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才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色医妃:病娇王爷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一章 给小白道歉
    可惜了小佩。

    她开的方子江慕乔看过,小小年纪对医术有这个造诣,很是难得。

    听她哭泣声渐消,江慕乔才道,“你既然已经知晓,就该明白这件事与我安王府无关,与蘅芳医馆更无关。你今日来医馆偷药材和银钱,这件事我也可以念在你有苦衷的份儿上就此作罢。你只要答应一件事,我就放你走。”

    小佩已经不复之前的倔强,她朝江慕乔弯腰,“安王妃,你大人有大量,莫说是一件事,便是要砍了我的头,我也绝无二话。”

    “我砍你的头做什么?”江慕乔反问,“这件事也简单。”

    拍了拍小白的头她又示意,“给小白道歉吧。”

    “啊?”小佩震惊,她深深的咬着唇又道,“安王妃,你若要羞辱我敬请随便,又何必让我这么做?给一只狗道歉,狗总不能比人还尊贵。”

    “谁侮辱你了?”江慕乔反驳,“你当它是一条狗,可于我来说,却如同我亲手养大的孩子一般。你伤了它,难道不该道歉?”

    小佩唇抿了抿,却又对江慕乔的说法不解,“你当一条狗是你的孩子。”

    “是呀。”江慕乔眸色温柔,“我把它从小养大,亲自教它,就是我的孩子。”

    小白也往江慕乔的脚边蹭了蹭,能得主人这么一句,狼生圆满!

    小佩虽觉不可思议,然而这一人一狼的情义她又看在眼里,只得对小白道歉,“对不住,我伤了你。”

    小白不复在江慕乔面前的温柔,嗷了一嗓子后把头扭到了一旁,狼脸上明晃晃的不屑。

    它这模样险些让小佩以为看花了眼,这是一条狗?

    这狗成精了吧!

    江慕乔笑道,“我跟你说了它很聪明,你不是实心实意的道歉,它不接受。”

    小白跟着叫,对,不接受!

    一句轻飘飘的对不住就想打发它,没门儿!

    小佩,“……”

    这狗叫人害怕,她又的确做错在先,只得深吸口气,“真的对不住。你刚刚扑过来的时候我一时害怕,所以没控制自己。”

    这回还勉强像样,小白把头扭了回来,又朝小佩叫了两声。

    别光道歉啊,你的凶器呢!

    小佩下意识的求助江慕乔,听她解释之后才慌忙抽出袖子中的短刀,“就是这个,我藏在袖子里……”

    小白不满的朝她低吼,还有!

    “你身上还有什么?”江慕乔又问。

    被这么大的一只,并且还有旧仇的狼崽子盯着,小佩又惊又怕,连忙掏出了身上所有的东西一一摆了出来,“除了我身上的衣服,就这么多了,别的真的没有了。”

    她话音落下,小白在地上嗅了嗅,忽地用爪子扒开其中的一个小布包,接着它叼起了小布包,奋起身子朝小佩扑去!

    布包在空中散开,里头的粉末也抖开,呛了小佩满头满脸,见她手忙脚乱的擦拭,小白这才落回江慕乔脚边。

    光弄到伤害它的凶器有什么意思,这小贼敢伤害主人,得严惩!

    江慕乔也是直到此时才明白了小白的打算,有些啼笑皆非的挠了挠它的下巴,“你倒是聪明的很。”

    将脸上擦干净,小佩也服气了,这狗果然是聪明,都晓得为自己的主人报仇。

    “我错了,这都是我应得的。”小佩又对江慕乔道歉,“安王妃您大人大量,莫跟我一般计较。”

    “我本来就没跟你一般计较。”江慕乔道,“还有它,若它没有嘴下留情,莫说是你,便是三个五个也不够它咬。”

    “行了,今日这事儿就算是到此结束了。”她朝小佩点头,“有什么难处可以说,不要做这种行窃的勾当。你有没有想过,若不是你被小白抓住没有得逞,那么今日无法求医问药的就是另一个人。你说你冤枉,可旁人又做错了什么?”

    小佩愈发羞愧的无颜抬头,“安王妃,是我狭隘自私了。”

    “能意识到还不算没救。”江慕乔语气缓和了一些,“你走吧,日后若还需要药材,你直接来找静芙表姐。”

    小佩几乎是夺门而出。

    门外花姐还没走,见了她出来才彻底松口气,“小佩,你没事吧!没有难为你吧?”

    一边说,还一边往小佩身上看,见她只是眼圈发红,身上却并无不妥,转头又立刻对江慕乔千恩万谢起来,“多谢安王妃,多谢您宽宏大量,小佩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们也知道给我们添麻烦了。”静芙气呼呼道,“早干什么去了?”

    花姐脸色讪讪,小佩也不复之前的桀骜,弯腰给崔静芙行礼,“对不住,我们以后不会了。”

    崔静芙出了气,又听这话也不好再冷脸,只勉强板着脸说了句,“日后别再来了,便是再来,也光明正大的来。”

    花姐点头如啄米,又惦记着不归楼里的小姐妹,带着小佩匆匆往外走。

    一路上,小佩异常沉默。

    “怎么了?”花姐捧着怀中的药材小心翼翼地问道,“没出什么事吧。我瞧着安王妃倒是好人,也大方,这么多药材一文钱都没收咱们的,也没有计较咱们冒犯。”

    小佩扯了扯唇角,勉强道,“是啊。她是个好人。”

    “花姐。”她忽然又道,“我不想当杂役了。”

    花姐吓了一跳,“小佩,你,你想干什么?”

    “妈妈不是逼小莲么,回去之后我就跟妈妈说,我不当杂役了,我替代小莲。”小佩垂着头,原本平放在衣服上的手指却忽然抓紧,她沉声道,“当杂役能有什么前程?不若从了妈妈,还能搏一搏。”

    花姐惊慌失措,“你搏什么呀!你忘了自己当初说过什么了?”

    小佩惨淡一笑,她没忘。

    家人惨死,她无路可去又被人骗了,辗转去了不归楼。也是在不归楼里她发下毒誓,宁死都不会出卖自己清白的身子。

    然而时移事易。

    害的家人真正惨死的凶手已经被她找到,而她也要拼尽全力的复仇。

    小佩缓缓松开了手指,对忐忑的花姐微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安王妃这样穿金带银,也挺好看的。”

    明天起加更~新书也开始更新啦,虽然还是个小嫩苗,可会坚持日更长大的,大家动动手指收藏哟

    《绝色医妃:病娇王爷心尖宠》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