什么?

    除非……

    “不,您好像误会了。”

    塔莉娅摇摇头,继续解释道:

    “梅斯·霍纳德教授曾被我的父亲定为我的未婚夫,我们只偶尔见过一两次面,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并不了解。”

    “所以我说,我对他的感觉大概就是像亲人一样。”

    “哦,原来如此。”安森再次恍然大悟。

    就像是那些只在长辈口中提到过的远方亲戚…差不多吧。

    “那梅斯·霍纳德教授,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您的父亲挑中,得到了来自卢恩家族的资助呢?”

    安森继续旁敲侧击,尝试从身侧的塔莉娅口中套出对方邀请自己到此的情报。

    他现在可以基本确定,对方真的不是莉莎——除了对方的眼神和谈吐显得比莉莎聪明了太多倍之外,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

    手。

    对方的手实在是太纤细了,那白皙到甚至能看清下面血管的纤纤柔荑,和莉莎因为在野外打猎,修筑工事,操弄步枪和火炮而坚实无比,甚至长了茧的小手有着天壤之别。

    即便对方能找一个血法师改造了她的身体,再让一个黑法师给她下心理暗示,某些小细节的习惯是改不掉的——而莉莎的小习惯就是在放松时,双手会不自觉的攥紧。

    “天赋。”

    塔莉娅如此解释道: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天赋异禀,却又因为客观条件的限制无法完成应属于他们成就之人;数百年来卢恩家族始终致力于挖掘这样的人才,让他们成为卢恩家族的一员,得到更好的条件,实现他们的目标。”

    “作为回报,他们在实现自我的同时,也会将卢恩家族放在首要的地位,让伦德庄园和卢恩家族,永远的延续下去。”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梅斯·霍纳德教授能够成为黑法师,并且在克洛维城如此低调,却依然能拥有庞大势力的原因么…安森在心底默默道。

    依靠卢恩家族庞大到无孔不入的财力和影响力,的确能让他以一个普通教授的身份接触到克洛维王国的顶层社会,和那些同样古老并且倾向于旧神派的贵族达成合作关系,甚至反过来将对方为自己所用。

    这么说来,对方没有干掉自己反而留下请柬,就是因为梅斯·霍纳德对他们已经失去了价值,所以要重新物色一个天赋异禀的……

    “不过邀请您来做客的理由,倒不是因为这些。”

    ……哎?

    不是因为这个?

    突然懵住的安森,有种被对方噎了下的错觉,连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都忘记了。

    “请不要对我的话有任何误会,安森·巴赫阁下。”

    塔莉娅微微侧目,视线从油画扫向安森的表情:

    “我这么说没有任何要贬低您的意思,事实上恰好相反,您对卢恩家族的意义远比挂在这些墙上的人重要的多。”

    “那是因为什么?”

    收敛了笑容的安森略微认真的问道。

    终于要进入正题了么,这些古老贵族间的客套总让他觉得对方再故意拖字…时间。

    “已经快要到午餐的时间了。”

    塔莉娅话锋一转,仍没有正面回答安森的问题,带着亲切的微笑道:“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入席,然后边吃边聊?”

    “……好。”

    强忍着逼问对方的冲动,安森微笑道。

    这里是卢恩家族的庄园…就算罗曼能在庄园外围接应自己逃亡,自己和他两个人也不可能躲得掉一个亵渎法师的追杀;在这片和克洛维城远郊的两万多亩私人领地上,秩序教会和宗教审判所无法对那位亵渎法师构成任何威胁。

    必须保持克制,找机会问出莉莎的下落。

    跟随着娇小少女的身影,两人来到了一间白色大理石与红黑色帷幕组成的餐厅,管家奥托和两排六名男仆已经在餐厅内等候;明明是白天,昏黄的纯银烛台,壁炉内火光的影子,还有头顶的水晶吊灯,让房间的氛围宛若午夜。

    进门的一瞬间,安森的目光十分自然的落在了餐桌上;铺着白色桌布用烛台与鲜花装饰的餐桌,却只有两把椅子。

    “其他人呢?”安森面露疑惑的轻声问道,内心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虽然对方只邀请了自己,但总不至于偌大的卢恩家族只有她一个人吧?

    塔莉娅回首望向安森,表情略有些玩味:

    “您希望有很多人陪您一起用餐吗?”

    “……倒也不是。”

    安森微微摇头,在对方的微笑中走到桌边,一位面无血色的男仆上前侍奉他入席。

    “奥托,距离午餐时间还有多久?”塔莉娅微笑着看向管家。

    “还有半个小时,但厨下已经全部备好。”奥托躬身行礼道:

    “如果您需要,现在就可以。”

    “那就上菜吧——都已经是圣徒历一百年了,不用再拘泥于过去的繁文缛节。”

    “遵命。”

    很快,端着各式佳肴的男仆们接踵而至——浇淋了黑胡椒酱汁,嫩滑无比的小牛排;用上等葡萄酒炖煮,鲜红如血的香煎鹅肝;入口即化,清甜细腻的蘑菇牛肉汤配鸡蛋……

    按照小书记官的提醒,在用主餐刀将一小块焗蜗牛送进嘴里后,安森将手中的餐具归位,目光扫向正端起一杯甜酒的塔莉娅。

    “现在可以告诉我,邀请我参加这场午宴的原因了吗?”

    “放松,安森·巴赫阁下,放松些。”

    摇晃着酒杯的塔莉娅轻声道,稚嫩的面颊上挂着甜蜜的微笑:“邀请您做客的目的,就是希望您能够在伦德庄园拥有永生难忘的体验,和毫无牵挂的舒适。”

    “梅斯·霍纳德已死,在这座庄园内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您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敌意。”

    “谢谢。”安森微微一笑:

    “但如果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或者告诉我的妹妹,莉莎·巴赫的下落,那样的话我会非常感激的。”

    “莉莎…莉莎·奥古斯特。”

    塔莉娅给了安森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您很在意她?”

    “当然。”安森毫不犹豫道,眼神逐渐凝重:

    “她是我妹妹。”

    “但她并不是的血亲,只不过是您在雷鸣堡的战场上捡到的一个孤儿而已。”

    摇了摇头,塔莉娅继续追问道:“为什么要对一个孤儿那么在意?”

    “她是我妹妹。”安森重复了一遍。

    塔莉娅眨了眨眼睛:“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

    “难道就没有其它的理由?她可是奥古斯特的血脉,甚至有可能是这位古老的血魔法使徒唯一的后代,拥有让您或者您的后代向更高的层次进化的可能…难道您真没有过这方面的企图?”

    “我对那个没兴趣。”

    “嗯…或许吧。”

    塔莉娅的笑容更加玩味了,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意的光芒:

    “但让她奥古斯特之血的身份暴露,变成梅斯·霍纳德目标的人…是您。”

    安森沉默了,这是他无法否认的错误。

    “梅斯·霍纳德,或者说…黑法师。”目光闪烁的塔莉娅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口:

    “他曾经是卢恩家族竭力投资,被我父亲视作最有前途的年轻人之一;依靠他的头脑和手腕,原本早就在克洛维烟消云散的旧神信仰死灰复燃;旧神派…再一次在克洛维上层占据一席之地。”

    “而这样亲密无间的合作,直至某个年轻的陆军中校带着他‘可爱的妹妹’来到克洛维城的时候,就结束了。”

    塔莉娅冲着安森眨眨眼:

    “他在见到莉莎·奥古斯特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她和我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并且从某个不小心‘说漏嘴’的中校口中得知了‘奥古斯特’这一姓氏,从中挖出了这一血脉背后的渊源,以及那位千年前陨落的血魔法使徒。”

    “从那一刻起,他就彻底背叛了卢恩家族。”

    呲啦!

    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响,不经意间抬起目光的安森,表情猛地一怔。

    站在少女身后,面无血色的男仆们,脸上的皮肤和顶部的头发忽然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面部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坏死和腐坏。

    这…这……

    “在古老的旧神派家族之间,有一个不成为的规定——如果某个家族击败了另一个,就必须将对方所有剩下的血亲,也变成了自己家族的一员。”

    微笑的塔莉娅像是没有看到安森的表情,继续说道:

    “梅斯·霍纳德…他就是因为莉莎和我的长相的相似之处,推测她极有可能是被遗落的奥古斯特之血,进而从关于卢恩与奥古斯特的记载中发了两个家族间的渊源,并且找到了让他大喜过望的真相。”

    “没错,击败莉莎的先祖奥古斯特,并且他和他家族的一切据为己有的使徒,就是我的父亲…卢恩。”

    “而我,则是身兼两支血脉,被钦定的卢恩家族下一代的继承人…塔莉娅·卢恩。”

    “偶尔也被称为塔莉娅·奥古斯特·卢恩。”

    “莉莎,是我的血脉相连的姐妹。”

    啪嗒!

    枯萎坏死的眼珠从彻底腐烂的眼眶中掉落,滚动着碰到了浑然不觉,整个人呆愣住的安森脚边。

    “所以您明白我们一定要款待并对您致以感谢的原因了吗——对于帮助寻回家族血亲,又从叛徒手中保护了她的恩人,卢恩家族欠您一个永远无法偿还的人情。”

    塔莉娅端起精致的高脚杯,热情的向安森敬酒:

    “欢迎来到伦德庄园,欢迎来到血脉相连的,真正的旧神世界,安森·巴赫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